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ior】廖寶珊羽隊 逆境創奇蹟

【體路 X Junior】逆境中扎根生長的花朵特別茁壯。廖寶珊紀念書院今年出戰「荃灣及離島區中學校際羽毛球比賽」A Grade賽事可謂困難重重,在成員不足的情況下奇蹟地殺入決賽,雖然最終憾負奪亞,然而在崎嶇不平的爭標路上取得如此佳績,全隊上下都感到光榮。 去年因人數不足未能參與A Grade比賽的廖寶珊,今年受到同樣問題困擾,教練只好調動B、C Grade隊員上陣。中四便擔起隊長一職的伍嘉禧坦言今次比賽十分緊張:「我們部分隊員只是B Grade,要與其他學校的A Grade對打有一定難度,始終我們是越級挑戰,所以對成績沒有太大期望。」不過嘉禧從未想過放棄,憑着「愈難打,愈要打好」的信念,結果領軍奇蹟地淘汰上屆亞軍荃灣官立中學及季軍保良局李城壁中學。   面對逆境,球隊反而愈戰愈勇,今屆賽事,廖寶珊士氣冠絕全場,隊員每得一分都握緊拳頭並流露自信表情,場邊隊友亦會吶喊助威。主力陳約信指出:「論實力我們也許不及其他學校,但高昂士氣令大家發揮出超水準。賽前沒想過可以打入決賽,但我們『打得有火』,成績超出預期。」隊友互相支持成為廖寶珊羽毛球隊致勝之道。 身處逆境,同學們不忘感激教練顏梓城及帶隊老師羅振聲的付出,即使羅Sir並非教練,但每次練習都會現身支持,顏Sir更是出錢出力,隊員蘇可兒說:「他會自掏腰包租場,資助我們乘的士到場館,以爭得更多時間練習。」廖寶珊羽隊今屆勇奪男、女子亞軍的驕人成績,總算沒有辜負兩位恩師期望,也學懂在逆境中茁壯成長。 圖、文:馮樂民

【Junior】李兆基中學 連霸背後的「神奇領隊」

【體路 X Junior】今年度「葵青區中學校際游泳比賽」上月舉行,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在男、女子組總成績上均拋離次席逾200分,以「大滿貫」姿態勇奪總冠軍,延續「23連霸」王朝。這支長勝軍背後,一直有領隊勞武寧老師充當參謀,擔起戰術策劃及排陣重任,居功至偉。 李兆基在今年學界賽豪取22金18銀18銅獎牌傲視群雄,接力賽亦獲10項冠軍,僅失落男子A Grade 4×50米自由泳接力,以及女子C Grade 4×50米混合接力。他們同時保持17項葵青區學界游泳紀錄,王者地位短期內難受動搖。 領隊勞Sir見証泳隊以「團隊為本」的作戰方式帶來空前成功:「不能為了破紀錄而側重某一項目,要顧全大局才是連勝關鍵。」每年他都會讓學生決定來年目標,而且適當地放手讓他們嘗試排陣,真正做到「自決」,勞Sir認為此舉能提高學生的自發性,亦體會「欲速則不達」的道理。「『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是泳隊的宗旨。」一眾隊員向勞Sir冠以「神奇領隊」的稱號,他謙虛笑說,自己最大功勞只是幫隊員報名參賽罷了! 就讀中六的劉穎淳在男子A Grade 50米背泳封王,並協助李兆基於4×50米混合接力賽後上奪冠,這位主力慶幸能以冠軍為學界生涯劃完美句號,又盛讚勞Sir在冠軍路上居功至偉:「雖然他有時比較嚴厲,但不至於『魔鬼』,感謝勞Sir一直以來對學校的付出。」 不過相比起李兆基的「金漆招牌」,勞Sir認為更重要的是隊員須為自己的承諾負責,且要勝不驕,敗不餒。成績對他而言,從來並非排在首位。 圖、文:李子正

【Wetry!】張皓賢:因為欖球 不再平凡

【體路 X Junior】數年前,五月天以一曲《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鼓勵大家把握時機做一些不平凡的事情。如果此刻反問自己的「不平凡」是甚麼,你又會怎樣回答? 15人欖球港隊成員張皓賢(Joey)會毫不猶豫地說:「欖球讓我不再平凡。」 屬於Joey的不平凡故事從3年多前開始,原本打籃球的他,機緣巧合下加入欖球校隊,雖然接觸這項運動的第一個感覺是「辛苦到想死」,但欖球還是俘虜了Joey的心,使他毅然「棄籃從欖」:「我喜歡挑戰,欖球要常常碰撞,常常思考怎樣突破,難度遠高於籃球!」 從中五學界賽場起步,Joey的欖球路可謂荊棘滿途。「首場學界比賽後,我參加了學界亞洲賽代表隊選拔,可是落選了,當時想過就這樣放棄。」猶幸他沒有放下欖球,反而渴求進步,努力練習,最終總算如願披起U18港隊戰衣。不過,挑戰和跌倒未曾停止過。成為U18一員的Joey因要應考文憑試錯過比賽,後來參與U20選拔,又因受傷名落孫山。今年年初,Joey在比賽途中傷及前十字韌帶,需要休養6星期,結果無緣進入四月「世界青年欖球盃」大軍名單。 希望與失望不斷交替,Joey卻選擇堅持。「我覺得不能因為一次失敗或失望便放棄。腳受了傷,可以用手練習傳球,可以翻看比賽錄像,思考怎樣處理好每一球。腦筋轉多了,自己也會進步,隊友總說我康復後比受傷前打得更好。」常言「機會總是留給準備好的人」,U20球隊在世青盃期間有隊員受傷,於是急忙補選Joey入伍,為他留下深刻經歷,成為不平凡的另一章節。 最近Joey加入香港欖球總會及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合辦的精英欖球訓練計劃,成為全職球員,一周四天於九龍塘THEi的基地訓練,他直言獲益匪淺:「基地提供健身器材及全面的訓練計劃,加上可以近距離向港隊師兄學習,自己進步得更快!」剛剛從U20畢業,Joey盼能盡快在港隊中佔得一席位。 「試過晚上因為想著欖球而睡不著,也試過一星期七天都要打欖球,好『Chur』,但好享受。」對於Joey而言,欖球除了帶來快樂、讓他變得不平凡,更如呼吸一樣,是生活中不可分割的部分。 圖、文:何子淵

【Junior封面故事】陳兆榮:職籃夢 沒有停下的借口

【體路 X Junior】東方籃球隊於上季香港甲一籃球聯賽打破「紅黃壟斷」,引爆「東南之爭」,雖然最終未能奪冠, 但卻成功創造歷史, 成立全港首支職業籃球隊。成為職業球員無疑是不少熱血學生的夢想,「職業」二字說易做難,作為最貼近年輕一輩的全職球員,東方控衛陳兆榮付出過多大努力,犧牲了多少時間,才能夢想成真?自問熱血的你,又可有成為職業球員的意志,為夢想做好準備? 陳兆榮16歲由中華傳道會安柱中學轉校英華書院,並獲永倫賞識加入青年軍。當時仍是高中生的兆榮除了應付學業,更有不同的球隊練習,每日的時間表密密麻麻,根本沒時間去吃喝玩樂,「每天都是打波、讀書、食飯、睡覺,沒有多餘時間做其他事。可能平常人覺得我為了打籃球而犧牲不少玩樂的時間,但在我眼中這稱不上是犧牲,因為籃球就是我的娛樂,我喜歡打籃球。」中學就是最自由的階段,沒有包袱,可以任意追夢。兆榮選擇大部分時間放在籃球上,別人認為是犧牲,因為沒在求學時期好好享受生活,可在兆榮眼中,每天打籃球就是最好的放縱。 儘管兆榮是英華及永倫青年軍的主力,但他心不滿足,熱血「籃」兒的夢豈只有此等高度。兆榮知道要打籃球的前設必須「讀好書」,所以打波的同時並沒有荒廢學業,考進城市大學心理學系,加入城大籃球校隊,並正式代表永倫出戰甲一,當時18歲的兆榮得以繼續讀書、打波兩邊走。兆榮指出,其實讀書對打籃球也有幫助:「例如對手一些小動作背後有不同含意,可以利用心理學分析對手,同時對自己有更多的了解,提升籃球智慧。」正因兆榮在學業的努力,令他的籃球路得以走得更長,距離夢想也愈來愈近。 這位城市大學心理學系高材生,畢業後沒有當上心理學家,毅然決定成為職業籃球員,全因一顆鍾愛籃球、力求進步的心:「打籃球是我的興趣,我喜歡打籃球,而且我有很多不足,我想進步,就是這個心態令我想100%投身在籃球當中,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雖然追夢的心熊熊燃燒,但夢想亦有時限,兆榮說:「運動員生涯短暫,所以我在畢業後的十年內都會選擇去追夢,趁20至30歲這段黃金時期盡力打波,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他日運動生涯結束,可能重投心理學世界,再進修或發展相關的工作。」這個有時限的夢,加上Never stop fighting的決心,令他成為全港首批職業籃球員。 加入東方籃球隊,當全職球員一年,兆榮把興趣轉成事業,他絕對沒有後悔作此決定:「過去一年雖然成績未如理想,但這一年全職球員的體驗帶給我很多無形的得著。各種海外比賽的經驗、不同層面的技術提升,都是過程中得到美好的收獲。」短短一年,兆榮獲益良多,雖仍自覺成績未達目標,不過未來的路還有很長,他的職業之路才剛剛開始,這個夢還可更高更遠。 回望十年籃球之路,兆榮感恩能夠走到這一步:「由安柱轉校英華,及後加入城大校隊及永倫,再來到東方展開職業之夢,感恩一路上得到不同人的幫助及提攜,給予機會在不同平台上一展所長,甚至能夠出外比賽,我可以做的就是好好裝備自己,真正做到職業球員的水平。」兆榮有今天的成就,他先要感激朱Sir(英華書院、南華籃球隊教練朱耀明):「他是我的啟蒙良師,中學時他不斷的提點及鞭策令自己成長,雖然練習刻苦,但就令我吸收得最快,打下良好根基,才有今天的我。」訪問當日重返英華書院,兆榮再回到朱Sir教鞭下與校隊一起練習,兆榮看著恩師,笑稱「朱Sir以前更惡!」,但看到兆榮專心聆聽朱Sir的一字一句,彷彿回到中學時的校隊練習一樣。 兆榮感恩自己得到很多機會,所以開辦「B.E.A.S.T.」籃球學校,希望用另一個身分回饋籃球界:「籃球在我的生命帶給我很多,以往有很多機會去打籃球,成立B.E.A.S.T.是希望提供一個平台予年輕人,用自己的經驗教授下一代,培育更多更好的籃球員。」 兆榮同時寄語夢想成為職業球員的學生,態度決定高度:「不要覺得有波打是理所當然,每一次都要盡能力做到最好,一定要有想進步的心。同時要有心理準備做職業球員是非常艱苦,夢想之路不易走,練習練到頭暈,做體能做到嘔,可能你會想放棄,跟自己說先休息一會,但夢想是沒有停低的借口,不要放棄,不要停下來,堅定的意志才能成就夢想。」 簡單一句「我喜歡打籃球」帶著兆榮走過十年籃球之路,成就現在的他,背後艱辛過、付出過、犧牲過。身為香港首支全職籃球隊的一員,兆榮以「不想退步,不斷進步」的心態去實踐夢想,不斷提升自己,過程遇到的機會好好把握,每次出盡全力,成功追夢的定律其實都是老生常談的道理。回到開頭的問題:熱血的你,為夢想做好準備了嗎?  …

【Junior】元朗商中克服心魔圓金牌夢

【體路 X Junior】元朗商會中學今年於「元朗區中學校際羽毛球比賽」男子A Grade決賽以局數3:1戰勝博愛醫院鄧佩瓊紀念中學歷史性封王。冠軍之路不但要過五關斬六將,更要戰勝自己,克服6年來最大敵人──緊張,難怪一眾小將奪魁後彼此相擁,興奮又感觸,忘情高呼:「終於得咗喇!」。 元朗商中「五兄弟」曾皓楠、朱啟然、黃瑋鈞、江善滔、鐘嘉朗由初中開始已經一起「夾波」,雖然隊中沒有港青成員,但勝在實力夠平均,各懷絕技,被教練視為最「齊腳」的一屆,但五人偏偏患有「緊張」的「心理病」,往往在重要關頭失誤,以致一直都未嘗冠軍滋味。 來到中學生涯最後一年,隊員們在開季前把寫下來的目標放進玻璃瓶內,想不到這個玻璃瓶為他們帶來最後勝利。「學界冠軍」是隊長曾皓楠藏於玻璃瓶中的願望,這簡單四個字卻令他克服心理病:「如果技不如人我們心服口服,但因為緊張而失誤,輸自己就好唔抵!其實在決賽時我依然好緊張,頻頻發球失誤,但我想起放在玻璃瓶內的目標──『學界冠軍』,所以對自己講一定要贏!終於在最後一年學界掛上金牌,是奪冠的決心令我們克服緊張,一圓學界冠軍夢想。」 由中一開始執教元朗商中羽毛隊的教練廖嘉俊及鄧學修十分滿意隊員的表現,廖Sir指出:「大賽緊張是他們多年的毛病,但從練習中看得出各人是有實力。今年他們終於克服自己,心理質素大有進步,表現可以用『超水準』來形容,作為教練看到他們進步十分欣慰。」 圖、文:馮樂民

【Junior】關於劍擊你知幾多……

【體路 X Junior】關於劍擊,你知道多少?今期Junior特別為你搜羅了幾項有關劍擊的冷知識! 劍擊有黑牌? 劍擊與足球一樣,都有黃牌、紅牌的存在,當犯規出現時,裁判第一次會以黃牌警告;若然再犯就會出示紅牌,判罰加對方一分。但不說不知,原來在劍擊世界中還有一張黑牌,對於那些更為嚴重的犯規,譬如報復與粗暴衝撞,以及與對手串通舞弊,裁判會直接出示黑牌驅逐劍手出場。 點解劍手要著白色衫? 考考大家,在劍擊比賽中大多數選手會穿甚麼顏色的衣服?沒錯,答案是白色。原來在古時,電子計分還沒出現,劍手需要用沾滿墨水的綿花包著劍尖,當擊中對手時,裁判會以白色衣服上的墨水印來判斷得分是否有效。即使現時沒有明文規定比賽衣服的顏色,但傳統上依然以白色為主。 打劍學法文? 劍擊運動的規則由法國人制定,法文因成為劍擊的官方語言。三項劍種的法文分別是Foil(花劍)、Sabre(佩劍)、腼Epee(重劍)。比賽經常聽到的法文如Prets(預備),雙方要準備擊劍時的基本姿勢,待裁判宣佈Allez(開始攻擊)後才可以開始比賽,至於得分則與英文一樣是Point!下次見到「亞洲劍神」張家朗不妨跟他講句Allez! 亞洲人打劍特別叻? 香港劍擊隊在里約奧運創下佳績,張家朗(男花)及江旻憓(女重)均歷史性殺入16強,但驕人成績絕非偶然,原來黃種人打劍特別有優勢!香港浸會大學體育學系副教授雷雄德指,劍擊是一項講求腦力的運動,考驗運動員在一瞬間的思考並作出即時反應,相比足球、籃球等講求身體對碰及體格的運動,注重「食腦」的劍擊非常適合亞洲人。

【Junior】張曉晴:踏遍高山低谷 重拾快樂

【體路 X Junior】罹患脊椎側彎,到克服病患,代表香港取下亞青賽女子少年組重劍金牌,再由劍壇新星到學界冠軍不保,更經歷一年多的低潮……來自瑪利諾修院學校的張曉晴(Kristy)走過6年高山低谷、捱過身心煎熬後,即使上月於「港島及九龍區中學校際劍擊比賽」個人賽九龍區女子A Grade重劍屈居亞軍,但也重拾最初握著劍柄時的快樂。 在6年前學劍不久已被斷症患有脊椎側彎,還因為持續練習而惡化,醫生曾著Kristy放棄劍擊,但小妮子因為喜歡,所以堅持。「打劍時與對手有許多互動,比賽沒有絕對的勝利,每一劍都充滿變化,這變化正是好玩之處。」堅持的代價是,Kristy試過因戴上脊椎的矯形架而痛得不能入眠,也試過因為影響到盤骨而痛得不能練習,只能透過針灸舒緩痛楚。 皇天不負有心人,Kristy的堅持終讓她成為港青重劍代表,更於2015年初贏得亞青賽個人金牌及團體銀牌,登上屬於自己的高峰。可是,攀得越高,摔得越痛,亞青賽過後Kristy的表現未如理想,成績一落千丈,就連在學界個人賽保持了3年的連勝紀錄,亦於去年決賽「斷纜」,僅得一面銀牌。「那一刻完全崩潰了,怎麼可以連學界比賽都輸了?於是我開始選擇逃避,不想去面對,加上被別人說我自大,自信心不斷下沉。有段時間很怕打比賽,更曾經想過放棄劍擊。」 在這段迷失歲月,Kristy因腳傷被迫暫時放下劍擊,錯過了數個比賽,排名亦下跌了,但她赫然發現,沒有劍擊,生活就像欠缺了一部份。再次帶上面罩、拿起劍、站上賽道,Kristy的心態開始轉變:「經過一年的低潮,現在還未算是從中走出來,但卻漸漸找回起初喜歡打劍的感覺。有段時間很努力練習,但不是因為開心,只是為了進步、追求成績。」回到起點,同時找回自己的節奏。 今年再出戰學界賽事,中五的Kristy升上A Grade作賽,惟再在決賽惜負,事隔一年仍然只得銀牌,但她卻不再介懷。成績不再是Kristy的全部,將來能夠走得多遠,小妮子亦未有多想,頃刻只想盡力享受每一劍。 港青孖妹 老友鬼鬼 適逢亞洲U23劍擊賽上月於東京舉行,Kristy與另一名港青代表李上行(Areta)因腳傷錯過選拔,無緣為港征戰,但分別在學界賽摘下獎牌。來自聖保羅男女中學的Areta今年首度升上A Grade作賽,最終憑著出色的發揮,在港島區女子花劍項目中「刺」下金牌。 雖然Areta與Kristy項目不同、來自不同學校,平日在體院亦分開練習,但兩位港青隊友原來「老友鬼鬼」,更經常私下Whatsapp交流心得:「雖然大家的項目不同,打法及技巧亦不一樣,但劍擊往往是心態比技術更為重要!」兩人不約而同指出,因為打劍,自己的EQ有所提升,態度亦變得更積極,更笑謂將來有機會的話會嘗試與對方交換項目,在賽道上切磋一下。 圖:李子正、何子淵 文:何子淵

【Junior封面故事】劍擊・傳承・張家朗 吳諾弘

【體路 X Junior】薪火相傳,一直是香港運動員的精神,正因為傳承,在今夏的里約奧運會才能有為數不少的年輕健兒大放異彩。經過里奧洗禮,年僅19歲的張家朗已從昔日受人關顧的小男孩,搖身變成新「亞洲劍神」、香港劍擊代表隊的「小師兄」,擔起傳承的使命;即將接過火炬的,則是從前「公仔箱」內的電視劇童星、現任學界王者兼港青代表吳諾弘(Lawrence)。兩人背景各異,卻有著相同宏願,皆盼在劍擊舞台上綻放光芒,續寫香港「男花」輝煌。 傳・面罩下的全神貫注-張家朗 家朗與Lawrence兩位花劍手識於微時,除了在同一間劍會學習,後來更先後加入港青。「我們小時候已經相識,最初認識的張家朗,是一個脾氣很暴躁的人,輸一、兩劍就會發脾氣。」家朗予人的形象向來是冷靜、喜怒不形於色,但原來年少時的他,看在Lawrence眼中卻是「燥狂」。 聽到師弟這樣的評價,家朗靦腆腼坦承過往極不成熟:「小時候確是暴躁,輸了便不作聲、不理別人,甚至會『掟』劍。現在成熟了,回想從前因情緒影響表現而落敗,覺得自己好蠢。」不過即使脾氣差,Lawrence還是常向家朗「偷師」,尤其師兄對劍擊的一絲不苟,更值得欣賞:「一直都有留意師兄比賽,現在的他成熟多了,情緒控制好得很,而且不論是比賽或練習,他都會很認真地看待每一劍。」 隨著年紀漸長,家朗對劍擊的熱情有增無減,中四那年在家人支持下毅然轉當全職運動員,經過兩年耕耘,今年終於踏入收成期。先在2月亞青賽「刺」走兩面金牌,4月又在短短數日內先後贏得里約奧運入場券及亞錦賽個人賽金牌,成為香港首位「亞洲劍神」,及至8月首戰里奧即創歷史,成為首位殺入十六強的香港花劍代表,上月更乘勇摘下青年花劍世界盃金牌。 儘管過去一年間大豐收,但對家朗而言卻只是起步:「今年成績不錯,但只是起步,讓自己不再停留於亞洲,而是向世界踏出了一大步。不同的比賽經歷令我更放膽地繼續打劍,不再像從前,總覺得自己做不到。」不過當被問及,作為港隊師兄有甚麼心得可與師弟Lawrence分享時,家朗就謙虛地說不敢當:「我在隊中還不算是師兄,張小倫、崔浩然才是!」 話雖如此,面對年輕後輩,家朗仍然多了一份使命感:「從前跟年紀比自己大的隊友出去比賽,習慣向他們學習。直到之後與較自己年輕的選手外出參賽,會想起以前也是師兄教導我,現在自己已經長大,就要做這個角色,有責任去教導年輕隊員。」傳承,成為了家朗的使命,而他傳承給年輕小將的,就是對劍擊的熱情,以及面對逆境的不言退。 承・劍尖上的堅毅不屈-吳諾弘 至於17歲的吳諾弘從4歲開始成為電視台童星,出演過《愛‧回家》、《宮心計》及《On Call 36小時》等為人熟悉的電視劇集。Lawrence說打劍比拍戲困難得多:「從小已經習慣做演員,導演對小孩的要求相對較低,只要背好台詞,待上一位演員讀完對白後立即接上就可以。劍擊卻每場比賽都不同,遇到的情況、反應也不一樣,難得多。」 2013年劇集《巨輪》中,蕭正楠飾演羅威信,Lawrence正是劇中那位「童年蕭正楠」,吳諾弘笑謂拍劇集有助自己打劍:「拍戲令我更加大膽,交際能力亦有提升,與劍隊隊友關係更好。」童星生涯是Lawrence的美好回憶,不過比起演藝,他更愛劍擊,故在權衡及取捨之後,去年決定放下演員角色,全情投入劍擊運動。 學界賽事是不少運動員的起點,家朗及Lawrence亦不例外。現時身高1米90的家朗,早在初中時代已是「小巨人」,身高與技術兼備,「刺」下兩面男子B Grade花劍個人賽金牌,又曾協助林大輝中學稱霸新界區。就讀拔萃男書院的Lawrence亦不讓師兄專美,在更高水平的九龍區學界賽事一直名列前茅,去年勇奪男子A…

【Junior編者的話】再見狂風暴雨的10月

【體路 X Junior】10月狂風暴雨不常見,這個月特別多了颱風先後吹襲香港,「海馬」的到來,更是史上第4遲來的颱風。去年這個月份,《Sportsroad Junior》還未出版,我們未見識到壞天氣對學界賽事的影響,對同學備戰當然受影響,但對我們安排11月號學生報的內容時,更要過五關斬六將。 讀書年代的筆者,如時下學生哥一樣,每個上學天都希望颱風的到來。長大了,做報館時候,試過十號風球還要在沒有巴士情況下,從地鐵站下車後走路10分鐘回家。記得十號風球那天,垃圾桶在我身邊像鳥飛過,我每走幾步就在燈柱或郵筒後避風,那原來10分鐘的路,走了45分鐘。 10月這兩次颱風,網民都說向颱風下工作的專業人士致敬,學生們你們還在祈求8號風球懸掛嗎?新聞是與時間作賽,颱風與否,明天還是如常出版報章,即時新聞亦繼續更新。以往筆者在報館工作時,為趕Deadline已練過一身好武功。 其實每期《Sportsroad Junior》的內容,大部份賽事都在月中至月尾舉行得最激烈,所以每月底我們編輯部都忙得不可開交,包括一人設計全本學生報的美術同事,今期加上颱風天,情況更慘不忍睹。單單封面故事我們都已想了3個方案,近日電視播放以公關這份工作為主題的電視劇,提及每次Project都要有Plan A、Plan B,甚至是Plan C,傳媒又何嘗不是這樣? 在多次因天氣延期的學界賽事影響下,我們最終以香港劍擊代表張家朗,與其師弟兼筆者「細細個已睇佢做戲」的童星劍手吳諾弘一起談劍擊夢,二人外表一冷一熱,但原來擦出的火花意想不到,整個訪問都在笑聲中進行,希望你們除喜歡他們的故事,也會被他們對劍擊的堅持所感染。最後,麻煩短期內,颱風請你不要再來了! 文:徐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