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ior編者的話】世界真細小

【體路 X Junior】《Junior》創刊一個月,最窩心是收到來自學界各方的來郵,善意的給我們多方面意見,然後我們發現,世界真細小,那天我收到一封連繫20年前的電郵。 

有沒有被體育感動過?

【體路專欄】最近看了一篇台灣的文章,談及體育課該教會孩子什麼,看到當中一句:「沒有被體育感動過」後如當頭棒喝,或者我們喜愛體育,很大原因是被感動過。 初中時代,喜歡跟姐姐及弟弟圍在電視機前看NBA直播,當時還未有收費電視,體育大賽、NBA總決賽,我們總可在免費電視台收看。那好兩年是芝加哥公牛及猶他爵士的年代,由常規賽追到總決賽,我們永遠在米高佐敦處理最後一球時,衝上電視機前目定口呆、反勝一刻翻轉家裡失控尖叫,然後走出街場學學伸脷上籃。這是我印象中第一次被體育感動,那種熱血到現在也難忘。 第二次被體育感動,是2004年雅典奧運會。以往玩遊戲機,除了《街霸》外,三姊弟永遠愛輪流打《奧運會—十項全能》的遊戲,輪流上場,輪流擦破手指頭控制A、B制,遊戲上角色跑得最快,手制下的我們一樣汗流滿臉。於是,奧運會來到,我們最愛看田徑項目,看看跑手有沒有擦破我們A、B制一樣快。 那年電視旁述提及劉翔有機會於110米欄奪牌,跑前從未有中國選手於田徑項目上踏上頒獎台,我和姊姊一看劉翔Close-up,見佢緊張得左搖右擺,才跟姊姊說:「佢好緊張,我都好緊張!」然後看著他在槍聲一響後,一步一步拋離對手,以破奧運紀錄奪得中國史上首面田徑金牌,他激動震臂一下,我們心就抽了一下。賽後他激動指著鏡頭說話,我和姊姊笑著說:「佢好懶型!」但是感動的眼淚還是在眼內一直滾動。 當然,中學當個運動員也有感動自己的片段;當上體育記者後,我們熱愛到大型運動會採訪,幾乎是每次都被香港運動員感動得賠上眼淚。原來我們熱愛,因為我們被感動過。 不知道現在的體育課是怎樣了,那時最愛走走出課室外,拼命跑至汗流頰背的體育課,聽說母校由專注體育變成發展藝術,這樣才更像名校一樣好收生;昔日全港人人趨之若騖的體育名校亦已變成以藝術為主;世界體育大賽都由免費電視搬到收費台,要受體育感動的機會不再隨手可得;然後,體育課若繼續如文章內提及受場地限制、缺乏體育專業老師等影響,體育課還可以教會孩子什麼?現在喜歡體育課的小孩,有沒有被體育感動過? 參考文章:《體育課教會孩子什麼》

如果我們沒貢獻?

【體路專欄】記得殘亞會上游泳比賽的一幕,一位沒有四肢的運動員參加比賽,在幾千人的場館內脫剩泳褲,將自己的缺憾展露人前,為的就是在短短100米賽事中用僅能發力的腰力去完成賽事。最後所有參賽者完成賽事後,在終點等待他一浮一沉的回來。

其實,我們沒錢才開網站…

【體路專欄】現今社會,事事講錢,作為一位80後,想創業,除了講天份,也要講命數。讀中學、大學時候,以為只要比別人努力,我就會成功,最後畢業後,讀過學士、碩士,默默努力當個打工仔,錢努力儲但仍然不多,想當老闆,傾盡全力下,就只好爬上網絡上。

20分鐘的感動

年頭是馬拉松的季節,每年身邊左右前後都唱著要跑步的歌,湧上街上跑起步來。毫無異問,能擁有好的跑步氣氛的確令這個社會健康多了,以往筆者採訪長跑比賽,最令人感頭痛除早起外,早上3時起床工作,直至等候公關晚上8時公布受傷統計後下班已是晚上10時多,漫長的等待、挑戰人體極限的工作,相信是香港體記們最害怕渣馬來臨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