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提供:施醫@用心堂

Photo Credit:施醫@用心堂

【體路專欄】上星期日參加了King Of the Hill (KOTH) 山野之王第一站——港島區的三十公里越野賽事,自從一個月前完成了42.195 公里全馬比賽後,就患上了跑者憂鬱(Runner’s Blue),在想跑與不想跑之間,但要為一月尾的年度山賽「香港一百」而開操,實在已經是迫在眉睫。

小女子以山野之王港島站開操,原來許多朋友在賽事前已不看好我會在6.5小時時限內完成比賽,因為慣常於平路跑的我,要在此三十公里的越野山徑中,由淺水灣起步,越過紫蘿蘭山徑,再入畢拿山,經過小馬山石礦場,徒手從柏架山腰,再用游繩爬上將軍石。

我看著自己手掌的血,決意用口啜掉手中的血和泥。

我看著自己手掌的血,決意用口啜掉手中的血和泥。

最難過的是在柏架山的密集叢林中急行,忘記帶劈林防護手套的我,也只好滿手泥濘地爬上去,重新起跑時,被樹根絆倒,滿手血和泥,由於趕時間,心中和自己說:沒有閒情叫囂撒野了!我看著自己手掌的血,決意用口啜掉手中的血和泥,再吐出,此刻的我,比男人更男人!

我整個人倒下時,走在前面的同伴沒有扶起我,我當時覺得很是奇怪,現在回想起來卻覺得很對,自己在那裡跌倒,就靠自己在那裡站起吧!我們獨自一人來到這世界,最終也會一個人地離開。與我同行的人,最多可以做到的,就是互相鼓勵勸勉,但最終,我們只有靠自己雙手撐起自己,用自己雙腳走下去!

徒手從柏架山腰用游繩爬上將軍石。(圖片提供:樂思)

徒手從柏架山腰用游繩爬上將軍石。(Photo Credit:樂思)

畏高的我站在高陡的柏架山狹壁中向後看,我在心中對自己說:「別儍了!你要別人怎樣抬你走?沒時間害怕抖震了!跑吧!」所以我全程除了上梯、爬山,也是用跑的,尤其奔跑在野豬徑的碎石路上,對身體平衡和足踝靈活度確是很好的操練。最後踏上逾千級樓梯的孖岡山,途中看見一位女士坐在梯級上發脾氣說以後不走孖岡了,我心想,你坐到超時吧!誰管你?冰凍的啤酒在終點等我呢!

最終,我腳震震地衝落淺水灣,以6小時17分在限定時間(6:30)內完成,那滿足感不是小姐們買手袋、名錶、去銀座可媲美!那種熱血刺激,至今久久不能退去,至於手中的血、面上的泥,抹一抹又過去了!不是嗎?

(圖片提供:施醫@用心堂)

(Photo Credit:施醫@用心堂)

 

(圖片提供:施醫@用心堂)

(Photo Credit:施醫@用心堂)

(圖片提供:Sophia Tam)

(Photo Credit:Sophia Tam)

[printfriendly]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