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遲來的春天!傅家俊沒有句號的桌球人生……

【體路專訪】孔子謂:「男人四十而不惑。」即將踏入不惑之年的傅家俊(Marco),人生一半時間奉獻桌球,當然早已堅定目標不再迷惑。來到第二十個職業球季,Marco在這個桌球生涯的分號,想想過去、想想家庭,他想為生涯寫上的不是句號,而是省略號。 

曹星如論十年蜕變:以前連第一步也不敢踏出去!

【體路專訪】常説勤奮的男人最具魅力,三十而立的男人更滲透著一種成熟味。他,後悔自己大器晚成,於是加倍努力與時間競賽,以雙手打出21連勝,作為努力的回報,被冠以「神奇小子」、「港產拳王」稱號。踏入「三字頭」之際,曹星如(Rex)回首過去,今日的他成為了十年前所期盼的自己嗎?

伍家朗:留住紅館最美好感覺,走下去

【體路專訪】紅館除了是歌手的舞台,上月那一夜,也成了香港羽毛球代表伍家朗的成名地。伍家朗在香港公開羽毛球超級賽中成了「林丹殺手」,也刷新了香港男單球手的歷史佳績,熱情過後,回歸現實,這位年僅21歲的小將只盼留著那夢幻之旅的感覺,吸一口氣,再努力為奧運夢前進。

歐鎧淳:我的游泳下半場

【體路專訪】雙子座,常會有一些突發奇想的點子,有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個性。一年前那天,歐鎧淳在踏上全職運動員之路與現實之間掙扎,「實習期」過去,Stephanie獲得世大銀牌、仁川亞運三面銅牌,及被冠以「女神」稱號。全職下半場,歐鎧淳希望找到屬於自己的游泳模式,向里約奧運會的A標邁進。

吳安儀:餓了,才有動力進步!

【體路專訊】對運動員而言,世界冠軍絕對是夢寐以求的榮譽。今年是吳安儀的豐收年,自四月首奪女子職業世界賽「WLBSA世界女子桌球棉鏢賽」個人冠軍,今月11日再度於「世界6個紅球錦標賽」封后。然而,站在世界頂峰的安儀,字典裡未有「滿足」二字,她要繼續挑戰頂級男子桌球手,她要打破女孩子不能打桌球的框框,以行動證明「我是一個時刻保持飢餓感的桌球手」。餓,才有動力更進一步,Stay Hungry!

鄭國輝歷盡風浪擔起港隊教練重任

【體路專訪】在海上經歷過無盡的風浪起跌,終在運動員生涯的第十四個年頭,換來一面有血有汗的亞運金牌,登上人生的小高峰。正當這面亞運金牌的主人鄭國輝打算為下屆亞運會繼續拚搏之時,滑浪風帆隊總教練艾培里突然宣佈退休,作為隊中大師兄鄭國輝亦煞停了他的運動員計劃,改而投身教練行列,短短四個月的兼職教練生活,已教他感到教練工作不易做,但他樂於接受這份新挑戰,還給自己定下五至十年的教練發展大計。

歐鎮銘 歐詠芝:一起走來的壁球冠軍路

【體路專訪】「只要她需要我,我就會在這裡!」剛奪得亞洲冠軍的香港壁球代表歐鎮銘,笑笑向身旁的姊姊歐詠芝說。兩年內Leo與家姐歐詠芝(Annie)雙雙於亞錦賽奪冠,一門兩傑,在本地體壇不常見,二人在壁球場上奮戰15年,靠的除了努力,還有就是這份足以捱過低潮的姊弟情深作精神支柱。

勞証顯年底退役延續未完的鐵人生涯

【體路專訪】「Come with nothing, Leave with nothing.」十年前還是那個患過度活躍的傢伙,一轉眼,香港首席三項鐵人代表勞証顯(Ivan)已計劃於今年底結束其「鐵人」運動員生涯。選擇於高峰退役,Ivan直言他做到了一個90分的運動員,希望可於新的方向延續他的「鐵人生活」。

吳翹充不一樣的童年 體操館是我的遊樂場

【體路專訪】回想童年的日子總是無憂無慮,我們都或曾擁有過堆積如山的玩具,家裡、學校、公園是我們的遊樂場,但對23歲的香港體操代表吳翹充來說,4歲開始接觸體操,體操館是他兒時流連時間最長的地方,吊環、單槓、鞍馬、彈網、體操墊就是陪伴著他成長的「玩具」,體操館才是他的「遊樂場」。

抗癌戰士胡兆康 無怨揹起港隊重擔14年

【體路專訪】「被推入手術室前一刻,覺得好寒、好害怕,因為唔知道之後會發生咩事。」胡兆康,在香港保齡球界被冠以「保齡神童」14年,成名早,但其保齡之路一直以來亦非一帆風順,去年苦等12年始奪首面亞運會個人獎牌,但原來苦盡甘來背後,「康仔」去年亞運前發現患上癌症,獨自承受化療及備戰亞運的壓力,直到今天從癌魔手上走出來,才一如以往,笑笑口向外界說:「我沒事!」

女欖熱血隊長陳朗詩 抱球衝過界限向理想達陣

【體路專訪】球場依舊很大,但七人欖球一隊就只得七人站在場上,迎著對方如狼似虎的攻勢。陳朗詩(Royce)站在場中心,一站就過了七個年頭的香港隊隊長生涯。她沒有介意年齡給她的標籤,36歲的她還是如24歲那年一樣,拾起橄欖球就向前衝。隊友說她是一位戰士,她形容自己只是一個很愛欖球的普通人,任由欖球改寫她人生的反叛人。 認識陳朗詩,是在每次比賽後那道採訪區走廊,每次Royce總板著臉一面認真的作答。隊友說她場上場外兩種人,場上的認真會令隊友凝聚起來,跟著她的節拍一直奮力至完場雞聲響起。 「我不喜歡留下後悔的感覺,常希望將自己喜歡的事情變成職業,只是欖球這興趣,遲了一點發現。」Royce 24歲才開始接觸欖球,在欖球前的上半生,一直在酒吧、香煙之間浮沉。「有段時間每天游手好閒,在中五畢業後,經常食煙、飲酒、玩飛標,自己出生在小康之家,根本什麼都不用去擔心,第一份工作都是因家中財政出現問題,有日發現無錢可用,就去了酒吧當調酒員。」  「我承諾自己好得返,我一定戒煙!」 晚九朝五的生活與今天朝九晚五的全職運動員生活起了落差,老套講句,就是因為欖球的出現改變她的人生。「以前做任何事都想全力去做好,甚至當時玩飛標都曾拿過全港第2名。」陳朗詩的名字曾在飛標運動上寫在排名榜,今天這三個字,自2009年東亞運動會起,在香港女子欖球隊隊長一欄填了足足七年。 「有年我昔日的老闆覺得我們年輕人不應只留在酒吧浪費生命,就著我們去學一樣冷門運動,當減減肥。」當年20多歲,重150多磅,第一天接觸欖球,跑球場不夠200米,Royce就氣力不繼:「好記得那時我扮縛鞋帶,但當然被人識穿,當時真的很不忿氣,點解別人做得到,自己就每樣都跟唔上,所以的起心肝想操弗。」在機緣巧合下,Royce由調酒員轉任文職,由煙酒生活重返朝九晚五,由每天只見家人一面,直到家人無條件支持這位港隊隊長。 24歲始接觸欖球,一年後便入選香港15人欖球隊,31歲那年擔任起港隊隊長,縱然陳朗詩起步遲,但若非天份,豈能在欖球場上一步登天?「我覺得自己如早點打欖球我會更加勁,亦因為一來自己又遲起步,本身自己之前又食煙又飲酒,所以我覺得自己係要比其他人再努力一點。」當欖球員初期,Royce仍有吸煙習慣,但一次傷患下,「我承諾自己好得返,我一定戒煙!」 在隊友間提起Royce,「努力、好努力」是對她最慣常的形容詞,即使走到36歲,在港隊中年紀最長的一位球員,她還是每次練習都要求自己提早到場,決心成了她今日成就的主因:「我希望自己有能力做到的我都想做多點,練波可以的話都提早到場,做得唔好的地方就再做多一點,可能自己未必可以好似別人咁好,但起碼自己有嘗試過。年齡對可能是別人對我的標籤,但我知道自己還是很享受在場上進步及打球就足夠。」  「無論如何希望年輕隊友記著這遺憾,4年後把這面亞運獎牌帶回香港。」 「能力愈大,責任愈大。」是Royce的座右銘,在港隊12年間,見著隊內華將湧現,家人由反對欖球令她周身損傷,直至主動在網上學習欖球規例與親戚分享,再看見學生以港隊代表為偶像,由冷門運動搖身一變成精英項目,欖球十多年間的發展,是每位港將奮力「Tackle」回來的成果。去年Royce率領港隊首次以香港體育學院精英項目身分出戰仁川亞運會,但如2010年廣州亞運一役一樣,與獎牌擦身而過,僅奪第四名。當年廣州亞運季軍戰上,港隊因球證判罰痛失射追加球反勝的機會,最終加時不敵泰國,獎牌在手中溜走。 兩屆亞運都令Royce欖球生涯留憾,「我的夢想是可以有天拿到亞運獎牌,仁川亞運最後一天賽事前一晚,我們與隊友圍起來分享當年亞運感受,我才發現自己未放底,今次再次無法奪得獎牌,我覺得對不起4年前的隊友,因為她們已大部份無法再戰亞運,也對不起新的隊友,要她們感受到這份痛。」「鐵血隊長」也有軟弱一面,提起亞運這遺憾,淚水湧在眼眶,但她如舊自我振作:「無論如何希望年輕隊友記著這遺憾,4年後把這面亞運獎牌帶回香港。」 奧斯卡頒獎禮上,憑《解碼遊戲》奪得最佳改編劇本的Graham Moore以「Stay weird. St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