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ior編者的話】學界 是一輩子的事

【體路 X Junior】過去多月,香港社會風雨飄搖,部分學界賽事亦因此延期及取消,一眾學生曾於街上組成人鏈,表達了對學界賽事的需求。當刻看到一張「教練,我想比賽」的海報,這出自經典漫畫「男兒當入樽」中,三井壽向安西教練說:「教練,我想打籃球」的名言時,那一刻感動得令人回想昔日學界對我們的重大意義。

【Junior.編者的話】10頁全版報道代表什麼?

【體路 X Junior】上月筆者前赴日本,除了採訪一系列東京奧運場館工程進度外,亦體驗了日本這體育大國舉辦的欖球世界盃氣氛。雖然今次無緣撲到門票入場感受,但場外的盛事氣氛,實在是在香港難以感受。

【Junior.編者的話】又愛又恨歐鎧淳?

【體路 X Junior】網上尋找「歐鎧淳」的名字,討論區出現的評論早是「好壞參半」,對於伴著這位剛奪奧運A標的港將成長的記者們,一直擔心場外的評價及生活,會否為她的游泳事業帶來影響,不過正如當年16歲已首戰奧運的她一樣,初心不變,在一眾負面聲音下,她以實力證明自己,游出生涯首個奧運A標準時間,以四度出戰奧運的成就,釋除一切對自己的質疑。

【Junior.編者的話】願你們平安回來

【體路 X Junior】既是朋友,又像家人。你離開那天早上,我如常的回到公司工作,突然手機傳來一則訊息,我反覆問了對方多次消息是否屬實。我搖著滑鼠在網上尋找美國的新聞,得不出結論。打通幾個電話,每人都答著相同的答案。工作驅使下我得繼續報導新聞,同一方面,同事在旁忙著打電話求證,忘記過了幾多個小時,雙手還是一直打著鍵盤,一邊的震。當天新聞傳來是炎熱天氣預告,我的身體卻一直感覺寒冷。

【JUNIOR・編者的話】垃圾鑄獎牌

【體路 X Junior】2016年里約奧運會彷彿剛過去不久,但轉轉眼,2020年東京奧運周期即將展開,除了香港運動員準備爭取為期一年的奧運積分外,香港體育記者也開始為東奧的報導努力計劃。

【JUNIOR編者的話】我們眼中的灣仔運動場

【體路 X Junior】學界田徑賽事已陸續展開,灣仔運動場未來何去何從還是不得而知,但這載著滿滿每位香港田徑人紀錄及回憶的地方面臨或被清拆,到底運動是否真的這樣沒有價值? 每次與內地的朋友聊天,他們都說香港人生活壓力大,由昔日他們口中「香港是個好地方」,慢慢的變了「不適合居住」。我總說:「沒辦法呀,租金太貴,香港小店都逐漸消失了,不要說買房子,就連我們最值得保留的香港特色都逐漸失去,跑到網上了。」 灣仔運動場對每位跑手、甚至只是如筆者一樣,僅在學界時代有機會在場上留下幾條腳毛的學生來說,都滿載著回憶。記得當時每年為了準備學界D3的4×400米接力跑,我們每天加緊練習,除因為要跑出好成績,也替自己將在這神聖、坐滿對手及啦啦隊的場地上比賽緊張好幾天。由上跑道時緊張得氣喘,到跑畢終點後,不論輸贏,都為 自己能於這夾在紅隧口及滿滿觀眾席之間的特色賽場完成賽事感驕傲。 跑過幾年學界比賽,長大了當上體育記者,還在這場地報導過大小學界及田徑比賽好幾十次。每年學界揹著器材,從灣仔地鐵站、一直沿著天橋走到灣仔場,沿途都是學生運動員,那氣氛早從地鐵站蔓延。對香港運動員來說呢?這個1979年開始使用的場地,多年來為香港孕育不少世界級選手,有跑上過奧運舞台的代表、每年8,000名在 此訓練的基層及中職運動員,甚至在這不用與足球比賽共用的草皮上訓練擲項的運動員,對他們來說,暫時沒有可以代替灣仔運動場這38年光輝的地方。 幾經辛苦才「養育」了一個香港特色的地方,又是經濟發展犧牲體育的話,我們這代人要等多少年才再見到「香港的主場」? *如果你也有關於「我們眼中的灣仔運動場」的故事,歡迎分享至junior@sportsroad.hk 以作刊登。 文:徐飛

【Junior編者的話】新的開始, 我們會更努力!

【體路 X Junior】上月筆者接受一所專業學院的導師訪問,為本地傳媒及公關的合作關係進行研究,談了一個多小時,內容反思10年以來與公關的合作,簡單而言,在這體育行業,雖說合作,但其實圈子很小,工作以外大部份都是老友。個多小時裡,我與另一公關前輩談平日工作上的關係,如何在大家各自努力的行業上衍生出合作之道,其實都離不開互相尊重。 這令我想起這一年內,《Sportsroad Junior》的小編,每周都四出採訪學界賽事,亦曾遇過不少令我們尷尬的事情。就如不時會收到有讀者來郵,責怪我們忽略一些區域的賽事;或有來郵要求我們將拍下的比賽照片全數分享給受訪者;也曾遇過在現場,有學生運動員在我們耳邊說了一句:「攪錯!訪問輸嗰隊都唔訪問我哋!」 寫出這現象,沒有要怪責任何人之意,因為外界不清楚我們小小公司的運作,時有批評聲音也是人之常情。每次遇上這些情況,我都會耐心解釋。事實上我們公司只有4位同事,二人主責出外採訪,相比大機構,我們人手不足,未能好好報導全香港的學界賽事,也無法在每次採訪後埋頭寫稿時,再去重整相片為大家「發相」。很多時,每一場比賽,除了勝負的報導,我們也會找尋好題材的故事,所以這令大家有了我們「選擇性」報導的想法。 是的,我們會「選擇」,但也希望報導更多的賽事。踏入《Sportsroad Junior》一周年,新的開始,我們希望將來有更多人手一起宣揚體育,也歡迎你們投稿,一起為學界或體育界出一分力,這也是我們當初的原意。在此,多謝曾經在眾多責怪聲中,為我們說了一句:「唔好咁啦!佢哋得4個人,我哋應該支持吓!」的那位同學仔。 文:徐飛

【Junior編者的話】令《Junior》誕生的一個人

【體路 X Junior】出版一份學界報是筆者一直的心願,不過去年這個月份,若沒有一個人的支持,《Sportsroad Junior》絕對不會走到今天的第10期。他是很多學生運動員及老師都在賽場認識的記者-子傑。

【Junior編者的話】再見狂風暴雨的10月

【體路 X Junior】10月狂風暴雨不常見,這個月特別多了颱風先後吹襲香港,「海馬」的到來,更是史上第4遲來的颱風。去年這個月份,《Sportsroad Junior》還未出版,我們未見識到壞天氣對學界賽事的影響,對同學備戰當然受影響,但對我們安排11月號學生報的內容時,更要過五關斬六將。 讀書年代的筆者,如時下學生哥一樣,每個上學天都希望颱風的到來。長大了,做報館時候,試過十號風球還要在沒有巴士情況下,從地鐵站下車後走路10分鐘回家。記得十號風球那天,垃圾桶在我身邊像鳥飛過,我每走幾步就在燈柱或郵筒後避風,那原來10分鐘的路,走了45分鐘。 10月這兩次颱風,網民都說向颱風下工作的專業人士致敬,學生們你們還在祈求8號風球懸掛嗎?新聞是與時間作賽,颱風與否,明天還是如常出版報章,即時新聞亦繼續更新。以往筆者在報館工作時,為趕Deadline已練過一身好武功。 其實每期《Sportsroad Junior》的內容,大部份賽事都在月中至月尾舉行得最激烈,所以每月底我們編輯部都忙得不可開交,包括一人設計全本學生報的美術同事,今期加上颱風天,情況更慘不忍睹。單單封面故事我們都已想了3個方案,近日電視播放以公關這份工作為主題的電視劇,提及每次Project都要有Plan A、Plan B,甚至是Plan C,傳媒又何嘗不是這樣? 在多次因天氣延期的學界賽事影響下,我們最終以香港劍擊代表張家朗,與其師弟兼筆者「細細個已睇佢做戲」的童星劍手吳諾弘一起談劍擊夢,二人外表一冷一熱,但原來擦出的火花意想不到,整個訪問都在笑聲中進行,希望你們除喜歡他們的故事,也會被他們對劍擊的堅持所感染。最後,麻煩短期內,颱風請你不要再來了! 文:徐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