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球.專訪】從女子組世一到男子職業賽 「新鮮人」吳安儀的非凡半年

【體路專訪】吳安儀打桌球多年,22個球與球桿早從娛樂變成事業。這位贏盡女子桌球賽事殊榮、曾登上女子世界第一的球手,在香港是獲體院精英資助的職業運動員,不過當「四眼Cue后」過去半年以「外卡」身份參戰男子職業巡迴賽,與昔日只能在電視上看到的球手對壘過後,又讓她對「職業」兩字有了不一樣的體會。

【乒乓球.專訪】歷東奧洗禮盼亞運攀高峰 林兆恒:對全職運動員有更深領悟

【體路專訪】奧運會向來都是運動員夢寐以求的舞台,每個選手都為追逐心中的理想而努力,不管結果是好是壞,他們都會有所得著,日後變得更強大。去年的東京奧運在疫下舉行,運動員面對著種種困難踏上這個體壇最高殿堂,首次登上奧運舞台的香港乒乓球運動員林兆恒,談起這場疫下奧運,不單實現兒時夢想,更讓他對全職運動員有更深刻的領悟。

【跑步.專訪】黃俊橋「跑勻世界」自我修煉 6月挑戰5400公里橫越美國

【體路專訪】跑步是一種自我修煉,不過每個人煉得的成果不盡相同。有人在跑步中練出強健體魄,有人練出強大意志,有人於競賽中跑出成績,以上種種黃俊橋(原名黃浩輝)都一一經歷過。對於這位在賽場外繼續邁步,將於今年6月以雙腿橫越美國的超馬跑手而言,跑步現在是一種探索——探索外在世界,同時探索自己的內心世界。

【壁球・專訪】藍圖之外的亞洲冠軍 湯芷穎跌撞中成長

【體路專訪】每個職業運動員或多或少都對生涯有所規劃,但生命中往往會出現意料之外的事情。對湯芷穎而言,在2021年底捧上手的亞洲錦標賽冠軍獎盃,就是未曾在藍圖中規劃過的驚喜。十多年生涯跌跌撞撞,走上亞洲之巔卻讓她更了解自己的不足,殊榮看得淡然,只望努力攀上心目中的高峰。

【拯溺・專訪】「飛魚」轉項與蛙鞋假人作伴 陳芷晴游出另一片天

【體路專訪】這個世界或許真的有命中注定這回事,陳芷晴就是一例。年紀輕輕已成為港隊游泳代表的她,近年搖身一變成為拯溺運動員,繼續代表香港於50米泳池內比拚,只是專注的技術從蝶式變成穿蛙鞋、拖假人。也許從取了Dolphin這個洋名開始,她就注定與水作伴。

【港足・專訪】謝家強:而立年前的連環不幸 相信一切是最好的安排

【體路專訪】2012年8月,一個挾曼城青訓之名的港愛混血兒名字在本地球壇橫空出生,加盟當年仍是班霸的南華,香港球迷當時因為他的血統、履歷而對他寄予厚望。9年半後的今日,他終於得到特區護照預備成為香港隊一員,但卻經歷過多次受傷、球會散班,成就似乎未如當初所期盼,個人獎盃櫃內只有兩個聯賽冠軍。是際遇?是命運?謝家強面對的連環不幸事件,選擇相信上天帶來的最好安排,靜待披起紅色球衣的那天。

【乒乓球・專訪】TIGER.WEARE 蘇慧音的虎女小宏願

【體路 X Junior】來到壬寅年,生肖屬虎的蘇慧音(Minnie)與我們談談踏上高峰、卻有著不為人知難關的一年,也默默為本命年許下身體健康的小小宏願。

【射箭・專訪】墜軌斷腳無怨無恨 危家銓磨箭十年笑看人生

【體路專訪】旁觀者看射箭,來來去去也是張弓搭箭,射手一字排開放矢,嗖嗖嗖嗖,箭袋矢盡又是一輪;然而在當局者眼中,體能、技術環環緊扣,心態尤為重要,一次失手差之毫釐,隨時又會引發心理雪崩,東京殘奧港隊射箭代表危家銓說關鍵時刻切忌沉溺於得失之中,「呢一箭射得低分都唔好理佢,因為箭出咗去我都補救唔到。」忘記背後,繼續面對,射箭如是,做人如是。24年前危家銓被推落港鐵路軌,結果被列車輾斷右腳,但他大難不死浴火重生,24年後以一箭又一箭,編織出精彩人生。 

【劍擊・專訪】離開又回來 超齡新秀崔浩然劍指巴黎

【體路專訪】當張家朗在東京奧運勇奪男子花劍個人賽冠軍,並與隊友蔡俊彥、張小倫及吳諾弘出戰團體賽之時,崔浩然卻是留下來的人—只能在香港隔著電視螢光幕支持隊友。這當然不是因為28歲的他未夠資歷踏上奧運舞台,只是這位2018年急流湧退的3面亞運會獎牌得主在2021年4月才復出,確要花時間追回近兩年半的空窗期。現在,這位香港花劍隊的超齡「新秀」已經蓄勢待發,預備再一次在國際劍壇大放異彩。

【港足・專訪】異軍突起的新門神 伍瑋謙抹走好壞迎接未來

【體路專訪】2021年即將過去,打開港超聯的積分榜,穩坐榜首的不是傑志、東方龍獅,也不是近年愈見進步的理文。冠忠南區以4戰全勝的成績成為年終冠軍, 更只曾在對香港U23一仗失球。為南區把守最後一關的一如既往是「謙」字輩,但今季成為防線最後一人的並非謝德謙,而是年僅19歲的伍瑋謙。由散班的愉園來投,首戰僅20秒就失波,到現時站穩正選,「做龍門就要有金魚記憶,不能被一球靚波或失波影響。」

【劍擊・專訪】The Great Gregory 男花鬍鬚教練的神奇力量

【體路 X Junior】以《The Great Gregory》作為標題,其實不是要「吹奏」今次訪問的主角、香港花劍隊教練Gregory Koenig。只因為拍了封面照後想起,他的名字與這梗圖出處的電影主角Jay Gatsby姓氏有幾分相似,倒不如再借電影名稱一用。當然,Greg的確也是great。上任3年多,男花港隊已躋身世界強隊之列、出產奧運個人賽金牌,究竟他是否在鬍鬚內收藏著甚麼秘密?

【跳遠・專訪】我的離開也是愛 跳遠教練Animo移英前最後專訪

【體路專訪】這是一個有關跳遠的故事。但這一跳不單是6米31或8米12,今次一跳就由香港跳到9,600多公里外的英國。個子不高但聲線嘹亮,不論學界賽、測試賽、錦標賽、亞運會的看台上也看到、聽到她的存在。陳慧賢(Animo)帶著4個跳遠港隊代表,戰過大小賽事,破盡學界和香港紀錄,卻突然放下一切,與同為田徑教練的丈夫陳沛定居英國。其實,這也是一個有關移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