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出「沸青」



經歷半季的「街足」,康sir(後排左二)喜見球員個人的情緒控制大幅改善。
經歷半季的「街足」,康sir(後排左二)喜見球員個人的情緒控制大幅改善。

【人物專訪】「廢青」,社會中經常出現的一個標籤,卻沒有清晰的定義,但大都是指頹廢及一事無成的青年人,語帶貶義。近年不少年青人認為賺錢不再是使命,追尋理想或樂天知命才是活得豐盛,創造出與主流不同的成功價值觀,卻被冠以「廢青」之名。當中社會對這群年青人有否足夠的理解?

友誼之風的球員們全程投入比賽,不論進攻或防守,表現均一絲不苟。
友誼之風的球員們全程投入比賽,不論進攻或防守,表現均一絲不苟。

友誼之風的球員由一眾大埔區的青少年所組成,這群年青人曾在區內無所事事或受不良行為影響,卻對踢足球有著無比的熱愛。經外展社工接觸及認識,組成一支球隊參與香港街頭足球聯賽。

任職社工長達8年的康sir,兼任為友誼之風的領隊,期望參與「街足」讓球員們脫離不良的行為,從中找尋目標:「聯賽的好處是持續性,提供一個有規律及公平的競賽環境,透過足球比賽展現球員自身的能力。同時我與隊員間每次定立小目標,不斷的累積從而開展更大的目標,訓練他們的情緒、紀律及堅毅力,對日後就業或面對人生難題帶來間接的幫助。」

友誼之風是複賽上線八支球隊中,唯一一支首次參賽的球隊,可被視為黑馬分子。
友誼之風是複賽上線八支球隊中,唯一一支首次參賽的球隊,可被視為黑馬分子。

熱愛踢足球的雄仔,認為「街足」能讓自己盡情發揮發揮所長:「雲集來自四面八方的球隊,透過比賽認識更多新朋友,同時提升自己的球技水平。」

同屬隊友的阿輝則表示,過往經常無所事事及熱衷賭博,加入球隊後讓自己擴闊眼界跳出大埔,同時脫離賭博:「認識不同階層的足球愛好者,透過比賽亦增加隊友間的交流,打破只是電話上的聯繫,再者一改以往週日獨留在家中賭馬的陋習。」雖然球隊屬首次參賽,阿輝亦期望球隊於「街足」取得三甲的好成績。

20150930-04streetsoccer

談及友誼之風的季內表現,這支球隊成績絕不失禮,穩佔複賽上線積分榜的中遊位置,仍有力挑戰各支前列球隊,爭奪最高榮譽的「街足盃」三甲位置並非空想。

坦白而言,這群年青人的說話技巧並不算出眾,不太懂得如何展示自己優秀的一面,對未來日子也較為樂天知命,因此適當的鼓勵及支持對他們尤其重要:「社工的出現,在這群年青人辨識善惡的過程中與他們同行,提供支援及機會,如足球比賽讓他們在賽場上展現英姿,建立自信心。」康sir表示年青人需要適合的機會,因為可以找回自身的價值,過程中建立目標及方向,讓生命活得熱血沸騰。

「彈我任性、彈我無耐性、彈我騖遠和長期違命;彈我做錯、彈我太自我、彈我是廢青。」

「沸青」及「廢青」只是一字之差,意思卻大相逕庭。旁人對這群只愛踢足球的年青人,在一知半解的情況下或會批評他們為「廢青」,但假若親身感受友誼之風的一眾球員表現,定能體會到他們是足球場上的「沸青」。賽場內滿腔熱誠,舉手投足的自信,與場外嘻嘻哈哈的表現形成很大的落差,比賽中每次進攻及防守均全程投入,隊友間大聲提場及鼓勵,為爭奪比賽的勝利拼盡全力。

年青人缺乏足夠的人生閱歷而導致找不到未來方向,這情況於現今社會比比皆是,但他們擁有著時間的優勢,能夠作出多番改變及嘗試。誰都不能判定他們失敗,即使起步較他人遲緩,但只要找到正確的方向,總有出頭天,而足球相信是友誼之風一眾年青人尋覓未來方向的第一步。

「我小眾,並不等於我廢。不甘於太過老練,年輕不等於廢;不想跟你向上流,留低不等於廢。只想找到了信念,誓死捍衛。」

「我們都相信『活得沸騰,成就無限可能』。」

文、圖:廖之鋒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