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加達亞運・手記】香港體記,寫在出發雅加達前

【體路雅加達直擊】四年一會,2010年是筆者首踏亞運場地,當時任體記3年,還從未有踏出中國採訪的機會,但8年前的亞運在廣州舉行,但與行家興致勃勃坐上直通車出發、激活記者證、入住傳媒村,經過一個一個「難過」的安檢,間中找到空檔、山長水遠走出天河區吃個好飯的心情,快樂及興奮至今還歷歷在目。

【世界女排大獎賽後記】帶住「大小白兔」影女排

【體路專欄】在香港當體育記者,除了訪問及寫稿外,還要每天在東奔西走採訪的同時,揹著相機及長鏡頭拍下運動員的英姿。體育比賽多於室內進行、時亦有「夜波」,一支大光圈的長鏡頭尤其重要。一般體育記者於拍攝室內運動時,除了標準鏡頭外,還會帶備多一支70-200mm 的大光圈鏡頭,因為室內環境較暗而運動攝影大部份時間都需要較高快門速度,及於一定距離外拍攝;另外亦要因應傳媒拍攝位置,多帶一支更長焦距的鏡頭以拍攝到比賽最精準的一幕。 為了方便採訪、拍攝及寫稿集一身的工作,今次小編試用了Canon兩支的「小白兔」EF 70-200mm f/2.8L IS II USM及「大白兔」EF 100-400mm f/4.5-5.6L IS II USM,於剛過去的「世界女排大獎賽 – 香港2017」上拍攝兩場賽事,感受專業質素與「快、狠、準」兼備的「運動鏡頭」。

【JUNIOR編者的話】我們眼中的灣仔運動場

【體路 X Junior】學界田徑賽事已陸續展開,灣仔運動場未來何去何從還是不得而知,但這載著滿滿每位香港田徑人紀錄及回憶的地方面臨或被清拆,到底運動是否真的這樣沒有價值? 每次與內地的朋友聊天,他們都說香港人生活壓力大,由昔日他們口中「香港是個好地方」,慢慢的變了「不適合居住」。我總說:「沒辦法呀,租金太貴,香港小店都逐漸消失了,不要說買房子,就連我們最值得保留的香港特色都逐漸失去,跑到網上了。」 灣仔運動場對每位跑手、甚至只是如筆者一樣,僅在學界時代有機會在場上留下幾條腳毛的學生來說,都滿載著回憶。記得當時每年為了準備學界D3的4×400米接力跑,我們每天加緊練習,除因為要跑出好成績,也替自己將在這神聖、坐滿對手及啦啦隊的場地上比賽緊張好幾天。由上跑道時緊張得氣喘,到跑畢終點後,不論輸贏,都為 自己能於這夾在紅隧口及滿滿觀眾席之間的特色賽場完成賽事感驕傲。 跑過幾年學界比賽,長大了當上體育記者,還在這場地報導過大小學界及田徑比賽好幾十次。每年學界揹著器材,從灣仔地鐵站、一直沿著天橋走到灣仔場,沿途都是學生運動員,那氣氛早從地鐵站蔓延。對香港運動員來說呢?這個1979年開始使用的場地,多年來為香港孕育不少世界級選手,有跑上過奧運舞台的代表、每年8,000名在 此訓練的基層及中職運動員,甚至在這不用與足球比賽共用的草皮上訓練擲項的運動員,對他們來說,暫時沒有可以代替灣仔運動場這38年光輝的地方。 幾經辛苦才「養育」了一個香港特色的地方,又是經濟發展犧牲體育的話,我們這代人要等多少年才再見到「香港的主場」? *如果你也有關於「我們眼中的灣仔運動場」的故事,歡迎分享至junior@sportsroad.hk 以作刊登。 文:徐飛

【Junior編者的話】新的開始, 我們會更努力!

【體路 X Junior】上月筆者接受一所專業學院的導師訪問,為本地傳媒及公關的合作關係進行研究,談了一個多小時,內容反思10年以來與公關的合作,簡單而言,在這體育行業,雖說合作,但其實圈子很小,工作以外大部份都是老友。個多小時裡,我與另一公關前輩談平日工作上的關係,如何在大家各自努力的行業上衍生出合作之道,其實都離不開互相尊重。 這令我想起這一年內,《Sportsroad Junior》的小編,每周都四出採訪學界賽事,亦曾遇過不少令我們尷尬的事情。就如不時會收到有讀者來郵,責怪我們忽略一些區域的賽事;或有來郵要求我們將拍下的比賽照片全數分享給受訪者;也曾遇過在現場,有學生運動員在我們耳邊說了一句:「攪錯!訪問輸嗰隊都唔訪問我哋!」 寫出這現象,沒有要怪責任何人之意,因為外界不清楚我們小小公司的運作,時有批評聲音也是人之常情。每次遇上這些情況,我都會耐心解釋。事實上我們公司只有4位同事,二人主責出外採訪,相比大機構,我們人手不足,未能好好報導全香港的學界賽事,也無法在每次採訪後埋頭寫稿時,再去重整相片為大家「發相」。很多時,每一場比賽,除了勝負的報導,我們也會找尋好題材的故事,所以這令大家有了我們「選擇性」報導的想法。 是的,我們會「選擇」,但也希望報導更多的賽事。踏入《Sportsroad Junior》一周年,新的開始,我們希望將來有更多人手一起宣揚體育,也歡迎你們投稿,一起為學界或體育界出一分力,這也是我們當初的原意。在此,多謝曾經在眾多責怪聲中,為我們說了一句:「唔好咁啦!佢哋得4個人,我哋應該支持吓!」的那位同學仔。 文:徐飛

【Junior編者的話】令《Junior》誕生的一個人

【體路 X Junior】出版一份學界報是筆者一直的心願,不過去年這個月份,若沒有一個人的支持,《Sportsroad Junior》絕對不會走到今天的第10期。他是很多學生運動員及老師都在賽場認識的記者-子傑。

【JUNIOR編者的話】與別不同的10月號

【體路 X Junior】數數手指,《Sportsroad Junior》已出版至第8期,但筆者覺得今期與別不同,因為今期「卡士」可算是出版以來最強勁一次。 里約奧運後,筆者一直在想如何可以把過去暑假的奧運熱潮延續下去,當然,每一屆奧運熱血過後,大家總會很快善忘地放下為香港運動員打氣的習慣,但《Sportsroad Junior》一直希望透過這份學界體育報,向學生灌輸香港的體育氣氛,除了報導學界體育消息外,也想透過其他篇幅,令更多學生自小可以接觸到更多香港運動員的故事。 所以,今期《Sportsroad Junior》就有了這個「後里約奧運系列」的概念。兩個封面,我們花了不少心思邀請了里約奧運的香港代表伍家朗、李慧詩及陳銘泰,於百忙之中抽空接受訪問。伍家朗在出發日本前一周行程已排得密密麻麻,但離開前仍為我們抽空拍攝封面,一小時的拍攝雖然時間不多,但他還是如運動場上的表現一樣,每次動作、每個片段,都要求自己拍到最好。 李慧詩在放假兩星期後,就趕往日本出戰凱琳賽,有天筆者突然提出拍攝的請求,後來因不想在她休假的日子再添加「工作量」而打消了念頭,但她還是一再主動提供拍攝時間,仗義幫忙。除多謝「女車神」外,還有梁式芝書院上下老師的配合及協助,令今次兩篇封面故事在短短3天內完美完成。希望每位拿起這本《Sportsroad Junior》的讀者都好好收藏,因為除了我們每位編輯、記者的心血外,也是每位運動員在疲倦以後,向大家說的心底故事,希望你們喜歡。 文:徐飛

【跟著小編去里約】告別里約,體育版可獨立而生嗎?

【體路里約奧運直擊】歷時17天的里約奧運會,隨著昨晚閉幕禮上聖火熄滅,我們的里奧之旅終於告終,明天便要離開這個曾經令人又擔心、又興奮、又感動、又落寞的奧運會,完成一刻我們在馬拉簡拿運動場上高呼,心裡又百般不捨。 作為首次以香港網媒身分採訪奧運會,事前太多未知之數,想盡力做好,早已在一年多前已開始計劃,但準備足夠但也難掩心中的擔夏。找預算、編排住宿、行程、人手分配,還有那些我們不擅長的電腦技術,由設計、建立專頁,直到每一天在里約衝鋒陷陣的採訪,這年多來多麼的難忘。 終於告別每天揹著幾公斤的背包趕著傳媒車的日子,既快樂又難忘。 在里約的三星期裡,每天揹著器材來回採訪,晚上回到房間,還有趕上每天的報導文章,每晚我與行家凌晨時份在屋內都充滿咆哮聲,那是體力上的疲倦,還有每天要抖著精神起床重覆每一天的工作。記得開幕後當晚,因傳媒車的延誤,凌晨3時才回到房間,打著幾篇文章,直到凌晨5時,我在打手記時睡著了,做了一個在打手記的夢,我竟然將夢中看見的一切,在睡著了的時候手還在打著稿,睡醒一刻,打出了一個夢境來,用這笑話展開了里奧之旅。 行家們都說這次奧運是跑過很多次大型運動會以來最累的一次,不過累後,我們總算完成任務了。奧運前,我們希望把香港隊的賽果及奮鬥故事帶給地球另一半的香港人,把這正能量除帶給平日採訪的我們外,還好好鼓勵香港人。今次之旅,感謝香港運動員每一次奮勇的表現及發揮了香港精神,香港每一人都為運動員感驕傲,這樣好的運動氣氛,好像從未感受過,但憑著我們香港運動員及每位香港體記的努力,總算完滿完成使命吧! 《體路》只是成立了3年多,這3年由當初每篇10多人觀看,到這三周內超過400多萬人次瀏覽(當然還不計那幾天被高瀏覽量而未曾預計過的Down Server),每位讀者每個like及留言,都在鼓勵我們。除了身在里約的小編外,感激在香港每天黃昏張開眼就跑回公司,日覆日的在那些深夜與我在一起拼命的同事,每一位每天工作上14-18小時,天光了,回家睡一睡,又跑回公司繼續工作。這些努力,我相信是沒白費的,至少我們與香港人一樣,都給香港運動員的正能量所感染。 成立《體路》當初,別人問體育版可以這樣獨立發展嗎?小眾到不行,哪來可觀的收入?今天體育就證明了,運動員帶來的正能量,也可令那些平日不認識運動員、不愛體育的大眾一起感受了奧林匹克的精神,這些疲勞,一切都值得。 前輩說奧運後會有「創傷後遺症」,今次「創傷」是肉體上的疲勞,但後遺症是,我們會每天帶著這留在心中的奧運精神,好好把工作做下去,令更多人如我們一樣,用這些力量帶到各自的人生上。 謝謝3星期來一起與我們 #撐起港隊 的每一位讀者,談起這名字的由來,當花了好幾個月去想一個有意思的Hashtag,希望一起凝造支持香港隊的氣氛,最初還怕Hashtag太醜了,沒有人會在自己的Facebook或IG上加上這Hashtag,但每天看在社交網絡上的打氣聲,你們都令我們的擔憂消除了。 再次答謝每一位運動員的付出,每一位為奧運捱夜的同事夥伴,每一位在撐起《體路》在奧運以外的工作的夥伴,能夠一起這樣努力的工作,我們都幸福。奧運完結,令人落寞,但心靈還是這樣的滿足,里約之旅,可以好好記在心中一輩子。謝謝看手記的每一位,請繼續支持香港運動員,支持《體路》。若說體育版可獨立而生,那有不可能? 感謝一起互相照應的香港體記行家。 圖、文:徐飛 Source:…

【跟著小編去里約】有洋蔥的開幕禮後記

【體路里約奧運直擊】里約奧運開幕了,由出發至今天在Maracana場館內看著奧運聖火燃起,那種感動由胸口熱在喉上。 2008年北京奧運,奧運聖火途經馬場,當時已是體記的我,站在沙田馬場看台,一邊影,一邊激動,那年我買了好幾件打氣Tee,逼家人一起穿上,見證奧運聖火在我們家門前傳遞。 事隔8年,這團火再次走到眼前,但身在場館內攝影位置的我,心口那熱血仍然湧現,不同是多次被現場的氣氛激動得濕了眼眶,可是相片還是要繼續拍下,工作還得在激動中繼續,否則,定必放下相機,與觀眾一起站著看著聖火盤燃點那一刻,眼淚或早會流出來。 香港隊進場一刻那種光榮感,也是叫香港體記無法不好好炫耀。在遠遠的攝影位置上,世界各地的攝影師都在拍下精彩畫面,屬於自己的國家或地區進場,身邊那專屬的攝影師也會拍得特別高興,為著自己國旗或區旗揚在奧運場館內,場內8萬人,甚至世界各地的觀眾都聚焦在那進場口。香港隊進場一刻,由持旗手歐鎧淳帶領港隊踏進場館,至離場放下旗幟,我全程興奮得拍下過百張短短路程的照片,如非工作關係,又早已拿起相機與港隊進場一刻來了個Selfie。 今天,世界各地的體育記者都聚集在同一地方,把自己國家或地區在奧運會的歷史一刻拍下來,參賽國家的國旗或區旗並排的圍著場館高高掛上,運動,讓身在遠方的香港人,與當地採訪的我們克服了時差,一同捱著疲倦看著同一幕短短幾分鐘的港隊進場畫面。奧運會就是這樣神奇,可能如國際奧委會主席於開幕禮上說的道理一樣:”In this Olympic, We are all equal. “ 後記: 題外話,其實覺得應該入正題了。今屆里約奧運開幕禮在網絡上獲世界各地盛讚這南美洲城市,帶出森巴的特色予世人。其實鏡頭之後,散場之際,我們一班體記在場外的遭遇,也須讓里約奧運組委會反思,因為差點一場災難可發生。 完場後,8萬人的場館,幾千名的記者一起與觀眾在公眾入口離場,我們抱著器材趕車,因過往行家的經驗,要等車、塞車,大約花上3小時。但大賽只安排由凌晨開始至4時,每30分鐘的一次發車。但當我們跑到車站時,興奮的里約志願者都消失了,剩下的是幾輪巴士及沒有指示的車站。 就這樣,幾百名體育記者在場外的街道上,抱著器材逐輪拍門,但司機當然賴理流浪街頭的記者。然後每輪巴士一停下,還得趕回村工作的記者就抱著器材,人貼人的將前排記者推向車,我們一行四位香港女行家,被一眾美洲猛男撞向車身,但要離開,就得人貼人、手臂抹著車身一直鬥力上車,情況有如每天下班時段的金鐘月台,但里約開幕禮外的人龍,是由四方八面的湧進車門,幸好,最終上車了,但事實只要其中一名記者被推跌地上,今個晚上,人踩人的悲劇或發生在里約奧運會開幕當天。…

【跟著小編去里約】進駐傳媒村,零安檢?男女同房?

【體路里約直擊】經過43小時的「旅程」後,小編由氣溫高達攝氏43度的杜拜出發,終於到達了里約熱內盧。出發前,國內、外媒體均對里約奧運的設備、治安及蚊患叫苦連連,做好心理準備應付大挑戰,但沒想過,挑戰,又多3小時。 從飛機踏出機場,巴西人的熱情總無時無刻發現,機場雖然不大,但到處都是志願者穿上制服隨時協助你。在志願者引導下,我與行家朋友很快就上車出發媒體村,巴西人效率高,短短20分鐘已完成激活的程序。 晚上的傳媒村 到達位於Barra區的媒體村,與奧林匹克公園相距10分鐘車程,但由下車至進入房間,小編全是自由出入,連一位保安都沒有,零安檢程度令人咋舌。 至於房間安排,當我們在媒體村Check-in後,我與行家便發現被工作人員將原先兩房,變成一房。工作人員說系統出錯了未能轉房,但最誇張是我們要分別與同屋的海外男記者,23天一男一女共處那400多尺的房間內。我們為此強烈反對,並將所有媒體村文件呈上,然後,總共花了3小時,媒體村工作人員才肯重新安排房間。 出發前,已不時傳出今屆里約奧運會的選手村設備不濟,小編認為除屋內設計奇怪外,其餘大致上也屬4星級的家,但當中摸不著頭腦,是屋內有一處開了大洞的牆沒有裝上窗,只有一塊薄薄的蚊帳貼上,賊人隨時要光顧,篤一篤蚊帳就可;電線外露的舊問題以外,一進洗手間,門鎖就自然跌下…… 沒有窗框的大窗口 不過,其實對於首辦奧運會的國家來說,硬件未盡完美可以理解,在我接觸了巴西人一天後,他們友善及盡力幫忙解決問題的好客性格,這軟件亦值得為里約奧運首日之旅留下好評。 寫到此,筆者已身心俱疲,亦懶理房內問題,要好好休息為採訪開幕禮「叉足電」! The post 【跟著小編去里約】進駐傳媒村,零安檢?男女同房? appeared first on 體路…

【解構Vibram 5指鞋】尋找5隻腳指的故事

【體路專欄】 科技愈益進步下,每對跑鞋都在追求更高的技術。不過亦有例外的品牌,使用最新穎的科技,就是為了打造一對尋回雙腳的鞋子,走回最原始、以腳指走路的貼地感。小編今次一連三天走進位於廣州的Vibram研發中心基地,尋回5隻腳指走路的感覺,亦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跟著小編去里約】體育記者的奧運夢

【體路專欄】談起奧運,踏入倒數里約奧運50天,就代表了我的奧運夢終於倒數著誕生。是的,真•體育記者,也有如運動員一樣的奧運夢。 記得2004年雅典奧運,我與家人在看免費電視直播奧運會(當時還是完全免費,不用裝SUPER盒子),我和姐姐每個晚上看得如痴如醉,那是我第一次有記憶下接觸奧運會,然後我們沉迷地玩了好幾個月的任天堂十項全能奧運遊戲。其後我與爸爸及弟弟說過,2008年北京奧運那一年,我們要一起去看奧運會。 2008那年我24歲,當上體育記者才一年多,有幸獲得公司派往北京採訪奧運,記得那一天,我跑回家中,把消息告於爸爸,那天我多麼的自豪,還在打算要為京奧採訪準備什麼之際,短短一個月後,爸爸確診患上癌症。記得那天,爸爸著我必須繼續出發去京奧完成奧運夢,但最後我放棄了這機會,因為我知道,能夠待在爸爸身邊的日子,比去奧運的機會將再少之又少。 2012年倫奧沒有採訪證,只能在場外感受奧運氣氛。 2009年爸爸離開了我們,奧運夢沒法一起完,但我還是很想帶著當天的承諾,踏上奧運會賽場。直至2012年,轉了新公司,公司雖沒有派員到倫敦奧運會,但我還是因工作機會,能夠到倫奧場外作周邊商業活動的採訪,短短5天,無法見證李慧詩奪得銅牌,但在倫敦感受到的氣氛,一定比我每天待在直播電視前看奧運更實在。 直到今天,里奧倒數50天的日子,我終於會是以體育記者身分,到奧運會現場採訪了。聽說好多年體育記者有「四大滿貫」:奧運、亞運、全運及東亞運。除奧運外,其餘賽事我都有幸採訪過,今次能夠以自己開設的網站身分,踏上里奧的場地,其實我們與運動員一樣,為了這入場券奮鬥很久,今次遠赴巴西,圓夢外,多了一份的,是為港隊報導的使命感。 4年前在Wembley Stadium為「黑妹」殺入八強打氣。 這個《體路》奧運專頁開設前兩個月,每天朝思夜想,就是希望除了為里奧採訪打好根基外,也盼態我們小小之力,掀起讀者支持港隊的氣氛。「#撐起港隊」是我們《體路》今次支持港隊的口號,有幸獲得一些贊助商支持我們,令我們得以一圓以本港首間網媒身分採訪奧運的夢想,除了多謝贊助商寶礦力水特、阿聯工程及維珍尼外,還有自小給我奧運夢想的爸爸。原來有夢想,那怕等多少年,有一天,憑自己的力量起飛,那感動比別人給予的還更奇妙。 奧運專頁在今天里奧倒數50天正式登場了,希望你們會為每位香港運動員的專訪、奧運現場報導等受感染,為香港再添多一點點奧運氣氛!一起 #撐起港隊! 奧運專頁:http://rio2016.sporstroad.hk The post 【跟著小編去里約】體育記者的奧運夢 appeared…

【編者的話】暫別兩月, 讓別人看見不一樣的你!

【體路 X Junior】其實要踏出第一步,一切從零開始,離開一直安好的Comfort Zone,需要很大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