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馬未能年初再辦 2022賽事暫定11月20日上演

【體路專訊】2021年渣打香港馬拉松於10月24日落幕,當時曾有指2022年賽事將重回傳統的1月或2月舉辦。惟大會Facebook專頁今午公布,2022年渣馬暫定於11月20日舉行,意味賽事大有機會連續兩年於秋天上演。

姚潔貞推介10大香港跑步路線

【體路專題】香港跑步人口之多,幾乎不分晝夜都會在街上遇到跑友,加上近年因疫情及出入境旅遊限制,想去外地參加跑步比賽似乎仍要等上一段時間。或許大家可向積極方向想,這是一次機會讓我們好好發掘香港的跑步路線,重新認識我們居住的香港。

【Junior.專訪】蘇樺偉與蘇媽 神奇母子高低神奇路

【體路 X Junior】香港傳奇跑手蘇樺偉雖然退役多年,但他的神奇之旅依然持續,以其故事為藍本改篇的電影《媽媽的神奇小子》(下稱《神奇小子》)好評如潮,上畫超過三個多月依然旺場,上月更獲提名代表香港競逐奧斯卡。蘇樺偉的故事從屋邨走到殘奧會,再由田徑場走到奧斯卡,兩母子直言「發夢都估唔到」,冀電影能讓大眾了解殘障運動員一路走來的奮鬥史,喚起社會對運動員及殘障人士的關注。

東奧中國運動員下月初訪港3天 馬龍 蘇炳添在陣

【體路專訊】2020東京奧運曲終人散已逾三個月,特首林鄭月娥周二(23日)在出席行政會議前透露,在東奧贏得金牌的中國運動員,以至部分具名氣的運動員,會在12月3至5日期間訪港,訪港運動員會來自12個項目,為數約30人,當中包括乒乓球男單金牌得主馬龍,以及在男子100米躋身決賽的蘇炳添。

蘇樺偉添頭銜 獲社會企業研究院頒資深院士

【體路專訊】蘇樺偉再添頭銜!這位6面殘疾人奧運會田徑金牌得主,今日(22日)出席社會企業研究院院士榮譽資格及獎項頒授典禮,獲頒資深院士頭銜以肯定其對社會的貢獻。「偉仔」喜見自己得到認可及支持,盼透過自己的新身份讓社會對殘疾運動有更多關注。

【跳遠・專訪圖輯】將軍澳、赤鱲角、倫敦 陳慧賢與跳遠港隊的絕唱

【體路專訪】這是一個有關跳遠的故事。但這一跳不單是6米31或8米12,今次一跳就由香港跳到9,600多公里外的英國。其實,這也是一個有關移民的故事。連陳銘泰也剛抵達巴黎展開田徑生涯新一章,看過兩篇陳慧賢、陳銘泰、高澔塱、馬嘉豪、俞雅欣的專訪後,不妨以圖像再看一次他們在Animo離港前最後一星期的相處。

【跳遠・專訪】我的離開也是愛 跳遠教練Animo移英前最後專訪

【體路專訪】這是一個有關跳遠的故事。但這一跳不單是6米31或8米12,今次一跳就由香港跳到9,600多公里外的英國。個子不高但聲線嘹亮,不論學界賽、測試賽、錦標賽、亞運會的看台上也看到、聽到她的存在。陳慧賢(Animo)帶著4個跳遠港隊代表,戰過大小賽事,破盡學界和香港紀錄,卻突然放下一切,與同為田徑教練的丈夫陳沛定居英國。其實,這也是一個有關移民的故事。

【跑步】黃道益活絡油香港街馬延期 新賽期有待公布

【體路專訊】「黃道益活絡油香港街馬2021」周五(19日)在Streetathon官方Facebook公布,原定在下月5日舉行的賽事,因為至今仍未收到政府相關部門「開綠燈」的關係,只能宣布賽事延期舉行,至於延期後的舉行日期及時間,則仍有待有關方面回覆才能予以公布。

【渣打香港馬拉松.專訪】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SZERO並肩跑過高山低谷

【體路專訪】今年的渣馬頒獎台上有不少三鐵人的身影,不過三鐵要兼戰全馬卻不算多,「粉紅大佬」司徒兆殷(Leanne)是其中一個。今年她首戰渣馬全馬就跑出「Sub 3」佳績(3小時內完賽),背後有同樣是三鐵運動員、任職體適能教練的未婚夫凌梓俊(Zero)功不可沒。他為Leanne包辦制訂訓練、按摩治療、沿途打氣,粉紅戰衣之上的隊名「SZERO」由「SZETO」和「ZERO」合組,以你的名字配上我的姓氏,印證運動路上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體路專欄】業餘跑手╱分子病理專家 爭分奪秒的抗疫前線

【體路專欄】自從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穿上保護衣的採樣團隊、檢測車等經常出現在不同的圍封行動中。到今年運動賽事陸續復辦,檢測隊伍又現身活動場地,繼續發揮防護作用。

【渣打香港馬拉松.專訪】新一代金童玉女冒起 愛情賦予長跑新意義

【體路專訪】能夠與有著共同興趣的另一半,互相砥礪前進,故事固然勵志卻又談何容易?陳家豪與姚潔貞一直是跑界的模範夫婦,但在剛過去的「渣打香港馬拉松2021」中,有新一代金童玉女突圍而出。分別在全馬及10公里賽事封王稱后的黃啟樂和羅映潮(Virginia),除了在奧運夢的路上向前邁進之外,亦因為對方的支持而為跑步賦予多一重意義。

【Junior・專訪】吳家鋒追風逐影十年如夢 飛人輕身上路再求突破

【體路 X Junior】10月初天氣酷熱依然,跑道被午後的陽光猛烈照射,泰坦地上泛起一陣熱暈。運動場外高樓林立,天際遊雲孤飛,剛好又遮去半邊太陽,在相機觀景器中的模糊與虛實間,在陰暗與日曬處的界線上,吳家鋒就在面前颯颯跑過。這條陰晴相隔的跑道,28歲的他不知跑過無數遍,他被影子追趕着,同時也在追趕前人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