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ior.編者的話】擁抱現在

【體路 X Junior】看過很多老師、同學這一年以Zoom上課的分享,知道是一種奇怪又新鮮的學習方式,筆者上月中有機會以Zoom形式與學生上課分享,終於明白這種這麼遠、那麼近的感受,卻是一次難得的體驗。

【Junior.編者的話】倒數東京奧運的命運

【體路 X Junior】踏入2021年第3個月,《Junior》才終於第一次跟大家見面。對學生來說,數數復課後的日子,只剩3個月又迎接暑假的到來;但對於筆者及一眾體育記者行家來說,剩下的3個月是倒數東京奧運的命運。

【Junior.編者的話】嚴以律己

【體路 X Junior】隨著疫情緩和,過去一個月,不少賽事都陸續宣布回歸,最令學生運動員慶賀的,當然是學界賽即將於12月展開。自去年的社會運動,到今年的疫情,學界體壇幾乎停頓了足足一年,作為運動員,未能向著比賽目標進發而奮鬥及訓練,固然是一件難熬的事;加上疫情下,客觀條件未能提供訓練場地,要讓一位運動員勒馬般停下來,不知過去一年的你們是如何渡過?

【Junior.編者的話】願者上網

【體路 X Junior】終於到了復課的日子,過去近9個月的「暑假」對學生來說特別漫長,對我們上班族來說亦然。過去多月,我們習慣了每天在家中打開電腦,面對著網上的同事、同學去交流,每天在網上接收疫情的最新消息,學習、上班、日常生活,甚至飲食,都依賴網絡世界去生存,久違了人與人之間的真正溝通。

【Junior.編者的話】我們甚麼都沒有,我們得到了更多

【體路 X Junior】2020年半年過去,我們做過了甚麼?工作停頓了,《Junior》也暫別了數月,今天彷彿暫見回復,人人歡天喜地終於再次踏上街上,但1.5米之間卻多了一分緊張氣氛;人人工作停滯不前,但愁著慨嘆時卻又按不著心裡浮現那一絲輕鬆。半年的WORK FROM HOME,《我們的WFH》,時間像走得慢了,但對你來說失去更多,還是領略更多?

【Junior.編者的話】學界 是一輩子的事

【體路 X Junior】過去多月,香港社會風雨飄搖,部分學界賽事亦因此延期及取消,一眾學生曾於街上組成人鏈,表達了對學界賽事的需求。當刻看到一張「教練,我想比賽」的海報,這出自經典漫畫「男兒當入樽」中,三井壽向安西教練說:「教練,我想打籃球」的名言時,那一刻感動得令人回想昔日學界對我們的重大意義。

【Junior.編者的話】10頁全版報道代表什麼?

【體路 X Junior】上月筆者前赴日本,除了採訪一系列東京奧運場館工程進度外,亦體驗了日本這體育大國舉辦的欖球世界盃氣氛。雖然今次無緣撲到門票入場感受,但場外的盛事氣氛,實在是在香港難以感受。

【Junior.編者的話】又愛又恨歐鎧淳?

【體路 X Junior】網上尋找「歐鎧淳」的名字,討論區出現的評論早是「好壞參半」,對於伴著這位剛奪奧運A標的港將成長的記者們,一直擔心場外的評價及生活,會否為她的游泳事業帶來影響,不過正如當年16歲已首戰奧運的她一樣,初心不變,在一眾負面聲音下,她以實力證明自己,游出生涯首個奧運A標準時間,以四度出戰奧運的成就,釋除一切對自己的質疑。

【Junior.編者的話】願你們平安回來

【體路 X Junior】既是朋友,又像家人。你離開那天早上,我如常的回到公司工作,突然手機傳來一則訊息,我反覆問了對方多次消息是否屬實。我搖著滑鼠在網上尋找美國的新聞,得不出結論。打通幾個電話,每人都答著相同的答案。工作驅使下我得繼續報導新聞,同一方面,同事在旁忙著打電話求證,忘記過了幾多個小時,雙手還是一直打著鍵盤,一邊的震。當天新聞傳來是炎熱天氣預告,我的身體卻一直感覺寒冷。

【JUNIOR・編者的話】垃圾鑄獎牌

【體路 X Junior】2016年里約奧運會彷彿剛過去不久,但轉轉眼,2020年東京奧運周期即將展開,除了香港運動員準備爭取為期一年的奧運積分外,香港體育記者也開始為東奧的報導努力計劃。

【JUNIOR編者的話】我們眼中的灣仔運動場

【體路 X Junior】學界田徑賽事已陸續展開,灣仔運動場未來何去何從還是不得而知,但這載著滿滿每位香港田徑人紀錄及回憶的地方面臨或被清拆,到底運動是否真的這樣沒有價值?

【Junior編者的話】新的開始, 我們會更努力!

【體路 X Junior】上月筆者接受一所專業學院的導師訪問,為本地傳媒及公關的合作關係進行研究,談了一個多小時,內容反思10年以來與公關的合作,簡單而言,在這體育行業,雖說合作,但其實圈子很小,工作以外大部份都是老友。個多小時裡,我與另一公關前輩談平日工作上的關係,如何在大家各自努力的行業上衍生出合作之道,其實都離不開互相尊重。 這令我想起這一年內,《Sportsroad Junior》的小編,每周都四出採訪學界賽事,亦曾遇過不少令我們尷尬的事情。就如不時會收到有讀者來郵,責怪我們忽略一些區域的賽事;或有來郵要求我們將拍下的比賽照片全數分享給受訪者;也曾遇過在現場,有學生運動員在我們耳邊說了一句:「攪錯!訪問輸嗰隊都唔訪問我哋!」 寫出這現象,沒有要怪責任何人之意,因為外界不清楚我們小小公司的運作,時有批評聲音也是人之常情。每次遇上這些情況,我都會耐心解釋。事實上我們公司只有4位同事,二人主責出外採訪,相比大機構,我們人手不足,未能好好報導全香港的學界賽事,也無法在每次採訪後埋頭寫稿時,再去重整相片為大家「發相」。很多時,每一場比賽,除了勝負的報導,我們也會找尋好題材的故事,所以這令大家有了我們「選擇性」報導的想法。 是的,我們會「選擇」,但也希望報導更多的賽事。踏入《Sportsroad Junior》一周年,新的開始,我們希望將來有更多人手一起宣揚體育,也歡迎你們投稿,一起為學界或體育界出一分力,這也是我們當初的原意。在此,多謝曾經在眾多責怪聲中,為我們說了一句:「唔好咁啦!佢哋得4個人,我哋應該支持吓!」的那位同學仔。 文:徐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