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營養師黃榮俊專欄:能量飲品不宜多喝

運動之後或通宵趕工,有些人會選擇飲用能量飲品作支持。疲倦了,身體發出信號提醒你要休息,借助「外援」能量飲品只能暫緩,並不能消除疲勞,而且過量飲用可能出現反效果。

夏體硬足球隊專欄:走線同打假波無分別

走線,大家聽得多啦,好似德國隊咁,走線走到疑幻疑真,確係幾過癮,但對於我o黎講,走線,其實同打假波無乜大分別。

夏體硬足球隊專欄:富足主回歸

各位球迷大家好,今次係我富足主首次o係「體路」同大家見面!以後請多多指教! 有追開我o地專欄o既朋友都知道,我o地以前只係o係文字傳媒出現(邊本無謂講喇,反正o個本Soccerwave又唔係我o地贊助商),點解今次無啦啦轉場,仲要本人出山寫埋一份呢?其實有段古o既,話說有一日,角足主通知在下,話我知個專欄保唔住,要cut喇,但就神神秘秘咁,無講明原因。

體路小編 Mr. Brown 專欄:香港運動員唔係垃圾

「香港的運動員唔係垃圾!」小時候在電視中看見李麗珊說出這句話,很感動也有激動,只是因為大家都是「同根生」,同是香港人,對「自己友」拿到奧運金牌當然感到興奮莫名,那時萬萬沒想過,將來的工作會跟本地體育有關。

體路後勤組卡絲娜絲專欄:繼續無知

如果命運能選擇……一曲《年少無知》,由2011年橫跨2013年,依然打動人心。這陣子湊着熱鬧追看《天與地》,政治冷感的我沒有刻意探討對白玄機,只是在4個少年Band友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面對抉擇背向了初衷,在理想與現實之間,我選擇了後者。 放棄很易,堅持很難。在傳媒界走了一段不長不短的路途,還記得當初決定離開時,不少朋友叫我「走了便別再返回頭」。香港的傳媒環境一向也是表面風光,內裏坎坷;體育版,更是被忽視的一群。

註冊物理治療師Mervyn Chan專欄:認識網球肘

我絕對是一個運動狂熱分子。由中一開始就喜歡踢足球,到現在也和一班志同道合的「T.O.C」分子一起踢球。近日更去了兒時就喜歡的足球隊「利物浦」的主場朝聖一番,所以由我主持這個運動創傷的專欄就最適合不過了。

體路小精靈仨月專欄:還記得當初的我們

大家好!我是仨月。 自小就喜歡體育運動,求學期熱愛在競技場上,畢業後亦走在最前線! 多年工作,總會遇上很多無理要求及指引,但過程學會變通的同時,我更知道堅守「理念」。每次跟運動員做訪問,不單被故事感動,更從他們對運動的堅持及純真的心,提醒自己「還記得當初的我」就是對運動的熱誠,要將運動員的努力,背後的故事跟大家分享,希望借始鼓勵運動員,令大家了解及支持。

體路小編徐茄莉專欄:正能量

即使每年一度的馬拉松盛事在香港有幾萬人參加也好,體育題材在香港仍然不是這麼普及,看電視新聞裡面的體育報道只佔所有內容的幾分鐘而已就知道,香港人會關心體育新聞嗎?或許就是事不關己的心態,運動員贏了比賽贏了獎金又沒有我的份兒,一般人會問「我關心來幹麼?」

國士無雙專欄:東一局 – 起莊

魯迅說:「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最初構思「體路」的名字,除了好玩,也是個提醒:希望我們做的一切,能為香港體壇走出一條新的路。

夏體硬足球隊專欄:新地頭

Hi,各位波友!當你地睇到呢篇網誌o既時候,我已經離開o左…soccerwave喇,之前網上有傳言話係由於佢地編輯犬夜叉自薦加盟被拒而遭報復cut夏體硬專欄,純粹係傳言!因為犬編根本唔識踢波,射波佢就可能識,我地雙方係和平分手o既。 o黎到新地頭,夏體硬專欄亦會搞搞新意思,由以往得我一條友出聲,變成我同副足主兩個唱雙簧,一人寫一個禮拜,未來亦唔排除會邀請其他隊友,好似可樂暉呢d要chok出o黎o既經典球星上o黎講下波經,甚至請5+him上o黎講下佢對於長居後備有乜o野見解等等。 咁點解要有d咁o既諗頭呢?有睇開呢個專欄o既波友都應該明架喇,早兩年我經常o係呢個專欄寫光頭寫可樂暉寫其他隊友點點點點點,爆佢地d私生活同怪癖出o黎,咁,咪比人嘈囉,又話我獨裁到CY咁款,又話我大搞白色恐怖,所以咪有人借住soccerwave cut夏體硬專欄呢單o野大做文章囉,至於係邊個?唉,大家心照啦,講出o黎光頭又唔開心。 作為體育記者行家,我個人就非常欣賞「體路」呢個網站,畢竟而家主流傳媒大多數篇幅同時間都係用o黎報道歐洲波或者外國體育消息,至於本地運動員呢?除非係有好爆、好突出o既消息,否則都會因為唔夠「紙數」或者「airtime」,而放棄報道,其實咁,對於本地有心有力o既運動員,唔係一件值得開心o既事,多一個好似「體路」咁o既媒體,去cover一d主流媒體忽略o既資訊,對運動員同運動迷都係一件好事,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體路」,亦多多click入o黎睇夏體硬專欄! 唉,下期輪到副足主執筆,唔知佢又會講我咩壞話,諗起就頭痕…… 國足主

國士無雙專欄

歡迎來到國士無雙專欄!!!

徐飛專欄:捱過了末日,我們重生吧!

2012年,瑪雅「傳言」的末日沒有到來,我們由年頭白白擔驚受怕到年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