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陳偉豪結束職業生涯 棄選立法會「因不夠時間準備」

  【體路專訊】香港足球代表隊前隊長陳偉豪正式宣布「掛靴」,結束21年職業生涯。陳偉豪昨晚(14日)在其好友兼前足總董事梁芷珊的訪問中透露,來季不會征戰港超聯,意味會結束職業球員生涯,又談及未有出選立法會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緣於沒有足夠時間準備,「擔心幫不到忙之餘,變成一個負擔」。

【港足】邵家臻批「負負碌碌」仍獲撥款 民政局:足總未達標的問題也不大

【體路專訊】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今日(13日)討論足總提出的「展望2025策略計劃」,多名立法會議員均再次向民政事務局及足總表達質疑。社福界議員邵家臻批評當局即使足總表現「負負碌碌」及「牛頭唔搭馬咀」下仍然繼續批出撥款,公民黨的陳淑莊亦質疑足總多年來仍未能改善網站設計。民政事務局局長徐英偉指,足總在多項表現目標及指標均達標,「未達標的那些問題也不是很大」,強調當局會繼續監察。

【港超聯】傑志推尖子計劃配合「香港2034」: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體路專訊】港超聯球會傑志今日(10日)宣布成立「傑志尖子計劃」,為青少年球員提供的系統性足球及體能訓練計劃,配合足總提出的「香港2034」,培養更多球員成為2034年香港隊的主力,爭取晉身世界盃決賽週。

【亞協盃】新賽期公布 傑志10月中立場密集式戰分組賽

【體路專訊】亞洲足協今日(9日)公布亞冠盃、亞協盃及世界盃亞洲盃外圍賽的最新賽期,當中傑志將在10月20日起的兩星期內於中立場出戰6場亞協盃分組賽。

【港足】民政局批每季2000萬撥款 要求足總9月中回應審計報告

【體路專訊】民政事務局今日(7日)向立法會提交文件,除了披露足總新一份五年策略計劃的細節外,亦確認將向足總預留每季近2000萬元的有時限撥款,但有關足總職位的撥款減少近300萬元,同時要求足總每半年向當局提交報告。另外,民政局亦要求足總在9月15日前提交跟進審計報告的行動計劃,否則將會停止撥款。

【港足】足總新五年策略細節曝光 擬增設超級青年聯賽

【體路專訊】民政事務局今日(7日)向立法會提交文件,披露足總新一份五年策略計劃的細節,當中包括成立香港超級青年聯賽、建議由2023年起將港超聯轉為年度制、鼓勵引入少量「超級外援」及每年在香港舉辦一項國際足球賽等。

【港足・專訪】梁振邦的足球場 戰友退了我還在跑

【體路專訪】小時候看漫畫,只是著重故事人物的招式如何厲害,或是作者的畫功如何了得;長大後才發現,漫畫內的那份熱血、那個夢想才是更能感染我們的原素。作為漫畫迷的港足中場梁振邦,雖然未至於如足球漫畫的主角般懂十八般武藝,但也為香港足壇寫下一幕幕的歷史。面對戰友逐個退下火線,踏入生涯尾聲的他仍然未肯放棄,因為堅持跑動,在球場上才有機會。

【港足】望U23與大港腳戰術一致 麥柏倫憾大隊6月未能集訓

【體路專訊】香港U23足球代表隊今日(19日)在將軍澳足球訓練中心(FTC)舉行「限聚令」放寬後首場操練,途中首次上演分隊對抗賽。主教練麥柏倫指一班小將是港隊的未來新血,希望能與大港腳的訓練和戰術保持一致,並對大港腳因保險問題未能集訓感失望。兩名首度進入U23港隊的小將梁祐維及畢頓均指有信心在球隊找到一席位,後者更對在港生活20年後終獲資格感興奮。

【港足・專訪】沉澱518天 余煒廉・茹子楠・林樂勤的省港盃後傳

【體路專訪】518日前的2019年1月9日晚上,香港大球場觀眾席上的球迷沉醉於勝利的喜悅之中,場上的球員亦為自己的將來而歡呼。17個月後,當日在陣的23人有人已成常規「大港腳」、有人外流歐洲聯賽,亦有人仍然苦苦掙扎,為上陣機會而努力。林樂勤、茹子楠和余煒廉在這70多個星期中各有經歷,回望過去,「黃金一代」的其中3道餘暉又如何預備疫情過後的生活?

【港足】史上最多入球「港腳」 陳肇麒結束18年職業生涯

【體路專訊】以37球成為港足史上入球最多代表的陳肇麒在《明報》專訪中,宣布結束18年職業生涯,並轉戰餐飲及卡拉OK行業。他在訪問中坦言,即使因原效力的香港飛馬不續戰今季而令最後一季無疾而終,但生涯仍然無憾,並希望是港足一個新時代的開始。

【世盃外】亞洲足協公布新賽期 港足相隔10個月再上陣

【體路專訊】亞洲足協今日(5日)公布,原定3月及6月舉行的2022世界盃暨亞洲盃外圍賽第二圈賽事的新賽期,港足會在10月8日及13日,以及11月17日出戰最後3場比賽,是繼去年底的東亞足球錦標賽第一次出戰國際賽。

【國歌法】三讀通過將成新法例 大律師料某程度減球迷噓國歌

【體路專訊】立法會今日(4日)三讀通過《國歌條例草案》,並在下周五(12日)刊憲後正式生效。政府在這條法例草案的立法理據中提及,違反法例的個案可能涉及在足球比賽中噓國歌的「身份不明確的肇事者」,換言之當局立法的原意亦包括針對球迷噓國歌的行為。然而,若球迷在球賽前奏國歌時採取不同方式表達訴求,又是否一定會墮進法網?《體路》找來大律師黃宇逸及法政匯思成員、同為大律師的黃海榕就各種情況,根據草案內容稍作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