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懼雞蛋撞石牆 蔡再懃決心打出籃球一片天

【體路專訪】「懃」,除意指勤力、勤奮外,最重要是用心去付出做好每件事。由學界MVP、Nike league得分王、到新鮮出爐大專盃冠軍,「90後」籃球小將蔡再懃於籃球道上一直平步青雲。雖然年紀輕輕已奪獎無數,但彷佛為籃球而生的阿懃從不自滿,並一直堅持「用心而勤」的態度,誓要超越籃球場上每個人。

少數族裔用板球運動拓展個人「板」圖

【體路專訪】在香港這個國際多元化社會裡,聚居了很多不同種族的人士,只要他們條件符合,也能以香港代表隊的身分參加運動比賽,為香港爭取殊榮。對於這些非華裔臉孔的香港運動員,港協暨奧委會轄下香港運動員就業及教育計劃(HKACEP)同樣為他們提供一系列支援,助他們計劃自己的出路,就如在香港出生,祖籍巴基斯坦的板球兄弟Skhawat Ali和Zafaran Ali一樣。

女欖熱血隊長陳朗詩 抱球衝過界限向理想達陣

【體路專訪】球場依舊很大,但七人欖球一隊就只得七人站在場上,迎著對方如狼似虎的攻勢。陳朗詩(Royce)站在場中心,一站就過了七個年頭的香港隊隊長生涯。她沒有介意年齡給她的標籤,36歲的她還是如24歲那年一樣,拾起橄欖球就向前衝。隊友說她是一位戰士,她形容自己只是一個很愛欖球的普通人,任由欖球改寫她人生的反叛人。 認識陳朗詩,是在每次比賽後那道採訪區走廊,每次Royce總板著臉一面認真的作答。隊友說她場上場外兩種人,場上的認真會令隊友凝聚起來,跟著她的節拍一直奮力至完場雞聲響起。 「我不喜歡留下後悔的感覺,常希望將自己喜歡的事情變成職業,只是欖球這興趣,遲了一點發現。」Royce 24歲才開始接觸欖球,在欖球前的上半生,一直在酒吧、香煙之間浮沉。「有段時間每天游手好閒,在中五畢業後,經常食煙、飲酒、玩飛標,自己出生在小康之家,根本什麼都不用去擔心,第一份工作都是因家中財政出現問題,有日發現無錢可用,就去了酒吧當調酒員。」  「我承諾自己好得返,我一定戒煙!」 晚九朝五的生活與今天朝九晚五的全職運動員生活起了落差,老套講句,就是因為欖球的出現改變她的人生。「以前做任何事都想全力去做好,甚至當時玩飛標都曾拿過全港第2名。」陳朗詩的名字曾在飛標運動上寫在排名榜,今天這三個字,自2009年東亞運動會起,在香港女子欖球隊隊長一欄填了足足七年。 「有年我昔日的老闆覺得我們年輕人不應只留在酒吧浪費生命,就著我們去學一樣冷門運動,當減減肥。」當年20多歲,重150多磅,第一天接觸欖球,跑球場不夠200米,Royce就氣力不繼:「好記得那時我扮縛鞋帶,但當然被人識穿,當時真的很不忿氣,點解別人做得到,自己就每樣都跟唔上,所以的起心肝想操弗。」在機緣巧合下,Royce由調酒員轉任文職,由煙酒生活重返朝九晚五,由每天只見家人一面,直到家人無條件支持這位港隊隊長。 24歲始接觸欖球,一年後便入選香港15人欖球隊,31歲那年擔任起港隊隊長,縱然陳朗詩起步遲,但若非天份,豈能在欖球場上一步登天?「我覺得自己如早點打欖球我會更加勁,亦因為一來自己又遲起步,本身自己之前又食煙又飲酒,所以我覺得自己係要比其他人再努力一點。」當欖球員初期,Royce仍有吸煙習慣,但一次傷患下,「我承諾自己好得返,我一定戒煙!」 在隊友間提起Royce,「努力、好努力」是對她最慣常的形容詞,即使走到36歲,在港隊中年紀最長的一位球員,她還是每次練習都要求自己提早到場,決心成了她今日成就的主因:「我希望自己有能力做到的我都想做多點,練波可以的話都提早到場,做得唔好的地方就再做多一點,可能自己未必可以好似別人咁好,但起碼自己有嘗試過。年齡對可能是別人對我的標籤,但我知道自己還是很享受在場上進步及打球就足夠。」  「無論如何希望年輕隊友記著這遺憾,4年後把這面亞運獎牌帶回香港。」 「能力愈大,責任愈大。」是Royce的座右銘,在港隊12年間,見著隊內華將湧現,家人由反對欖球令她周身損傷,直至主動在網上學習欖球規例與親戚分享,再看見學生以港隊代表為偶像,由冷門運動搖身一變成精英項目,欖球十多年間的發展,是每位港將奮力「Tackle」回來的成果。去年Royce率領港隊首次以香港體育學院精英項目身分出戰仁川亞運會,但如2010年廣州亞運一役一樣,與獎牌擦身而過,僅奪第四名。當年廣州亞運季軍戰上,港隊因球證判罰痛失射追加球反勝的機會,最終加時不敵泰國,獎牌在手中溜走。 兩屆亞運都令Royce欖球生涯留憾,「我的夢想是可以有天拿到亞運獎牌,仁川亞運最後一天賽事前一晚,我們與隊友圍起來分享當年亞運感受,我才發現自己未放底,今次再次無法奪得獎牌,我覺得對不起4年前的隊友,因為她們已大部份無法再戰亞運,也對不起新的隊友,要她們感受到這份痛。」「鐵血隊長」也有軟弱一面,提起亞運這遺憾,淚水湧在眼眶,但她如舊自我振作:「無論如何希望年輕隊友記著這遺憾,4年後把這面亞運獎牌帶回香港。」 奧斯卡頒獎禮上,憑《解碼遊戲》奪得最佳改編劇本的Graham Moore以「Stay weird. Stay…

跑山狂人鷹鷹:希望跑到生命最後一天

【體路專訪】世上每件事都有期限,生命、愛情如是,運動員生涯亦一樣。我們或者無法改變這個鐵一般的事實,但要是能在有限的人生中找到最愛,相信已經是最幸福的事。「如果有期限的話我希望可以跑到死為止。」現年32歲的「跑山狂人」曾進傑(鷹鷹)在越野跑、三項鐵人比賽中屢獲殊榮,雖然深明跑步路上要成功,就要付出艱辛汗水的道理,但他仍期盼用一生時間,繼續於跑道上追夢。

陸俊彥:遲來的滑板金牌

【體路專訪】「當年去第二屆亞室運包尾,一個花式都無做到,完左一坐低就喊!」今年27歲的陸俊彥在去年底和隊友鄧俊彥參加第四屆亞洲沙灘運動會,分別於滑板花式個人比拼和滑板公園賽兩個項目,為香港贏得2金1銅。陸俊彥踩了滑板14年,冀盼這面金牌能令外界對香港的「滑板仔」改觀。

體路專訪:為再闖黑池開舞室做老闆

【體路專訪】今天的社會經常都金錢掛帥,但這些從來都不適用於套用在香港運動員身上。縱然踏上創業路首次當老闆,但原因仍然是初衷的那一個,就是為了踏上運動舞台的最頂峰。來自香港體育舞蹈的兩隊代表吳森雋(Sam)、林惠怡(Michelle)及陳慶瑋(Cedric)、田麗琪(Jennifer),2015年開始多了一個身份,他們投資了70萬元開設舞室「Viva Dance」,期望再闖英國最高水準的黑池比賽。

梁冠聰、梁諾恆:有今生無來世的港足兄弟

【體路專訪】香港地體育從來只是興趣班,或是履歷表的勳章,唯一擁有職業聯賽的足球亦不例外。可幸,港將梁冠聰和梁諾恆遇上了開通家長,不論減肥、踢波,「細佬」從小便跟上哥哥舖好的道路,更因緣際會孤身踏上英國的征途。今天同樣司職後防的兩兄弟初披港隊戰衣,更盼有天兩兄弟能同場為港隊馳騁,達成「生於香港,代表香港是每個人的夢想」。

李琪:從籃球配角變成主角

【體路專訪】「如果連自己最喜歡的東西都堅持不了下去,還怎能在其他事情上有所成就?」剛剛於過去香港超級工商盃中帶領港隊晉級四強,兼以「三分雨」在五場賽事中的四場得分「20+」,這位現時效力甲一球隊永倫的李琪,籃球生涯雖比別人遲起步,但憑著對籃球的一份堅持及熱誠,終於從昔日的板凳走到場上,從配角變成今天的主角。

馮凱文:教校隊給我家的感覺

【體路專訪】有人說工作佔去了人生的三分一時間,所以挑選一份好工十分重要。顯然,馮凱文教練已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絕世荀工」,就是當上拔萃男書院及南區足球隊主教練。「在男拔教波最珍貴的就是令我得到家的感覺。」一份工作能經歷14個年頭,馮Sir一句就能道出背後原因。走進第15年,他希望可繼續帶領該校稱霸學界,並向明天開戰(8日)的全港學界精英賽衛冕寶座邁進,回饋這個「家」! 「教年輕人跟教成熟球員不同,我最著重的就是他們的言行、品德,這個宗旨多年以來從沒改變。」—馮凱文 馮Sir自2000年起在拔萃男書院擔任足球隊教練,近期「威水史」包括去年以壓倒性姿態獲得港九區D1足球總冠軍及全港學界精英賽雙冠軍,今年則先拔頭籌率贏得港九區A-Grade冠軍。 除了為該校奪得多項學界錦標,馮Sir亦同時積極於校內培訓菁英,協助球圈注入球員新動力,在男拔校隊內不時見到球員穿起南區、傑志等梯隊球衣。「教年輕人跟教成熟球員不同,我最著重的就是他們的言行、品德,這個宗旨多年以來從沒改變。有時候我對他們要求甚至比職業球員高,如果他們做不到,我會顯得很嚴苛。」有讚有彈、獎罰分明,令一隊波更像一個家。「在這裡教波最深刻是他們不分年級都會互相支持,一齊練波、玩,齊上齊落,雖然我以前不是在這裡讀書,但這種氣氛都令到我有強烈的歸屬感,覺得像家一樣。」 嚴師出高徒 踏入職業足球聯賽舞台短短兩年,隨即奪得一次最佳教練獎,並帶領當時的升班馬南區連續兩年獲得聯賽第四名佳績。祟尚整體性的馮Sir認為一切應歸功整個團隊,這道理亦同時適用於校隊:「其實我特別喜愛在教校隊的原因亦包括校方十分尊重我的決定,多年來都沒有給予我壓力,同時我亦有董浩然教練、張展豪老師等夥伴同心協力幫助我分擔很多工作,發揮團隊精神。」相對職業隊及校隊兩者而言,馮Sir認為教法分別不大,校隊多了的是一份對教育的使命感:「對著年青人,我還肩負了教他們做人道理。」 有說:「嚴師出高徒」,訓練場上馮Sir看似不苟言笑,但從一眾高徒場下與他打成一片,讚不絕口就知隊內氣氛甚融洽。其中三位B-Grade的小將林樂勤、去年全港學界精英賽MVP李啟智及何誠淵均認為馮Sir是相當「有heart」的教練,希望在他門下取得愈多錦標愈好,包括明日即將舉行的全港學界精英賽,誓繼去年苦等11年一圓精英賽冠軍夢後,再下一城力爭衛冕! 今屆全港學界精英足球賽將於明日(8日)上午9時假蒲崗村道公園開始舉行,男拔將於2月9日登場,面對裘錦秋中學(葵涌) 及觀塘瑪利諾書院之間的勝方力爭晉級。 賽事賽程請按此 文:曾旻朗 圖:Diamond Kwok

「忘我、激情、投入」的香港少年女排

【體路專訪】她們沒有彪炳戰績,沒有豐富比賽經驗,她們成軍才短短7個月,正式比賽也才打過3次。但她們24個人一條心,令香港女子少年排球的世界排名,由兩年前第69位躍升至去年第40位,然後再升至今天的第32位,成績令人振奮!這眾小妮子更獲提名2014年度香港傑出運動員選舉的香港最佳運動隊伍,在公眾投票中一直遙遙領先其他對手!

甩「繩」馬騮許景青跳出獨有風格

【體路專訪】除了功夫武術會有自己專屬的套路之外,有誰會想得到,原來花式跳繩運動中,亦可以有運動員自己專屬的「套路」。加入香港跳繩代表隊已經8年的許景青(Max)多年來苦練出自己獨有的招式,他笑說自己在世界各地留下不少「腳毛」之外,亦跳回不少獎牌,他以自己的獨門秘技,迎戰來自世界各地的挑戰。

陳銘泰:我可以跳到幾遠?

【體路專訪】田徑場上,最曯目的項目大抵不會是跳遠。論美感,三級跳的可觀性高得多;論柔靭度,跨欄亦讓人叫好叫座;論爆發力,短跑的比賽更是座無虛席。那麼,堅持當跳遠運動員的動力在哪?近兩年分別在學界和仁川亞運會中兩度刷新香港紀錄、年僅19歲的「跳遠王子」陳銘泰(Theophilus),年紀輕輕就踏上跳遠之路,更希望用自己大學生涯的幾年裡,測試一下自己可以「去到幾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