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ior・編者的話】山竹過後,有沒有喚醒我們的心?

【體路 X Junior】超強颱風「山竹」上月正面襲港,風力之強想必香港人均感受得到,颱風的破壞力令香港不少建築物及樹木被摧毀,這幾天穿插在倒下的樹木之間令人心痛,猶幸沒有造成人命傷亡,但筆者感受之深是風災過後每人走出街上,為我們的香港重整付出一點點微力。

【雅加達亞殘運直擊・手記】4年,不要忘掉有貢獻的香港殘疾運動員

【體路雅加達直擊】一個多月前,香港代表團於印尼雅加達亞運會上取得歷史佳績,全港市民都受這股體育氣氛感染。短短30天後,香港殘疾人代表團日前已經抵達當地備戰亞殘運,可是在香港目前還只剩零零碎碎的報導。

【Junior・編者的話】別輕易「出手傷人」

【體路 X Junior】你知道筆者今個暑假聽得最多是什麼的一句說話?

【雅加達亞運・手記】香港體記,寫在出發雅加達前

【體路雅加達直擊】四年一會,2010年是筆者首踏亞運場地,當時任體記3年,還從未有踏出中國採訪的機會,但8年前的亞運在廣州舉行,但與行家興致勃勃坐上直通車出發、激活記者證、入住傳媒村,經過一個一個「難過」的安檢,間中找到空檔、山長水遠走出天河區吃個好飯的心情,快樂及興奮至今還歷歷在目。

有一個世界不只得金錢

【體路專欄】有一個世界,活在那裡的人不只為了金錢,他們為了很多社會上的人認為沒有重大價值的東西,為了一種熱愛、一種理想,那裡的人付上了很多歲月,有更好的待遇也不願意離開,因為那裡的人相信,有一天這種價值會被看得見。

【Junior編者的話】推廣學界場地單車賽有可能嗎?

【體路 X Junior】香港學界賽事絕對是孕育學生運動員體育發展的搖籃,隨著香港單車運動近10年在香港及世界舞台的迅速發展,筆者聽到不少單車運動員欲推廣學界場地單車賽,但遇上的困難真的不能解決嗎?

【Junior編者的話】兩個封面 一樣心意

【體路 X Junior】今期兩個Cover的故事,都是在這20期之中,成為我最喜愛的主題之一。封面故事,是「籃球,如何改變了你?」這是很多籃球員的心聲,也是編者的心聲,沒有籃球,沒有運動,今天走來的我們定必沒這樣精彩。封底呢,我們糾結了很久,但我認為,20期、40個封面當中,能有一期是屬於自己品牌的故事,自私一點又何妨?

【Junior編者的話】一件球衣的渴望

【體路 X Junior】轉眼12月,除了是普天同慶的日子外,亦是學界籃球及排球精英賽的來臨。自從當了體育記者後,十年來的每個聖誕及除夕,我們都忙得不可開交。

【世界女排大獎賽後記】帶住「大小白兔」影女排

【體路專欄】在香港當體育記者,除了訪問及寫稿外,還要每天在東奔西走採訪的同時,揹著相機及長鏡頭拍下運動員的英姿。體育比賽多於室內進行、時亦有「夜波」,一支大光圈的長鏡頭尤其重要。一般體育記者於拍攝室內運動時,除了標準鏡頭外,還會帶備多一支70-200mm 的大光圈鏡頭,因為室內環境較暗而運動攝影大部份時間都需要較高快門速度,及於一定距離外拍攝;另外亦要因應傳媒拍攝位置,多帶一支更長焦距的鏡頭以拍攝到比賽最精準的一幕。 為了方便採訪、拍攝及寫稿集一身的工作,今次小編試用了Canon兩支的「小白兔」EF 70-200mm f/2.8L IS II USM及「大白兔」EF 100-400mm f/4.5-5.6L IS II USM,於剛過去的「世界女排大獎賽 – 香港2017」上拍攝兩場賽事,感受專業質素與「快、狠、準」兼備的「運動鏡頭」。

【JUNIOR編者的話】10年又過去

【體路專欄】2007年,筆者在大學二年級的時候,誤打誤撞下成了香港體育記者 之一,當時入行懷著的心態是:「先入行,拿點經驗,再找份優差。」 那時候想像中的「優差」,當然是可以四處吃喝玩樂的旅遊雜誌記者,沒想過,人生第一份全職工作,眨眨眼就做了10年。

【JUNIOR編者的話】我們眼中的灣仔運動場

【體路 X Junior】學界田徑賽事已陸續展開,灣仔運動場未來何去何從還是不得而知,但這載著滿滿每位香港田徑人紀錄及回憶的地方面臨或被清拆,到底運動是否真的這樣沒有價值?

【Junior編者的話】新的開始, 我們會更努力!

【體路 X Junior】上月筆者接受一所專業學院的導師訪問,為本地傳媒及公關的合作關係進行研究,談了一個多小時,內容反思10年以來與公關的合作,簡單而言,在這體育行業,雖說合作,但其實圈子很小,工作以外大部份都是老友。個多小時裡,我與另一公關前輩談平日工作上的關係,如何在大家各自努力的行業上衍生出合作之道,其實都離不開互相尊重。 這令我想起這一年內,《Sportsroad Junior》的小編,每周都四出採訪學界賽事,亦曾遇過不少令我們尷尬的事情。就如不時會收到有讀者來郵,責怪我們忽略一些區域的賽事;或有來郵要求我們將拍下的比賽照片全數分享給受訪者;也曾遇過在現場,有學生運動員在我們耳邊說了一句:「攪錯!訪問輸嗰隊都唔訪問我哋!」 寫出這現象,沒有要怪責任何人之意,因為外界不清楚我們小小公司的運作,時有批評聲音也是人之常情。每次遇上這些情況,我都會耐心解釋。事實上我們公司只有4位同事,二人主責出外採訪,相比大機構,我們人手不足,未能好好報導全香港的學界賽事,也無法在每次採訪後埋頭寫稿時,再去重整相片為大家「發相」。很多時,每一場比賽,除了勝負的報導,我們也會找尋好題材的故事,所以這令大家有了我們「選擇性」報導的想法。 是的,我們會「選擇」,但也希望報導更多的賽事。踏入《Sportsroad Junior》一周年,新的開始,我們希望將來有更多人手一起宣揚體育,也歡迎你們投稿,一起為學界或體育界出一分力,這也是我們當初的原意。在此,多謝曾經在眾多責怪聲中,為我們說了一句:「唔好咁啦!佢哋得4個人,我哋應該支持吓!」的那位同學仔。 文:徐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