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ior.編者的話】奧運後重溫學界時代的青春熱血

【體路 X Junior】相信過去的暑假,大家都與筆者一樣過了滿懷熱血的兩個月。奧運的魅力正正就是能夠讓所有人放下自己,全心投入去支持自己的隊伍,這也是我們作為體育記者一直陶醉在每天工作的原因。

【東京奧運】謝謝數千萬個瀏覽過的你 仲要多謝我哋自己!

【體路專欄】落幕了,這十七天的旅程,我們終於完成了。說的我們,除了是香港運動員外,還有每位與我們一起為他們打氣的市民。從前幻想過很多天,香港有可能再有免費電視台播放奧運嗎?這不是一個隨手打開電視收看節目的概念,是直播得以讓更多香港運動員的故事「入屋」的願望。今屆,特別的一屆,艱難卻達成這個願望,這熱烈的氣氛是我們一直渴望的畫面。

【體路專欄】圓夢與落幕,謝謝你給我們美好的九年

【體路專欄】「不是拎了獎,運動員就有價值,沒有獎就不是英雄。」5年前,李慧詩出戰里約奧運前,在廣州宿舍內跟我談起運動員的價值。(相關報導:【奧運英雄】李慧詩:沒有英雄,只有每個活生生的故事)那年,她還是香港唯一受注目的獎牌希望,每次大賽,所有的眼光都放在她身上。你問她有沒有壓力,她總吸一口氣告訴你:「我可以做到!」但誰人都知,這一口氣背後,要擁有多少勇氣及犧牲。

【體路專欄】抹乾眼淚,換換我們為你們擊掌!

【體路專欄】奧運夢,踏上這舞台已是了不起的成就。五年的追逐,卻只有短短的Game Time讓外界看見你們的努力。香港羽毛球「鄧謝配」鄧俊文及謝影雪,合作五年,追了五年的夢,由嘻嘻哈哈的小孩子,長大成奧運最後四強代表。銅牌戰落敗了,但讓我們看見了他們的成長,那種或許連大人們都辦不到,為了一面獎牌,在這700萬人的眼光下竭力盡能,燃燒自己所有,雖失落了銅牌,但卻贏下我們這邊比金牌更高貴的情愫。

【體路專欄】我們備戰東京奧運的5年

【體路專欄】《體路》二人小隊今日(20日)出發東京奧運,如往屆一樣,颱風下出發更具紀念性。兩位伙伴,一位8年前email來郵說自小夢想是當體記,當天義務幫忙採訪助《體路》成長,轉折幾間媒體後,我們多年前再成同事;一位6年前加入,因為訪問者一句說話,由數學系畢業後立志成體記。經多年磨練,今天二人出發世界大型體育賽事,賽前頂了數星期日與夜的嘔心瀝血寫下東京奧運專頁,只盼未來三星期與香港人一起見證歷史。

【體路專欄】#蘋果照妖鏡

【體路專欄】同行因種種因素結束,蘋果日報的終結令人傷心得難以紓懷。這幾天看著面書的 #蘋果照妖鏡,相信大家都認同,不論大家同意蘋果日報的立場與否,它對傳媒界掀起的改革,才令香港媒體進步至今,又愛又恨,是多數人對蘋果的感受。

【Junior.編者的話】奧運轉播權用得其所? 

【體路 X Junior】上月熱話,對仍然期待奧運的筆者來說,非政府買入奧運轉播權莫屬。但消息一出後,行內人說購買轉播權用得其所,行外人卻批評浪費了公帑。對熱愛體育的人來說,就會知道奧運會首次由全港免費電視台播放,效益一定遠超本身購買金額的價值。 

【Junior.編者的話】Dream Big

【體路 X Junior】近日體壇開始復甦,另一邊的樂壇亦有久違了的熾熱。新一代歌手姜濤在頒獎禮上的奪獎宣言,提及一句「我相信可以再次成為亞洲第一」,激動人心。可以在音樂舞台上再次感受年少的志氣,在電視機旁的編者都被這番話喚醒那忘了的熱血。

【Junior.編者的話】擁抱現在

【體路 X Junior】看過很多老師、同學這一年以Zoom上課的分享,知道是一種奇怪又新鮮的學習方式,筆者上月中有機會以Zoom形式與學生上課分享,終於明白這種這麼遠、那麼近的感受,卻是一次難得的體驗。

【Junior.編者的話】倒數東京奧運的命運

【體路 X Junior】踏入2021年第3個月,《Junior》才終於第一次跟大家見面。對學生來說,數數復課後的日子,只剩3個月又迎接暑假的到來;但對於筆者及一眾體育記者行家來說,剩下的3個月是倒數東京奧運的命運。

【Junior.編者的話】嚴以律己

【體路 X Junior】隨著疫情緩和,過去一個月,不少賽事都陸續宣布回歸,最令學生運動員慶賀的,當然是學界賽即將於12月展開。自去年的社會運動,到今年的疫情,學界體壇幾乎停頓了足足一年,作為運動員,未能向著比賽目標進發而奮鬥及訓練,固然是一件難熬的事;加上疫情下,客觀條件未能提供訓練場地,要讓一位運動員勒馬般停下來,不知過去一年的你們是如何渡過?

【Junior.編者的話】我們甚麼都沒有,我們得到了更多

【體路 X Junior】2020年半年過去,我們做過了甚麼?工作停頓了,《Junior》也暫別了數月,今天彷彿暫見回復,人人歡天喜地終於再次踏上街上,但1.5米之間卻多了一分緊張氣氛;人人工作停滯不前,但愁著慨嘆時卻又按不著心裡浮現那一絲輕鬆。半年的WORK FROM HOME,《我們的WFH》,時間像走得慢了,但對你來說失去更多,還是領略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