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港九游泳擬明年5月補賽 D1田徑賽期減至2日

【體路專訊】香港學界體育聯會昨日(2日)公布多項港九地域賽事的賽期,其中原本被取消的學界越野、游泳等就擬於明年4至5月補賽,惟游泳賽事將於觀塘游泳池舉行,並由過往的2個比賽日減至1日;原定明年3月舉辦的學界田徑賽期亦會由3日減少至2日。

浸大獲捐贈200萬港元 全力推動「香港新冠復康行動」計劃

【體路專訊】新型肺炎疫情嚴峻,全港累計確診個案突破6,300宗。為了讓康復者生活重回正軌,香港浸會大學推行全球首個根據臨床實證而建立的「香港新冠復康行動」計劃,透過遙距運動訓練及中華藥處方,讓康復者身體回復健康。浸大更獲曾肇添慈善基金捐贈200萬港元,以示支持。

【Sports Lecture】水上新玩意與浪共舞 平板賽艇刺激易上手

【體路 X Junior】結合了直立板及賽艇元素的平板賽艇(Board Rowing),能夠以非競賽性質的休閒形象,為賽艇運動帶來一番新氣象。一眾賽艇運動員包括趙顯臻、李嘉文及陳至鋒上月於賽馬會銀礦灣營參加了「平板賽艇初級導師課程」,親身體驗這項新興運動的樂趣,他們指平板賽艇比靜水賽艇更易上手,更預期未來亦會掀起一股熱潮!

【新型肺炎】學界不早於明年2月復賽 下月乒羽精英賽取消

【體路專訊】本地第四波疫情11月中爆發,教育局周日(29日)宣布全港中、小學於周三起(12月2日)暫停面授課直至聖誕假期,意味最快要到2021年1月才有機會復課。香港學界體育聯會亦在網站公布,原定12月中展開的學界乒乓球精英賽及學界羽毛球精英賽將取消,而其他學界賽事則不早於2月19日復賽。

【Junior.專訪】無懼輸在起跑線 梁悦堅持換回報

【體路 X Junior】去年初入選香港單車青年代表隊的梁悅(Phoebe),首次出戰場地單車亞錦賽即有獎牌進帳,定必有難忘意義。不過14歲才正式起步的她自嘲「輸在起跑線」,不值得在生涯早期奪獎而自滿,但從比賽汲取的經驗卻成為無形的回報,配合隨年月而成熟的心態下,學習跨過未來的每道難關,奠定成功的基礎。

【Junior】新界Bikecation輕旅行 港隊小將玩轉「屯馬綫」

【體路 X Junior】連接元朗至上水段的單車徑於9月底開通後,來往屯門至馬鞍山的新界單車徑網絡全面落成,在本地再次掀起一股踩單車熱潮。今期《Sportsroad Junior》特意搜羅「單車屯馬綫」沿綫景點,並請來香港單車代表隊成員梁悅為大家逐一介紹。你預備好參加這一趟「Bikecation」了嗎?

【Junior】爆發力型運動員餐單 營養師:多吃蛋白質

【體路 X Junior】為了讓身體時刻保持最佳狀態,運動員每日的飲食都按照專業養營師所設計的餐單進食,但事實上運動員的餐單到底有多「清淡」?其實對於不同類型、不同年齡的運動員,每日的飲食清單都有不同。今期《Junior》請來香港體院學院高級運動營養主任蕭沛霖(Frankie),為我們帶來「爆發力」型運動員的每日飲食餐單。

【Junior・郊遊】飛魚姊妹 X 山系毛孩

【體路 X Junior】別過炎夏,秋風起,大家也不自覺「山系」起來。秋天是郊遊的好季節,我們最近都有介紹郊遊路線及資訊,今期《Sportsroad Junior》繼續邀請大家一同走入山野。但與過往不同的是,這個「大家」指的除了您和我,還有我們的好朋友「毛孩」。

10分鐘爆汗消脂ver.2 入門級家居徒手健身(有片)

【體路 X Junior】港人在疫情之下更注重健康,《Sportsroad Junior》延續疫情期間家居健身的熱潮,繼續請來香港專業排球學校的教練余殷杰及吳錦玲教導難度僅屬入門級的簡單徒手消脂運動,保證10分鐘就「爆汗」,絕對適合運動「初哥」或缺乏空餘時間做運動的大家!

屈臣氏學生運動員獎接受提名 12.4截止 報名從速

【體路專訊】一年一度的屈臣氏集團學生運動員獎又來了!計劃旨在於社會上推廣健康、積極的生活模式,鼓勵市民多做運動。同時,計劃亦希望為有潛質的年青學界運動員帶來肯定和鼓勵,以發展在運動方面的潛能和興趣。

【Junior】崇尚純黑美學 「黒店」展現山系黑魂

【體路 X Junior】自古以來,黑色象徵不祥和神秘,但在時裝上卻散發出沉實、大隱隱於市的形象。「80後」山野攝影師Rena自小與黑色一拍即合,每日以「All Black」示人的他,在2018年開設只賣黑色產品的網店,並改了個玩味十足的名稱—「黒店」。

【Junior.編者的話】嚴以律己

【體路 X Junior】隨著疫情緩和,過去一個月,不少賽事都陸續宣布回歸,最令學生運動員慶賀的,當然是學界賽即將於12月展開。自去年的社會運動,到今年的疫情,學界體壇幾乎停頓了足足一年,作為運動員,未能向著比賽目標進發而奮鬥及訓練,固然是一件難熬的事;加上疫情下,客觀條件未能提供訓練場地,要讓一位運動員勒馬般停下來,不知過去一年的你們是如何渡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