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欄】給準體育人幾項見工竅門

【體路專欄】現在正值春夏交替之際,亦是準老師預備投入職場的日子。撰寫求職信、履歷表、教學理念及準備面試等,一切只為取得教席。準老師如何在眾多求職者中獲得面試機會,然後讓面見老師、校長留下深刻而良好印象,最後脫穎而出﹖筆者在教育界服務廿多年,當中亦曾替學校面見求職者。

【體路專欄】百花齊放的網教時代

【體路專欄】新型肺炎來襲不但令整個世界陷入近乎停擺,甚至令現代奧運會首次宣告延期。教育界亦從未遇過如此艱鉅挑戰;由農曆新年假期停課至今,學生已超過兩個多月未有在校園上課。在「停課不停學」前題下,直接讓全港教育同業共同進入電子教學新一頁。

【體路專欄】教在病毒蔓延時

【體路專欄】隨著新型肺炎確診數字不斷上升,世界各地政府都嚴陣以待處理疫情。停工停學、減少戶外活動、盡量減低人們流動和聚集……一連串舉措都是有效控制病毒蔓延的方法。大部分人都留在家中,生活模式大為改變,但為了社會可以盡快回復正常狀態,無奈也要接受。

【體路專欄】久違的主場

【體路專欄】這一陣子,全城因新型肺炎病毒來襲仍然陷入驚恐之中,全港所有學校亦被迫停課。原本正值農曆新年假期,許多學生懷著興奮心情渡過;現在卻遇上突如其來病毒出現,加上「停課令」一再延長……按照目前安排最快會在三月中復課,但可變的狀況仍然有機會出現,於是實際何時可以讓學生重返校園的確無人知曉,所有人亦只能靜觀其變。

【體路專欄】學界賽執法人

【體路專欄】過了這一個不一樣的暑假後,老師們又再重回工作崗位。開學之初除了準備一貫的教學工作外,更有可能需要應付許多前所未有,且突如其來的「事情」。至於體育人更要格外留神,因為學界比賽展開在即,同業們一方面要處理校內密密麻麻工作,另一方面更要抽空出席地區學界會議,商議新學年不同比賽項目改動和安排。因為開學不久各區學界比賽相繼進行,這方面的工作有時比校內學與教的更費心力,有時連午餐時間也要貢獻出來,一切都是為了豐富學生生活經驗。

冠軍是如何煉成的

【體路專欄】每年學期結束前,又是香港學界體育聯會為每區舉行學界頒獎禮的日子。頒獎禮固然是表揚在過去一年裡,不同運動項目中有傑出表現的學校。每年趁著這個典禮其實都是一次育人的好機會,因為每個金光閃閃獎盃背後,都蘊含一段又一段熱血小故事;當中既為獲獎學生添上成就,亦為未來參與者作為奮鬥目標和意義。因此,即使獲獎與否,筆者都鼓勵同業多帶幾位學生出席典禮,從中令學生得到啟發。

當小學雞升上中學後……

【體路專欄】最近和一位同區任教的小學同業聊天,言談間問起幾位近年從該校過來升中舊生在運動上的表現,筆者坦然回應個別學生依然在項目上繼續奮鬥,但亦有學生已淡出運動場。雖不至於「人間蒸發」,但起碼缺乏小學同業口中所描述的光彩……

探索歷奇體育課

【體路專欄】筆者最近因應進修課程,需要前往粉嶺一個戶外營地進行兩日一夜訓練。雖說是「訓練營」,內容其實尚算輕鬆;主要透過資深歷奇活動導師帶領參加者進行不同類型的活動,讓學員豐富這方面認識。

終身學習體育人

【體路專欄】最近有學生見到筆者每個星期總有些一兩天步伐急速,不顧一切校隊或學科事務匆忙離開學校,於是就問究竟趕往哪裡去?筆者向他們表示為了準時返學吧了。作為老師,除了要負起育人責任,亦需要抱有終身學習心態。沒錯,今日職場豈有不用進修就能曉通天下?尤其在踏入社會打滾了一段時間,很多新知識、新概念日新月異,大部份都是從未接觸過;唯有透過不斷學習吸收才能立足目前崗位,面向未來。

新興運動在校園

【體路專欄】這幾年間,一股新興運動浪潮在學界不斷蔓延。健球、冰壺球、旋風球、躲避盤等等,在不同社區百花齊放。既有開辦同樂日,亦有提供技術提升、比賽裁判課程等。加上不同媒體廣泛報導,甚至有大型非牟利機構透過其組織動員能力,把幾項新興運動連繫起來,舉行全港性運動會,吸引年輕人參與,氣氛一時無兩。然而,卻有體育前輩對目前的現象頗有微言,年輕人「一窩風」參與新興運動,反而忽略了傳統運動項目;甚至對一批新晉體育老師只顧埋首推動新興項目,而把原有校內項目擱下這等做法抱有不滿。究竟「新興」與「傳統」之間是否猶如鴻溝不能融和?或是當中其實既是危機,也是契機?也是體育人值得關心的事情。

校隊衫演義

【體路專欄】組織校隊參與學界比賽的工作其實相當繁重,一方面要選拔學生,有時更要聘請教練,另一方面要為學生填寫資料註冊學界證,還有收取教練費、訂場、約戰友誼賽……但也不要遺忘學與教這份本業。所有工作都趁空堂來處理,因此能夠成功管理好校隊本身就是一件學問。如果在Banding較高的學校任教,學生執行力相對較佳,部份校隊管理工作可以由他們分擔;但若果是在弱勢學校,體育老師就需要親力親為吧了。其中,為學生訂購校隊服裝更加大有學問,當中有許多事情亦值得分享。

開展欖球運動的理由

【體路專欄】筆者記得廿多年前入讀「葛師」(葛量洪教育學院)時認識一位同班同學,身材魁梧健碩,運動能力卓越;細問之下,原來他是一位欖球運動員。這項運動於九十年代初尚未普及,當時筆者年輕,認知層面只是皮毛,以為只有外籍人士或少數華人參與的粗魯運動。再者,在師範開課不夠三個月,這位同學已向校方申請一星期病假……回來時知道他在比賽時鎖骨骨折受傷,需要架著大手掛上課。此情此景,不禁令筆者對欖球運動有所保留,更揚言他朝當上體育老師後,一定不會「禍及」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