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欄】疫情下的體育消費市場

【體路專欄】疫情影響全球經濟,體育用品市場迎來2008年金融海嘯後第一次收縮,唯一例外的是中國市場,內地繼2015年至2019年複合年增長率達16.5%,疫情下繼續錄得增長,成為行業的增長引擎。

【體路專欄】跑界金男玉女

【體路專欄】香港最出名的職業跑手夫婦是陳家豪和馬拉松一姐姚潔貞,他們非常恩愛,羡煞旁人。至於業餘跑手夫婦也有不少,但要數跑界的「金男玉女」,我會即時想起M&M ── 許予一(Michael)和周墨(Marcia),他們於去年12月低調結婚。這對sub-3夫婦的愛情故事在2013年底開始,經日本朋友組織的一次跑步活動認識,很快便墮入愛河。

【體路專欄】醫者跑手心

【體路專欄】新冠疫情令世界各地的醫療系統百上加斤,雖然不少城市已開始為居民接種疫苗,但相信疫情還需一段時間才能穩定。醫生護士除了面對更高風險的工作環境,還有龐大的工作壓力,他們又是如何在疫下減壓?

【體路專欄】Sporty 2021

【體路專欄】重新一年開始,祝各位讀者身體健康! 今年要繼續stay healthy,除了eat healthy,還要多做運動。港人玩手機的時間比運動多,衞生署調查發現分別有55.4%和43.1%的被訪者沒有每日進行最少 10 分鐘的劇烈和中等強度的身體活動,只有43.8%的被訪者身體活動量達到世衞建議標準。

【體路專欄】疫下馬拉松籌款

【體路專欄】世界各地因應疫情,推出限聚令,減少群眾聚集以降低病毒傳播的風險,不少體育項目被逼延期或取消,幸好現今科技發達,很多活動得以改到線上舉行。六大馬拉松之一的倫敦馬拉松今年只有84位精英跑手在線下進行「王者對決」,其餘來自109個國家的45000名跑手(包括筆者)則改為線上跑,通過官方手機App上載馬拉松記錄完成賽事。

【體路專欄】馬拉松的大愛

【體路專欄】10月4日,我完成了倫敦馬拉松的「線上跑」,很高興得悉美國女跑手Sara Hall於只限精英運動員作賽的倫敦馬拉松實體賽事中從後居上,超越世界一姐,以第二名衝線,消息令人非常振奮!

【體路專欄】監獄馬拉松

【體路專欄】上月的專欄文章《在囚人士重新上路》談到香港監獄因為空間有限,雖然懲教處為在囚人士安排每日最少一小時運動(球類活動、循環訓練),卻沒有系統性的跑步練習。放眼海外,不少在囚人士在獄中跑馬拉松,在轉捩點上得到鼓舞,更而足以改變人生,即使出獄後,仍繼續他們的馬拉松之路。

【體路專欄】在囚人士重新上路

【體路專欄】我一直相信跑步能引導正向思考,三年前出版了拙作《跑出一片天》,希望把自己跑步的一點一滴寫出來,讓讀者感受跑步帶給我的改變,同時把這份力量傳揚開去,有幸拙作獲大學和公共圖書館收錄供公眾借閱。

【體路專欄】香港可以有職業跑手嗎?

【體路專欄】最近我正式成為日本運動品牌ASICS旗下的贊助跑手,支持我正在進行的「100個馬拉松大計」及一直推廣的馬拉松精神,但同時也讓我思考跑步界的品牌贊助問題。在香港的跑步市場裡,跑手能夠依靠品牌贊助維生嗎?也是說,香港可以有職業跑手嗎?

【體路專欄】虛擬跑步大行其道

【體路專欄】新型肺炎疫情令全球體壇停擺,我的跑步比賽也暫停了一段短時間,在疫情爆發前最後一個實體馬拉松已經是1月時的台灣日月潭環湖馬拉松。在保持社交距離的前提下,人與人之間都要減少接觸,不過人類總能適應環境,如今大量虛擬線上活動應運而生。

【體路專欄】意志的訓練 — 每日做好自己

【體路專欄】三、四月間疫情反覆,有關當局難以決定香港中學文憑試(DSE)能否如期舉行,全港五萬多考生心情忐忑,旁人也許難以想像當中感受。有跑友說也許最能與考生同病相憐的是無數馬拉松跑手和東京奧運的選手。

【體路專欄】體壇半邊天

【體路專欄】在恒生銀行工作時因行方積極參與推動香港的體育發展而有幸認識不少運動高手;同時也有很多機會接觸體壇的幕後推手,本欄亦已先後介紹過多位。但論到香港體育界發展具舉足輕重的地位,不能不提到香港體育學院院長李翠莎博士(Trisha Lea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