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而上 衝上頂峰 關關難過關關過

【專欄投稿】帶隊10年,大大小小的排球賽事都參與過,聯賽、馬拉松、區賽、學界、大專、工商盃、港運會、全國賽、亞洲賽等等…….,在成年人的隊伍中,每年聯賽是最艱巨的賽事,而在青少年的區域中。全年最難打的一個學界賽事,我相信一定係全港學界精英賽。在自己的教練生涯中有幸8次穿梭這個至高無上的賽事當中,雖然曾帶領過聖傑靈奪過一次殿軍及一次季軍的成績,但覺得呢一個已經係我人生中最高峰的學界成就,莫講話決賽,就連四強之列都已經無再去諗過,至於冠軍……發白日夢既時候就有試過諗。但……今年,我竟然可以帶領到另一班小妹妹奪得呢個學界至高榮譽既冠軍,到而家我仲未敢相信我真係可以做得到。 3年前因一個機緣巧合半推半就的機會之下,經好拍檔(阿清)介紹我接觸迦密聖道中學女排負責老師(Miss楊),協助幫佢女排既訓練,還記得第一次同班學生在學校英語室見面時,問佢地想要打開心歡樂的興趣班?還是要想要取得某一些成績?佢地不約而同地講出兩個答案:1. 想攞大北冠軍;2. 想試吓打精英賽。當時我細心看看佢地個人身體素質後……..,我只是輕輕地笑著講一聲好呀,咁你地會好辛苦喎,同埋練習出勤要好足先得,而且除咗一星期兩日練習之外,仲要額外加操體能。呢個時候,我諗佢地應該無諗過原來要衝兩個目標係要付出咁多時間。 第一年在練習期間,起初總會有人話因為中六要補課嚟唔到練,又會話身體唔舒服而嚟唔到,連體能練習都只得幾個出席,所以該年的甲組賽事八強出局,乙組四強賽事再次敗於宿敵之下,最終只能奪一面銅牌。 經過一年的洗禮之後,大家終於明白到不能見到曙光才努力,應該要努力去搵曙光。第二年的練習,大家變得非常積極,雖然有人會捱唔住而退隊,但留低既都硬著頭皮地一步一步咁向上爬。結果,甲組衝金成功,奪得失落多年的大北冠軍,同時亦攞到精英賽入場券,但可惜精英賽16強在領先之下因心急而反勝為敗,錯失一次難得八強機會,而乙組更因為懶散的練習導致八強出局。不過,雖然一連兩個重擊直接打落她們身上,但她們並沒有放棄到,相反越跌得痛,越懂得醒覺。 於是由暑期7月開始,除咗要跟家人回鄉探親之外,佢地連旅行都唔去,差不多日日都在排球場中渡過,這些練習要求全出於佢地自發性,就連去台北集訓都係佢地一手一腳去搵機票、住宿及交通安排,我只係搵隊伍同佢地打,係台北五日四夜,足足打咗32局高強度友誼賽,其實呢個集訓佢地的確提升咗好多,但我唔想佢地自滿,所以一有咩做得唔太好,我總會諸多挑剔,我知道佢地好難受,但我更知道我絕對唔可以手軟,一念天堂就會一念地獄,去到最後一日佢地都打到喊,點解好似做極都做唔好咁,見到佢地咁,自己都忍唔住眼濕濕,唯有走出體育館望吓花草樹木,深呼吸一下後,回頭再對佢地嫌三嫌四。 終於踏入9月,學界終於來臨,但學界分組上我們只需要打一場就直入16強,其實咁樣佢地會好缺乏比賽經驗,但幸好佢地能夠殺入最後決賽,再向宿敵挑戰。最終突破宿命,戰勝宿敵並成功衛冕大北冠軍。而下一步就是備戰精英賽,但經過抽籤後,我地被抽中死亡之線,24強就要對筲官(筲箕灣官立中學),如果入到16強就要對荃官(荃灣官立中學),再衝到上八強既話就要對港九D1皇者鄭裕彤(順德聯誼總會鄭裕彤中學),如果又好好彩轆到入四強就要對衛冕冠軍的英華(英華女學校),條線簡直靚到一個點。但都無辦法啦,既然抽籤我地控制唔到,我地不如做d我地可以控制到既野吧!!積極練習及約友賽,正當準備好部署之際,突然收到學體會一個極度撲索迷離既重新將新界區抽籤的通知,而且係已經唔知幾時重抽的決定,結果新既抽籤條線更加嚴峻,地獄17層跳落18層,24強對沙排D1冠軍鄧肇堅(聖公會鄧肇堅中學),16強就要對衛冕英華,去到呢度已經唔諗之後d野啦,當時佢地問我點算,我只可以答佢地諗咁多都無用,死唔去既話先再一日一日咁諗啦,場場都當自己打大佬,過得一關得一關,隨遇而安,逆流而上吧!! 結果24強在有驚無險下險勝鄧肇堅,多謝輝sir及Andy sir的祝賀,但大家都知道面對英華都只得一個答案……。 16強對英華係我最唔想對既球隊,唔係因為要對衛冕隊伍,而係識英雄重英雄(細好),兩隊都值得再走多步才相遇,最終我地能晉身八強,賽後細好更祝福我地要嘗試再走遠d,俾多d人知道大北球隊都可以係爭標份子,唔好浪費咗呢場勝仗。 嚟到八強,又要面對元朗冠軍白約翰(聖公會白約翰會督中學),比賽初段差d俾佢地發球衝散,幸好佢地頂得住,死頂都頂得返上嚟,但就消耗咗好多體力,賽後好感謝家欣讚佢地進步神速,越打越有球味。 衝過八強目標,終於可以奪得一面獎牌,但係咩顏色?先要過到港九D1冠軍皇者鄭裕彤呢關先知。賽前同恩師小良sir傾計想減吓壓,佢問我會點部署及有咩目標,我二話不說就話想試吓走入決賽,但佢即刻當頭棒喝叫我千萬唔可以咁諗,佢話連我呢個身經百戰既教練都想入決賽,你臨場指揮及佈陣一定會受影響,而且班球員既壓力會比我更大,還有連日來「黑馬」的報導,一關又一關咁過,由下風變成上風,身邊所有人都會叫你地殺埋入決賽,其實球員既壓力只會越來越大。呢個時候係要用盤冷水淋醒自己,決賽夢可以發,但唔可以恨,唔可以渴望,做返一隻低著頭死衝的「黑馬」,諗諗最初打第一場你地係想點?想要d咩?初衷係乜?點樣憑熱血逆流而上?仲記唔記得係亞少比賽時點樣失落八強後衝返個第9名返嚟?原來去到呢個時候我都會迷失,幸好有呢座燈塔(佢有1米83高)帶我走返出嚟。 結果,一班鐵血戰士將士用命,決勝局按部署下打出扣人心弦精彩的一局,尤其是帶傷紮住打既心怡,第三局兩記攔網及一記快攻,用意志力忘記傷痛。最終以 2:1 獲勝,但呢場勝仗並唔係我一個人帶佢地打,我背後多咗一名軍師相助,如果無呢個燈塔,我相信一定會跌至粉身碎骨。賽後感謝紹璣sir對一班球員的祝賀,以及讚揚佢地打不死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