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11-sammichelle
從前,有一群小孩在富翁的門前踢球,富翁無法趕走他們,不勝其煩,心生一計:『你們來踢球,我給你們每人五塊錢!』如是者數月,一天,富翁見時機成熟,跟小孩說:『我沒有錢了,不再給你們五塊;你們能夠照常來踢球嗎?』小孩沒有金錢獎賞,一哄而散。富翁從此得以安寧度日。

其實,小孩們忘記了他們踢球的目的 – 就是沒有目的,只是單純直接的喜愛。

《那些年》中男主角拳賽那一幕正展示了一種單純、毫無理由,甚至可以說是毫無現世意義的熱愛,縱使身體受傷害、愛人不諒解,男主角依然堅持故我。這種喜愛,在”this dying city”尤見可貴。

作為一個舞者及運動員,我在想,跳舞比賽、運動比賽又何嘗不是這樣?我們變成爭名次、爭榮譽名利的機器。更進一步地說,讀書還不是一樣?也是變成一紙證書混飯吃、或者以此獲得優越感,攀上社會的上等層次,東成西就。 愛情,也許開始還是單純的,但隨著不同的理由,不同的境遇,兩個人之間不再單純。電視劇中的豪門婚姻、清宮鬥爭,都是小孩『成長』起來的明證。

從小到大,我們都被教導要用功,要成為社會的棟樑,要年賺百萬,要名利雙收,甚至要問問自己,為什麼不能成為第二個李嘉誠…… 也許,我們應該先問問自己,究竟喜愛什麼。我始終相信,人生的意義在於得到愉悅,而真正的愉悅,只有透過單純的喜愛。

讀書、工作、成長、愛情……乃至人生種種,又有誰能記住本來的赤子之心?

快樂,其實非常簡單。無他,愛之而已。

 

香港體育舞蹈代表
吳森雋Sam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