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心理學淺談(33):與「疫」同在-帶著問題去發展

【體路專欄】2020年開始得如此「疫」想不到,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型肺炎打亂了人們原本習慣的生活與時空。時過半年,疫情雖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得以控制,但其似乎還遠未過去,昔日大家所熟悉和適應的一切也依然未能完全復返。尤其對於一眾運動員而言,原定的比賽被取消、計畫好的訓練被打亂、預定的行程亦擱淺,仿佛一切都陷入了一種不可預期、前所未有的陌生之中……

運動心理學淺談(32):球證的壓力

【體路專欄】一場比賽的質素很視乎於運動員的賽前準備功夫、比賽狀態,及各種心理和生理因素,他們還需配合教練的專業判斷、策略及安排等,才有機會令球員發揮應有的水準。

運動心理學淺談(31):運動員, 你們知道自我憐憫 (Self-compassion)的重要性嗎?

【體路專欄】在之前刊登的運動心理學淺談(16)中提到荷蘭的一項調查中(Gouttebarge等,2017,總樣本485人),現役的各運動項目男女精英運動員,有焦慮/抑鬱症狀的占44.7%,睡眠紊亂22.3%,憂慮/煩惱26.6%等等的症狀。雖然這是歐洲的研究,香港本地的相關研究還是缺乏,但是可以相信的是香港運動員也同樣面對著類似的情況。

運動心理學淺談(30):運動抗疫、運動員抗疫-心理篇

【體路專欄】近月的疫情對全世界帶來嚴重影響,奧運亦因此而首度延期,運動員及教練們正面對著不同程度的身心挑戰。有本地運動員早前確診,執筆之時,他們還在醫院中,再想到曾與確診運動員一同訓練的隊友、朋友及家人,有些接受了政府或自我的隔離安排,他們所經歷的困難,難以言喻。

運動心理學淺談(29):怎樣處理在比賽中的脾氣

【體路專欄】我們每人都在運動場上做過自己認為愚蠢的事情,跟著發了脾氣,接著的通常是一連串的錯誤,問題是:運動比賽中可否發脾氣?

運動心理學淺談(28):殘疾運動心理研究的變化

【體路專欄】上月,筆者因工作安排,跟隨輪椅劍擊隊,出戰其中一站世界杯。這是我第一次跟該隊合作,亦是第一次臨場支援殘疾運動員,對我是一次新嘗試及學習。雖然工作上接觸劍撃運動多年,但輪椅劍撃著實有其獨特之處。對運動員心理的要求,亦有所不同。比賽過程尚算順利,教練及運動員的提點及配合,亦加速我對該項目的了解。

運動心理學淺談(27):運動專一的謎思

【體路專欄】「升中後功課繁重,我們每星期打四天網球已經夠忙了,加上還要補習,根本沒有時間做其他運動。」 「我想女兒投放更多時間打劍擊,如果表現好的話,說不定排名高的大學會因此而取錄她。」

運動心理學淺談(26):表像訓練 – 幻想亦有助夢想成真

【體路專欄】表像訓練(imagery)是心理訓練的其中一個重要手段,根據Richardson(1967),表像訓練是指在「沒有」實際肌肉活動的情況下,在腦海中「重演」一些感受過的動作和形像。他還就此舉了一個例子:「當一個哥爾夫球手,閉上眼睛,坐在椅子上去想像擊球的動作時,就是正在進行表像訓練了」。

運動心理學淺談(25):選擇適當的體力活動來減少自閉症兒童的刻板行為

【體路專欄】根據2016年世界衛生組織數字顯示,自閉症譜系障礙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簡稱ASD) 是一種兒童早期表現出來的神經發育障礙,近年來發病率迅速上升。據香港特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2012年的報導,在香港患有ASD的兒童患病率為14.6%,這趨勢預計將繼續上升。

運動心理學淺談(24):「熱手」效應的爭議

【體路專欄】籃球運動中,所謂的熱手效應(hot-hand effect)就是運動員形容「自己手感熱得發燙(on fire)」,」覺得自己進入了一種狀態(in the zone)」「感覺籃框變大了,自己幾乎都不會投丟」,於是運動員能夠連續命中多球(streaky shoots),或者打出超高的命中率。

運動心理學淺談(23):正念的演化 -《運動員正念訓練手冊》第二版序

【體路專欄】年初時讀當代哲學家兼認知科學家丹尼特(Daniel Dennett)的《直覺泵和其他思考工具》,書中有大量關於進化論的思考。當代進化論認為決定人類/事物演化的除了與生俱來的生物基因,還有世代相傳的文化模因。這讓我馬上聯想到了「正念」的演化。正念,源自於東方佛教思想,近代發展受益于南傳佛教的禪修,而現代盛行則歸功於西方心理學的提煉,如今重返東方大地,我們又將如何傳承與發展?

運動心理學淺談(22):運動心理學家臨場支援的問與答

【體路專欄】之前筆者同事也曾討論過運動心理學家的臨場支援,其實有不少運動員及教練也曾很好奇到底賽場上的臨場支援有什麼具體功效,以及到底有沒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