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專訪】洗禮鑄金身 陳俊「樂」於挑戰的中超元年



【體路專訪】2020年很難捱。但在這幾乎連地球也停轉的一年,「香港製造」在兩岸三地體藝界仍繼續亮出閃光。電影《幻愛》在台灣金馬獎獲3項提名,最終奪得最佳改編劇本獎。同與屯門甚有淵源的陳俊樂也在中超獻出第一次,為廣州城(前稱廣州富力)上演完整「地標」賽季,惟他沒有沉醉於幻想之中,「每次面對強敵都是一個挑戰,可能會失敗、很多人會批評,但有機會的話就應該去試試。」

早在2018年7月,正預備出戰亞運的陳俊樂與富力簽約3年半,卻隨即被借回港超聯的富力R&F一季。直至15個月後,他才終於在對河北華夏幸福一仗為富力後備上陣,成為第5位在中超登場的港將。陳俊樂今季獲主帥雲邦賀斯重用,開季首4仗均有正選,但球隊只取得1和3負劣績。富力其後逐漸上力重回勝軌,可惜他在第7輪起因傷缺陣。總結這個「全地標」賽季,陳俊樂只上陣5場,當中在「廣州打吡」踢足全場,富力最終在新賽制下名列第11。

陳俊樂7月為富力首次正選,面對有戴偉浚在陣的深圳佳兆業。(富力微訊圖片)

「其實只踢過幾場,很難評價自己表現有多少分。」這天,我們相約陳俊樂在成長地附近的屯門碼頭做訪問,那受傷4個月的左腳走起路來看上去已沒大問題。雖說難以為自己評分,但他在場上的表現,尤其頭兩場確有不少進步空間。該兩仗陳俊樂被安排出任進攻中場,為當時仍在陣中的隊長沙希域等提供支援。「我知道自己的進攻能力不太強,如果踢後一格會更好,但因為教練未太熟悉我們,加上球隊也有傷兵要做調動,那幾場的確有點辛苦。」

我的進攻可以再進取一點。

陳俊樂以往一直擔任「6號」或「8號」位,進攻甚至入球也並非這位24歲中場的強項,生涯至今未曾單季取得超過兩個入球。「我的進攻可以再進取一點,不用太保守地橫傳斜傳,可以嘗試穿到對方的心臟地帶。」往後數仗他重返擅長的防守中場,表現亦隨之改善,但更重要的是能讓自己重拾信心,繼續進步。

如果一被讚就開心到彈起,一被彈就很灰心,便很容易被情緒牽動表現。

然而外界的評論總是殘酷,不論在微博還是新浪、懂球帝等中國內地體育網站,都有不少球迷嚴詞抨擊陳俊樂的表現。有人將富力連敗歸咎於他,有人形容他來「學踢波」,甚至有人叫他「滾回香港」。「我知道有人寫很多評論,但覺得沒甚麼意思。當然有些批評是有道理,我也自知有地方要進步,但不會被他們的負面評價影響。」陳俊樂在香港雖未算天之驕子,惟一直被寄予厚望,就算並非全無批評也總叫正面評價居多。「即使在香港被讚也好,我都不會特別去看。如果一被讚就開心到彈起,一被彈就灰心,便很容易被情緒牽動表現。」不過不被牽動並非置之不理,只是他較傾向埋首與自己比較,和向身邊的隊友學習。

陳俊樂(中)與保連奴(左)同場較量。(廣州富力圖片)

埋藏著 這夢幻

上了中超以後,陳俊樂身旁的外援隊友和對手可算是夢幻級。與比利時國腳丹比利並肩上陣,又曾與保連奴、米蘭達及艾沙拉維等同場較量,絕不是在香港可以輕易得到的經驗。「保連奴絕對是歐洲頂級。他跑動多之餘又跟到節奏,回防不會喘氣、防守過後又可以完成入球,是真正的『box-to-box』。丹尼利的護球就很厲害,看到他時會覺得大家都有兩條腿,但原來踢波可以去到這個境界,自己便會更想進步。」

白人和黑人的體格或許比亞洲人優勝,相比陳俊樂也許是贏在起跑線,但身邊的中國人隊友也因訓練時數更多而比自己更強,證明後天努力也同樣重要,「所有東西都不會在完全公平的情況開始,就算我做不到保連奴做到的事,也應該盡量去追趕。我覺得不斷去找更強的目標去追趕,推動自己更強是件開心事。」

陳俊樂因左膝半月板受傷動手術,開刀的小洞仍留在皮膚之上。

原來傷口碰到也不痛 才是真正痊癒

世界各地聯賽受疫情影響,停的停、延的延,即使能繼續作賽,場面也與以往大相逕庭。原定上半年開始的中超終要到7月才能展開,賽制亦改成分為兩個賽區舉行雙循環賽事,再決定「冠軍組」及「護級組」隊伍。富力被編到大連賽區作賽,球員每天只能來回酒店和球場,其餘時間不能踏出酒店半步,「對身體某程度上是好事,因為不用太舟車勞頓,也可以集中在足球之上。但完全斷絕和家人朋友的親身接觸就對心理不太好,像坐監一樣有點沮喪。」令陳俊樂更沮喪的是,早早受傷仍不能離開賽區,無法抽離下更加重其心理負擔。幸好接受手術後,左膝半月板的傷勢已經逐漸恢復,預計下月可做慢跑訓練,春季就能夠復出。

陳俊樂(右)兩支舊會大埔及富力均退出港超聯。(圖:體路資料庫)

回想這個特別的球季,艱難和珍惜成為陳俊樂的關鍵詞。「連季前預備都預了3次,1月停了半個月,重新開始後又停一個月,到去了杜拜踢友誼賽又要提早回廣州再隔離,整個過程都很辛苦。」但辛苦歸辛苦,至少他仍能在最愛的綠茵場上奔馳,反觀荷甲、法甲、比甲,甚或本地女子聯賽等在疫情下均早早腰斬去季賽事。「以前會覺得這個行業愈來愈好,一定會有比賽踢。但原來有這樣突發情況去衝擊現實,甚至見到香港有很多球員未能落班,令自己更要珍惜擁有的東西。」

以前會覺得這個行業愈來愈好⋯⋯但原來有這樣突發情況去衝擊現實,令自己更要珍惜擁有的東西。

新季港超聯前後有3隊退賽,其中和富大埔及富力R&F均是他的舊會。有球圈人士曾稱香港球壇預備再進入冰河時期,看在陳俊樂眼裡也同樣感到惋惜,「只能希望球員踢好一點能令更多人留意和投資,同時間其他崗位又做好本份,令球圈愈來愈好吧。」

我不介意挑戰,你呢?

將目光放回香港,雖然港隊才剛推出新球衣,但卻自去年的東亞錦標賽後未曾在國際賽亮相。正當自己在中超得到寶貴的比賽經驗,「喼帽」數目又只能一直維持在30頂,「當然掛念代表香港那種『正』,因為每次面對強敵都是一個挑戰,也見到香港隊愈來愈進步。」陳俊樂在這短短的訪問中,不斷提到喜歡接受挑戰。由中學時期遠赴英國讀書受訓,到回流香港成為職業球員,再北上挑戰中超,無不需要勇氣。「有機會的話就應該去試試,可能會挑戰失敗、遇到難題,甚至有很多人批評。但既然已投放時間就應試試自己的水平去到哪裡,只是旁觀一定沒有體驗那麼好玩。」

陳俊樂代表港隊30次。(圖:體路資料庫)

在球會或許是擔當挑戰者角色,但陳俊樂近年在港隊的正選位置甚穩,算是一個「被挑戰者」。「足球圈很善忘,所以要不斷提醒自己,這刻踢得好或差也不代表甚麼,因為地球一直在轉,大家很快就會留意新事物,表現如何都要再踢好一點。」去年於釜山的3場東亞錦中,陳俊樂正選上陣兩仗,輪換一仗亦獲入替的機會。但東方龍獅中場迪高今年成功入籍,其球會隊友梁振邦、理文的顏樂楓,甚至「解凍」的胡晉銘都有能力威脅陳俊樂的位置,「誰的表現好、教練喜歡誰,都非我能控制,做好自己就夠。如果永遠佔據位置,沒有人一起競爭和進步都不是好事。」

陳俊樂在東亞錦首次擔任「大港腳」隊長。(圖:體路資料庫)

足球很善忘,所以要不斷提醒自己,這刻踢得好或差也不代表甚麼。

在韓國後備換入一仗,陳俊樂正是代替他口中「少說話多做事、在危急情況也很冷靜」的黃洋,更接過其臂章首次成為「大港腳」隊長。「我也沒特別去想做隊長,暫時想集中在提升自己更多,也覺得還未夠能力去照顧球隊。」事實上,早在2015年的省港盃,當時未滿20歲的他已曾出任港隊隊長,只是省港盃並非A級賽,意義或比不上硬撼日本那一仗,「還是等教練安排吧,如果他有信心我會這個能力,便再看看如何做好一點。」

以屯門作背景的《幻愛》正式上演前已獲不少本地電影獎項,到上演後突破千萬票房之餘亦揚威台灣。同在屯門成長的陳俊樂也曾兩度當選「最佳年青球員」,如今終已衝出香港、爭取繼續立足中超,「這刻還是要繼續挑戰中超,爭取好表現、出場機會、新合約。況且我踢得好的話,或也會令內地的教練和球迷覺得香港球員是有能力,也可有更多機會。」陳俊樂說,他不介意挑戰,那你呢?

圖、文:麥景智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