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心理學淺談(41):對付壓力的三個錦囊

【體路專欄】在生命與運動的經歷,「壓力」是最常見的課題:壓力又常常背負著負面的惡名。但試想一想,我們又是否可以活在一個沒有壓力的世界呢?

【東京奧運】面對未知的備戰 運動心理學家盧綽蘅解構運動員壓力

【體路專訪】距離東京奧運還有5個月,但如期、減人、閉門還是取消的消息依然滿天亂飛。縱使國際奧委會(IOC)早前推出一系列防疫措施手冊,7月23日的奧運似乎如箭在弦,但運動員仍然要在眾多未知中備戰,心理壓力之大旁人未必能深切體會。《體路》請來運動心理學家盧綽蘅(Karen),與大家談談這班已取得奧運資格,或正爭逐入場券的港將所面對的無形難題。

運動心理學淺談(40):調節「喚醒」水平有助提升運動表現

【體路專欄】我們不難察覺,在運動場上,有些運動員顯得雀躍萬分,戰意高昂,有些運動員卻顯得沒精打采,士無鬥志;另一方面,有些運動員卻是興奮過度,以致表現「失常」。其實,這些都是與運動員的「喚醒」水平(arousal level)有關。

運動心理學淺談(39):難忘的2020、運動心理在香港的發展

【體路專欄】2020 相信對香港以至全世界都是十分特別的一年。大家都在為生活,為生命承受著不同程度的壓力及挑戰。香港及世界體壇亦正面對前所未有的大環境。本來預計今年的回顧該寫到東京奧運的戰況及故事,但繼眾多比賽的押後或取消,奧運也竟然前所未有地延後一年。

運動心理學淺談(38):好玩 = 不認真?

【體路專欄】運動帶來的益處多不勝數,但根據美國近年的全國青少年體育理事會統計,全國雖然有超過6,000萬18歲或以下小朋友參與有組織運動(organized physical activity),每年卻會有超過30% 小朋友退出,而青少年時期退出的人數更多達70%。 

運動心理學淺談(37):運動員會擔憂自己的體態嗎?

【體路專欄】新冠肺炎疫情下,連月來很多人都選擇居家避疫,留在家裡的時間前所未有地增加了,疫症無疑為我們帶來了很多壓力和擔憂,而每個人處理壓力的方式都不一樣。外出次數減少、在家辦公久坐不動、運動量下降、焦慮心理下也會令人更想吃喝等等,種種因素都導致了不少人的體重攀升。

【體路直播】飛越啟德 x 體路《隔離有節目》第五集

【#體路直播】出少咗街覺得心情好鬱悶? Kai Tak Sports Initiative 飛越啟德 x 體路《隔離有節目》今集會講疫情反覆,運動場所又開又關,戴口罩做運動覺得焗,唔戴又好擔心,咁點算好?一齊入嚟傾吓計丫!

運動心理學淺談(34):「非常心」與「平常心」的理解與切換

【體路專欄】非常心驅動運動員為目標奮鬥,例如「追求功名,成就自我」或者「為國爭光,報效集體」,它會讓人激情投入,追求高效。但它因動機強烈,容易引發高焦慮,從而導致行為表現不佳;平常心是讓運動員在運動生涯過程中心態平和從容,例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或者「一念放下,萬般自在」,這種處世態度因為行為內控穩定,反而有可能最大程度挖掘潛能。

運動心理學淺談(30):運動抗疫、運動員抗疫-心理篇

【體路專欄】近月的疫情對全世界帶來嚴重影響,奧運亦因此而首度延期,運動員及教練們正面對著不同程度的身心挑戰。有本地運動員早前確診,執筆之時,他們還在醫院中,再想到曾與確診運動員一同訓練的隊友、朋友及家人,有些接受了政府或自我的隔離安排,他們所經歷的困難,難以言喻。

運動心理學淺談(28):殘疾運動心理研究的變化

【體路專欄】上月,筆者因工作安排,跟隨輪椅劍擊隊,出戰其中一站世界杯。這是我第一次跟該隊合作,亦是第一次臨場支援殘疾運動員,對我是一次新嘗試及學習。雖然工作上接觸劍撃運動多年,但輪椅劍撃著實有其獨特之處。對運動員心理的要求,亦有所不同。比賽過程尚算順利,教練及運動員的提點及配合,亦加速我對該項目的了解。

運動心理學淺談(26):表像訓練 – 幻想亦有助夢想成真

【體路專欄】表像訓練(imagery)是心理訓練的其中一個重要手段,根據Richardson(1967),表像訓練是指在「沒有」實際肌肉活動的情況下,在腦海中「重演」一些感受過的動作和形像。他還就此舉了一個例子:「當一個哥爾夫球手,閉上眼睛,坐在椅子上去想像擊球的動作時,就是正在進行表像訓練了」。

運動心理學淺談(25):選擇適當的體力活動來減少自閉症兒童的刻板行為

【體路專欄】根據2016年世界衛生組織數字顯示,自閉症譜系障礙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簡稱ASD) 是一種兒童早期表現出來的神經發育障礙,近年來發病率迅速上升。據香港特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2012年的報導,在香港患有ASD的兒童患病率為14.6%,這趨勢預計將繼續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