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馬拉松踏出我的長跑哲學

【體路專欄】由古希臘至17世紀,除了神學家、數學家外,凡研究學問的都叫哲學家。研究天文地理生物的叫自然哲學家。研究政治的叫政治哲學家。之後各門學科從哲學分拆出去,科學抬頭,許多學問為了顯得有體面,都自稱科學。這些年,哲學從坐了幾個世紀的冷板凳回潮,愛情有愛情哲學,飲食有飲食哲學……體育運動越來越蓬勃,也出現了足球哲學、長跑哲學等等。

我的紐馬 2.0

【體路專欄】繼2005年首次參加紐約馬拉松之後,本月初(11月5日)剛再跑紐馬,是人生第66次馬拉松。雖然賽前被曼克頓恐襲陰霾籠罩,賽事當日警方嚴陣以待,多個地方皆有持槍軍人、警察駐守,警犬出動,甚至天台上亦有狙擊手戒備,氣氛緊張,但闊別12年,這個在「大蘋果」的賽事更加熱鬧,紐約市民的熱情燃燒得更勝當年。

體育的大數據時代

【體路專欄】最近與恒生的客戶管理主管杜曉芝(Fiona)談到數據對銀行的重要性,Fiona說掌握客戶數據對提升服務極有幫助,恒生擁有逾350萬的龐大客戶基礎,數據分析可以讓銀行深入地了解客戶不斷變化的生活理財模式及需要,從而善用這些資訊制訂符合客戶所需的銷售策略,藉此與客戶建立更鞏固的連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