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心理學淺談(42):運動員如何實踐自我覺察?

【體路專欄】在很多關於運動如何影響自我(Self)或内在自我心理狀態 (inner self) 的研究中,大部分都集中於研究或陳述運動員在訓練或比賽的時候如何達到心流(Flow)的狀態,或者正念(mindfulness)如何減低運動員的心理壓力。

運動心理學淺談(41):對付壓力的三個錦囊

【體路專欄】在生命與運動的經歷,「壓力」是最常見的課題:壓力又常常背負著負面的惡名。但試想一想,我們又是否可以活在一個沒有壓力的世界呢?

運動心理學淺談(40):調節「喚醒」水平有助提升運動表現

【體路專欄】我們不難察覺,在運動場上,有些運動員顯得雀躍萬分,戰意高昂,有些運動員卻顯得沒精打采,士無鬥志;另一方面,有些運動員卻是興奮過度,以致表現「失常」。其實,這些都是與運動員的「喚醒」水平(arousal level)有關。

運動心理學淺談(39):難忘的2020、運動心理在香港的發展

【體路專欄】2020 相信對香港以至全世界都是十分特別的一年。大家都在為生活,為生命承受著不同程度的壓力及挑戰。香港及世界體壇亦正面對前所未有的大環境。本來預計今年的回顧該寫到東京奧運的戰況及故事,但繼眾多比賽的押後或取消,奧運也竟然前所未有地延後一年。

運動心理學淺談(38):好玩 = 不認真?

【體路專欄】運動帶來的益處多不勝數,但根據美國近年的全國青少年體育理事會統計,全國雖然有超過6,000萬18歲或以下小朋友參與有組織運動(organized physical activity),每年卻會有超過30% 小朋友退出,而青少年時期退出的人數更多達70%。 

運動心理學淺談(37):運動員會擔憂自己的體態嗎?

【體路專欄】新冠肺炎疫情下,連月來很多人都選擇居家避疫,留在家裡的時間前所未有地增加了,疫症無疑為我們帶來了很多壓力和擔憂,而每個人處理壓力的方式都不一樣。外出次數減少、在家辦公久坐不動、運動量下降、焦慮心理下也會令人更想吃喝等等,種種因素都導致了不少人的體重攀升。

運動心理學淺談(36):「泡泡生活」與精神挑戰

【體路專欄】新冠疫情在全世界流行,對人們的生活造成巨大影響,競技體育首當其衝。在經歷了漫長的停擺期後,歐洲各大足球職業聯賽採用閉門作賽的方式恢復了比賽。另外有很多職業體育項目開始採用泡泡環境(Bubble)重啟競賽,比如NBA季後賽,全部參賽隊伍集中在美國奧蘭多迪士尼園區進行泡泡式的封閉比賽。

運動心理學淺談(35):運動有助改善自閉症兒童的情緒

【體路專欄】自閉症譜系障礙(ASD)是一種神經發育障礙,在兒童早期就很明顯,並且患病率不斷上升。據報導,香港最新的ASD患病率是1.5%(香港自閉症聯盟,2019),而且這比率預計會提高。患有自閉症的兒童表現出持續的社交溝通和社交障礙,以及受限和重複的行為、興趣或活動(美國精神病學協會,2016)。除了這些核心症狀外,還經常出現情緒和行為上的困難,

運動心理學淺談(34):「非常心」與「平常心」的理解與切換

【體路專欄】非常心驅動運動員為目標奮鬥,例如「追求功名,成就自我」或者「為國爭光,報效集體」,它會讓人激情投入,追求高效。但它因動機強烈,容易引發高焦慮,從而導致行為表現不佳;平常心是讓運動員在運動生涯過程中心態平和從容,例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或者「一念放下,萬般自在」,這種處世態度因為行為內控穩定,反而有可能最大程度挖掘潛能。

運動心理學淺談(33):與「疫」同在-帶著問題去發展

【體路專欄】2020年開始得如此「疫」想不到,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型肺炎打亂了人們原本習慣的生活與時空。時過半年,疫情雖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得以控制,但其似乎還遠未過去,昔日大家所熟悉和適應的一切也依然未能完全復返。尤其對於一眾運動員而言,原定的比賽被取消、計畫好的訓練被打亂、預定的行程亦擱淺,仿佛一切都陷入了一種不可預期、前所未有的陌生之中……

運動心理學淺談(32):球證的壓力

【體路專欄】一場比賽的質素很視乎於運動員的賽前準備功夫、比賽狀態,及各種心理和生理因素,他們還需配合教練的專業判斷、策略及安排等,才有機會令球員發揮應有的水準。

運動心理學淺談(31):運動員, 你們知道自我憐憫 (Self-compassion)的重要性嗎?

【體路專欄】在之前刊登的運動心理學淺談(16)中提到荷蘭的一項調查中(Gouttebarge等,2017,總樣本485人),現役的各運動項目男女精英運動員,有焦慮/抑鬱症狀的占44.7%,睡眠紊亂22.3%,憂慮/煩惱26.6%等等的症狀。雖然這是歐洲的研究,香港本地的相關研究還是缺乏,但是可以相信的是香港運動員也同樣面對著類似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