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田徑】聖類斯上智攜手重返D2 港隊「女飛人」3金告別學界賽

【體路專訊】「港九區D3A1中學校際田徑比賽」今日(30日)假灣仔運動場煞科,兩年前從D2降班的聖類斯中學在徑項迎來大爆發下豪取97分,後來居上並成為男子組總冠軍,亦與女子組稱后的寶血會上智英文書院共同重返D2舞台。

【學界劍擊】「薯片叔叔」見證喇沙師弟封王 方凱申徒弟重劍掃3金

【體路專訊】「薯片叔叔」曾俊華周日(21日)現身中山紀念公園體育館!不過這位前政府財政司司長並非出席政治活動,而是在「港島及九龍地域中學校際劍擊比賽」個人賽上為母校喇沙書院打氣,最終「師弟」們亦相當爭氣,有朱文杰成功刺走九龍區男子A Grade重劍金牌。至於另外3面A Grade重劍金牌,則分別由港隊劍手方凱申的徒弟袋走。

【學界劍擊】方凱申撐場!劉浩川陳祉澄稱霸九龍甲組重劍

【體路專訊】「2017-2018年度港九區中學校際劍擊比賽」今日(22日)於香港公園體育館上演個人賽,九龍區男、女子A Grade重劍賽事分別在港隊「師兄」方凱申見證下誕生新冠軍得主,其中寶血會上智英文書院的陳祉澄首度出戰A Grade賽事即「刺」走衛冕的黃文珊封后;男子組則有拔萃男書院的劉浩川在落後下逆轉奪金。

【全港賽戰報】上智花式跳繩隊 青春的印記

【體路 X Junior】轉眼來到5月,今個學期踏入倒數階段。人漸漸長大,赫然發現時間過得越來越快,6年中學生涯一眨眼便會過去,如果頃刻間你將畢業離校,回顧過去的校園生活,你做過最青春的事情是甚麼?這個問題若由寶血會上智英文書院的同學回答,小妮子會毫不猶豫地說,花式跳繩就是她們的青春。 不知是否學校的體育課為這項運動塑造了健康形象,每當提到跳繩,總讓人聯繫到「減肥」與「增高」,這亦是上智花式跳繩隊隊長毛芊茵開始跳繩的初衷:「起初跳繩是為了增高,於是與一班朋友一同加入跳繩隊。後來他們輪流退出,最終只剩我一個。」增高計劃最終失敗,朋友又逐漸退出,芊茵卻在花式跳繩中找到樂趣。還有一個又一個的同伴,從不太熟絡到培養出默契,最終更當上跳繩隊隊長。 雖然花式跳繩並非上智傳統運動項目,但隊伍卻共有近50位隊員,芊茵與副隊長葉靖琳笑言要擔任這個職位一點不簡單:「做隊長好辛苦!而且這班隊友很恐怖,經常都『屈』人請食飯及買飲品、『屈』人唱歌、慶功、拍片……」兩位隊長雖然大「呻」辛苦,但嘴角泛起的笑容還是甜絲絲的。「當隊長是一份榮幸,許多時候還未想到自己的事情,已先想起他們。」 上智跳繩隊隊衣背上印著「Calm Sea Doesn’t Make Good Sailors」這句諺語,是芊茵的傑作。「我們的校服是水手服,因此這句話中的『水手』就是指我們。」但面對無止境的風和浪,再強大的水手亦有疲憊的時候,靖琳坦言途中流過汗水亦流過淚水:「跳繩最辛苦的是練習,試過辛苦到『喊』,試過因為做不到一些動作,覺得自己不濟而難過流淚。」能夠在痛苦中支撐人向前走的,除了堅定的信念之外,還有同伴的支持。「喊完之後有隊友拍膊頭鼓勵,有隊友擁抱支持,再辛苦都值得。」 能夠純熟地用一條繩做出連串的花式,跳繩隊背後亦經歷了刻苦的訓練。原本只是每星期練習一次,但為了上月的「全港學界跳繩比賽2016」,隊員特地在復活節假期加操,花了8天練習,結果未算圓滿,只能連續第2年於女子組中屈居亞軍,芊茵卻笑說收貨:「今年比賽前大家的狀態一般,本來都沒有特別期望,因此這個成績算是有驚喜,加上有些隊員打破了自己的個人紀錄,整體上都滿意。」 成績如何並非最重要,因為今次比賽只是通往夢想的其中一塊踏腳石。上智跳繩隊的夢想,就是於下一屆的「國際交互繩巡迴賽」香港站賽事中登上冠軍寶座,以香港站冠軍的身分,浩浩蕩蕩地前往交互繩花式的發源地日本交流。為了在年尾進行的比賽,跳繩隊已有訓練計劃,預備把整個暑假奉獻給花式跳繩。姑勿論最終能否登上頒獎台,能與夥伴一同追逐夢想,本來就是一件很熱血的事情,將來回首細味,未必會想起名次,但一定想起共同奮鬥的這段經歷。 如果要作一個比喻,上智花式跳繩隊就像日本動漫《One Piece》一樣,朝著夢幻的寶藏前進,途中經歷風浪的挑戰,是一趟充滿未知的旅程。最終能否到達終點並非最重要,有沒有寶藏亦不重要,最重要是能與夥伴一同冒險,一起哭一起笑。不同的是,路飛的青春由一艘海盜船盛載,上智跳繩隊的青春由一條繩串連起來。 圖、文:何子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