【Junior】SportsCHAT!啟動一周年 女生繼續ON FIRE!

【體路 X Junior】作為全港首個大型女子體育培訓計劃,由凝動香港體育基金舉辦的「賽馬會凝動香港SportsCHAT!」在反應熱烈之下,早前在1月展開第3期活動。計劃目的是為全港超過2,000名初中女生提供專業體育培訓,

【體育舞蹈.專訪】少年舞王舞后 一起走過的青春歲月

【體路 X Junior】在正值揮霍青春的好年華,16歲的冼錦濠(Kelvin)和李悅琛(Jerry)找到共同理想,成為香港體育舞蹈青少年代表。6年間他們走訪世界各國訓練及比賽,即使沿途過程困難,仍然敢於跳出屬於自己的天地,今年8月更成為全國青年運動會雙料冠軍組合,說到夢想與目標,兩人異口同聲,「希望可以去到世錦賽決賽。」

【Junior】SportsCHAT! 第二期工作坊展開 鍛鍊體魄當自強

【體路 X Junior】由凝動香港體育基金舉辦的「賽馬會凝動香港 SportsCHAT!」第二期活動正式展開,繼上學年活動反應熱烈,今期亦有4間中學參加工作坊,享受運動帶來的樂趣。《Junior》今次到訪樂善堂梁銶琚書院及保良局李城璧中學,直擊同學的新穎運動體驗!

賽馬會凝動香港SportsCHAT!啟動 運動挑戰初體驗

【體路 X Junior】由凝動香港體育基金舉辦的「賽馬會凝動香港 SportsCHAT!」於今月初舉行,項目鼓勵初中女學生打破對運動的舊有觀念,抹除「只有運動員才能接觸運動」的想法。活動圍繞「自信、健康、積極、掌握自己人生」4大主題,參加者亦有機會接受長期體育培訓,讓女同學透過運動來認識自我,從而在過程中建立自信和友誼,活動中更能與本地運動員及女性企業領袖進行交流,分享在成長路上的運動經歷。女生們,一起來運動吧!

【JUNIOR TRAVEL】呼吸新鮮空氣 站上巨龍之嶺

【體路 X Junior】城市人在石屎森林生活慣了,會想起山野的自由。港島區有座在香港行山界人氣高企的龍脊,它曾被外國媒體評為亞洲最佳市區遠足徑,每逢假日,人人爭相上來呼吸一片新鮮空氣。

【JUNIOR專訪】李慧詩自編自導自演 首拍微電影與學生推廣單車安全

【體路xJunior】要成就一件事,孤掌或難鳴,但在各界專長集合力量下,短短2個月,一部集合香港精英運動員、學界運動代表、樂隊、校園電視台及香港警務處新界南總區交通部道路安全組於一身,由「牛下女車神」李慧詩(Sarah)自編自導自演的微電影《超新星》,上月在保良局甲子何玉清中學首播。Sarah今次「轉型」執導,變身嚴厲單車教練,她揚言是為了推廣單車安全,今次獻出了銀幕前很多「第一次」。

【七言想說】我們為什麼活著

「所謂的活著就是每天迎向新的道路,不管你願不願意,都必須面對每天撲面而來的現實。」金師傅說。 我是哈韓族,近年熱愛煲韓劇,減壓之餘又能找寄託。一套出色的劇集可以令人忘我投入、廢寢忘餐,更加能夠「學懂做人」,就像《浪漫醫生金師傅》。

【JUNIOR編者的話】我們眼中的灣仔運動場

【體路 X Junior】學界田徑賽事已陸續展開,灣仔運動場未來何去何從還是不得而知,但這載著滿滿每位香港田徑人紀錄及回憶的地方面臨或被清拆,到底運動是否真的這樣沒有價值? 每次與內地的朋友聊天,他們都說香港人生活壓力大,由昔日他們口中「香港是個好地方」,慢慢的變了「不適合居住」。我總說:「沒辦法呀,租金太貴,香港小店都逐漸消失了,不要說買房子,就連我們最值得保留的香港特色都逐漸失去,跑到網上了。」 灣仔運動場對每位跑手、甚至只是如筆者一樣,僅在學界時代有機會在場上留下幾條腳毛的學生來說,都滿載著回憶。記得當時每年為了準備學界D3的4×400米接力跑,我們每天加緊練習,除因為要跑出好成績,也替自己將在這神聖、坐滿對手及啦啦隊的場地上比賽緊張好幾天。由上跑道時緊張得氣喘,到跑畢終點後,不論輸贏,都為 自己能於這夾在紅隧口及滿滿觀眾席之間的特色賽場完成賽事感驕傲。 跑過幾年學界比賽,長大了當上體育記者,還在這場地報導過大小學界及田徑比賽好幾十次。每年學界揹著器材,從灣仔地鐵站、一直沿著天橋走到灣仔場,沿途都是學生運動員,那氣氛早從地鐵站蔓延。對香港運動員來說呢?這個1979年開始使用的場地,多年來為香港孕育不少世界級選手,有跑上過奧運舞台的代表、每年8,000名在 此訓練的基層及中職運動員,甚至在這不用與足球比賽共用的草皮上訓練擲項的運動員,對他們來說,暫時沒有可以代替灣仔運動場這38年光輝的地方。 幾經辛苦才「養育」了一個香港特色的地方,又是經濟發展犧牲體育的話,我們這代人要等多少年才再見到「香港的主場」? *如果你也有關於「我們眼中的灣仔運動場」的故事,歡迎分享至junior@sportsroad.hk 以作刊登。 文:徐飛

【Junior編者的話】新的開始, 我們會更努力!

【體路 X Junior】上月筆者接受一所專業學院的導師訪問,為本地傳媒及公關的合作關係進行研究,談了一個多小時,內容反思10年以來與公關的合作,簡單而言,在這體育行業,雖說合作,但其實圈子很小,工作以外大部份都是老友。個多小時裡,我與另一公關前輩談平日工作上的關係,如何在大家各自努力的行業上衍生出合作之道,其實都離不開互相尊重。 這令我想起這一年內,《Sportsroad Junior》的小編,每周都四出採訪學界賽事,亦曾遇過不少令我們尷尬的事情。就如不時會收到有讀者來郵,責怪我們忽略一些區域的賽事;或有來郵要求我們將拍下的比賽照片全數分享給受訪者;也曾遇過在現場,有學生運動員在我們耳邊說了一句:「攪錯!訪問輸嗰隊都唔訪問我哋!」 寫出這現象,沒有要怪責任何人之意,因為外界不清楚我們小小公司的運作,時有批評聲音也是人之常情。每次遇上這些情況,我都會耐心解釋。事實上我們公司只有4位同事,二人主責出外採訪,相比大機構,我們人手不足,未能好好報導全香港的學界賽事,也無法在每次採訪後埋頭寫稿時,再去重整相片為大家「發相」。很多時,每一場比賽,除了勝負的報導,我們也會找尋好題材的故事,所以這令大家有了我們「選擇性」報導的想法。 是的,我們會「選擇」,但也希望報導更多的賽事。踏入《Sportsroad Junior》一周年,新的開始,我們希望將來有更多人手一起宣揚體育,也歡迎你們投稿,一起為學界或體育界出一分力,這也是我們當初的原意。在此,多謝曾經在眾多責怪聲中,為我們說了一句:「唔好咁啦!佢哋得4個人,我哋應該支持吓!」的那位同學仔。 文:徐飛

【Junior】張存華專欄:「我來、我看到、我征服」

【體路 X Junior】“I came, I saw, I conquered.” 這句名言來自偉大的皇帝凱撒,中文譯作「我來、我看到、我征服」,意思是指要征服前面所見的土地。我用這句來形容在10及11月參加了10公里馬拉松游泳世界盃、維港渡海泳、學界D1游泳賽、世界盃短池游泳錦標賽(香港站)及香港長池分齡錦標的學生運動員。他們要兼顧訓練及學業,同時間要應付比賽,真的筋竭力疲。這班小夥子面對著一班世界級游泳健將,沒有因緊張而影響發揮,如何南慧、林浩賢、黃筠陶及陳芷晴等都游出個人最佳成績。 這幾項大型比賽今年都得到樂視電視直播,令更多市民和家長,甚至遠在美國讀書的同學們都能夠欣賞得到,今年做直播時更找到兩位香港游泳代表、曾叱咤學界的吳鎮男和張健達來擔任客席評述。今年學界D1游泳決賽雖因學體會限制入場人數,令比賽氣氛相對沒有以往澎湃,但一眾啦啦隊、家長、舊生、老師都盡力為泳員打氣,方力申及劉彥恩當日也有到場助威母校,體育真的是你要去支持才了解到那種團結的威力。 談學界體育發展,以美國最為完善。NCAA大學D1組別大概有350間學校,各校專長不同。以美國大學籃球為例,每年每隊約30場比賽,去觀賞的多為現有學生及舊生,美國大學學界籃球比賽在當地關注度不遜NBA常規賽,當有電視台作全國直播時,這些未來球星會變成亮點,同時亦得到很多職業球隊、企業、品牌垂青。所以除了政府支持,體育總會透明度與媒體專業度往往是體育發展重要一環。不能只看是否直接受益,有時候情感、凝聚力、團結精神都是很難從經濟數據上分析出來。 文:張存華(樂視體育主持及評述員)

【Junior編者的話】令《Junior》誕生的一個人

【體路 X Junior】出版一份學界報是筆者一直的心願,不過去年這個月份,若沒有一個人的支持,《Sportsroad Junior》絕對不會走到今天的第10期。他是很多學生運動員及老師都在賽場認識的記者-子傑。

【Junior封面故事】劍擊・傳承・張家朗 吳諾弘

【體路 X Junior】薪火相傳,一直是香港運動員的精神,正因為傳承,在今夏的里約奧運會才能有為數不少的年輕健兒大放異彩。經過里奧洗禮,年僅19歲的張家朗已從昔日受人關顧的小男孩,搖身變成新「亞洲劍神」、香港劍擊代表隊的「小師兄」,擔起傳承的使命;即將接過火炬的,則是從前「公仔箱」內的電視劇童星、現任學界王者兼港青代表吳諾弘(Lawrence)。兩人背景各異,卻有著相同宏願,皆盼在劍擊舞台上綻放光芒,續寫香港「男花」輝煌。 傳・面罩下的全神貫注-張家朗 家朗與Lawrence兩位花劍手識於微時,除了在同一間劍會學習,後來更先後加入港青。「我們小時候已經相識,最初認識的張家朗,是一個脾氣很暴躁的人,輸一、兩劍就會發脾氣。」家朗予人的形象向來是冷靜、喜怒不形於色,但原來年少時的他,看在Lawrence眼中卻是「燥狂」。 聽到師弟這樣的評價,家朗靦腆腼坦承過往極不成熟:「小時候確是暴躁,輸了便不作聲、不理別人,甚至會『掟』劍。現在成熟了,回想從前因情緒影響表現而落敗,覺得自己好蠢。」不過即使脾氣差,Lawrence還是常向家朗「偷師」,尤其師兄對劍擊的一絲不苟,更值得欣賞:「一直都有留意師兄比賽,現在的他成熟多了,情緒控制好得很,而且不論是比賽或練習,他都會很認真地看待每一劍。」 隨著年紀漸長,家朗對劍擊的熱情有增無減,中四那年在家人支持下毅然轉當全職運動員,經過兩年耕耘,今年終於踏入收成期。先在2月亞青賽「刺」走兩面金牌,4月又在短短數日內先後贏得里約奧運入場券及亞錦賽個人賽金牌,成為香港首位「亞洲劍神」,及至8月首戰里奧即創歷史,成為首位殺入十六強的香港花劍代表,上月更乘勇摘下青年花劍世界盃金牌。 儘管過去一年間大豐收,但對家朗而言卻只是起步:「今年成績不錯,但只是起步,讓自己不再停留於亞洲,而是向世界踏出了一大步。不同的比賽經歷令我更放膽地繼續打劍,不再像從前,總覺得自己做不到。」不過當被問及,作為港隊師兄有甚麼心得可與師弟Lawrence分享時,家朗就謙虛地說不敢當:「我在隊中還不算是師兄,張小倫、崔浩然才是!」 話雖如此,面對年輕後輩,家朗仍然多了一份使命感:「從前跟年紀比自己大的隊友出去比賽,習慣向他們學習。直到之後與較自己年輕的選手外出參賽,會想起以前也是師兄教導我,現在自己已經長大,就要做這個角色,有責任去教導年輕隊員。」傳承,成為了家朗的使命,而他傳承給年輕小將的,就是對劍擊的熱情,以及面對逆境的不言退。 承・劍尖上的堅毅不屈-吳諾弘 至於17歲的吳諾弘從4歲開始成為電視台童星,出演過《愛‧回家》、《宮心計》及《On Call 36小時》等為人熟悉的電視劇集。Lawrence說打劍比拍戲困難得多:「從小已經習慣做演員,導演對小孩的要求相對較低,只要背好台詞,待上一位演員讀完對白後立即接上就可以。劍擊卻每場比賽都不同,遇到的情況、反應也不一樣,難得多。」 2013年劇集《巨輪》中,蕭正楠飾演羅威信,Lawrence正是劇中那位「童年蕭正楠」,吳諾弘笑謂拍劇集有助自己打劍:「拍戲令我更加大膽,交際能力亦有提升,與劍隊隊友關係更好。」童星生涯是Lawrence的美好回憶,不過比起演藝,他更愛劍擊,故在權衡及取捨之後,去年決定放下演員角色,全情投入劍擊運動。 學界賽事是不少運動員的起點,家朗及Lawrence亦不例外。現時身高1米90的家朗,早在初中時代已是「小巨人」,身高與技術兼備,「刺」下兩面男子B Grade花劍個人賽金牌,又曾協助林大輝中學稱霸新界區。就讀拔萃男書院的Lawrence亦不讓師兄專美,在更高水平的九龍區學界賽事一直名列前茅,去年勇奪男子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