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siuhong_brianching_150410-2

【體路專訪】「被推入手術室前一刻,覺得好寒、好害怕,因為唔知道之後會發生咩事。」胡兆康,在香港保齡球界被冠以「保齡神童」14年,成名早,但其保齡之路一直以來亦非一帆風順,去年苦等12年始奪首面亞運會個人獎牌,但原來苦盡甘來背後,「康仔」去年亞運前發現患上癌症,獨自承受化療及備戰亞運的壓力,直到今天從癌魔手上走出來,才一如以往,笑笑口向外界說:「我沒事!」

「醫生在手術時在我腹部開了一條很長的傷口,手術後根本痛到不能下床,任何時候都好想醫生比止痛藥我。」

2014年香港傑出運動員頒獎禮後,有人宣佈退役,亦有人轉型踏上教練之路。胡兆康當晚第六次奪得傑運獎項,當天他滿場飛,笑笑口找著老朋友拍照,從來低調的他,翌晚在面書上卻首次提及自己患癌經歷,筆者看著那長長文字時手在發抖,就找來「康仔」問了幾句,但電話傳來那把聲音如舊輕鬆:「無事啦!」仿彿一句話已總結了他走出癌魔的陰霾。

胡兆康今年初六度當選「八傑」之一。

胡兆康今年初六度當選「八傑」之一

去年3月於備戰年底仁川亞運會前夕,胡兆康突然發現患上睪丸癌:「有段時間發現睪丸持續麻痺及有硬塊,到醫生診症時還以為是小事,怎料醫生說很大機會是睪丸癌,那時呆了一呆,然後打後幾天都很擔心,瞓都瞓唔到。」證實是睪丸癌第一期後,「康仔」一星期內隨即接受了切除單邊睪丸的手術,雖然甘願獨自承受,但憶起手術前的感受還是猶有餘悸。

「雖然發現患癌至做手術的時間很短暫,但被推入手術室前一刻,真的覺得好寒、好害怕,因為唔知道之後會發生咩事,雖然醫生告訴我可以治療,但當時我還是不想告訴別人,不想讓太多人擔心。」患病至痊癒,「康仔」僅讓香港保齡球總會會長及教練知道,以免打擊當時港隊備戰亞運的士氣,「始終要在亞運會奪得獎牌才可保住精英項目,不想在這時候影響隊友,這關頭我也沒想過要放棄出戰亞運的機會,因為醫生說手術後3個月左右我就可繼續打球。」

wusiuhong_brianching_150410-3

沒有放棄出戰亞運,因為是對以往從未染指的亞運會個人獎牌情有獨鍾,不過手術後的康復之路,亦非「康仔」想像般容易:「醫生在手術時在我腹部開了一條很長的傷口,手術後根本痛到不能下床,任何時候都好想醫生比止痛藥我,住了幾天出院後,連行都行得特別慢,5分鐘路程我要行足30分鐘。」

其後5月開始,「康仔」接受了兩次化療,以減低癌病復發機會:「當時有想過亞運會後才接受治療,但醫生說手術後做化療才可將復發機會減低,幸好化療後我沒有甩頭髮,僅是出現作嘔、及白血球過低等反應,治療都好順利。」只是直到治療後再次重踏賽場時,因傷口痛令他無法做出大動作,「當時打150分都試過,病後我都一直寓賽於操,不過要重拾保齡球,有些細比賽由外圍賽打起,真的覺得好累,覺得球特別重。」同時「康仔」亦要隱瞞外界對他表現下滑的猜測:「當時我是跟隊友講了大話,說自己是盲腸炎做手術,後來治療耐了,有隊友都在猜測我患了重病;而且我在公開賽打150分時,也會聽到別人質疑,但幸好我性格是這樣,自己知道自己做的事、接受到自己每局打到最盡力就好了。」

 「以前太刻意、太小心,反而錯失了機會。」

訪問期間,「康仔」說得最多的是「無嘢嘅、無咩事!」筆者好奇他的樂觀從何而來:「其實我的人生真的不算多逆境,小病會有,但我覺得患病是每人都會有機會遇到的事,當年爸爸重病時醫生說只得4個月命,後來他堅持了3、4年才離開,我覺得我似爸爸的樂天吧!」胡兆康亦認為自己仁川亞運前發現患病,令他學懂了如何釋放壓力,才可得到那一面等了十二年的亞運個人獎牌。

20140303-wusiuhong01

「前三屆亞運會真的因為想有好的結果所以花了很多努力去爭獎牌,但今次病後我覺得壓力釋放了,更平常心去面對,算是因禍得福吧。」「康仔」覺得心態的演變,就像返回自己最初打保齡球時的感覺:「剛打球時沒有包袱,只會做好自己的基本功,現在我覺得找回那種感覺,只要一心想著如何做好自己頭兩步的動作,不用再去想要怎樣將球放到我想它出現的箭咀上去,因為打保齡的動作跟我16年了,就如行路一樣,其實不用再去想怎樣行好每步路,何況比賽時再去想調節角度、節奏,已被緊張影響了思緒,以前太刻意、太小心,反而錯失了機會。」

去年亞運,胡兆康終踏亞運個人獎牌滋味

去年亞運,胡兆康終踏亞運個人獎牌滋味

在隊中16年,胡兆康17歲於大阪東亞運動會與許長國奪雙打金牌及個人優秀賽金牌後成名,背負「保齡神童」這名字,14年間經歷過亞運失利、戰友許長國離世、父親患病逝世,直到今天病癒再領港隊於去年亞運奪得佳績,訪問當天,攝影師在旁問他「累唔累?」他直言每次比賽前被記者問他目標時仍難免有壓力:「當然會有壓力,為了撐起港隊去打球的感覺都有試過,但如果人是負面的,當然會覺得這樣很辛苦,但我卻覺得是因為別人重視你在隊中的角色,很感恩每一位朋友及前輩都在這些年給我機會,這種機會不是人人都可感受到,我覺得是正面的累。」

wusiuhong_brianching_150410-1

胡兆康選擇在奪得「傑運」後公布病情,「保齡神童」還是希望將他的經歷為身邊的人帶來正能量:「其實我手術後可以因為痛而放棄參戰亞運,但每次比賽人人問我奪獎機會有幾大時,我知道我不去打始終會後悔。我希望身邊的人都珍惜機會、珍惜身邊的人,四年後我不知道會否癌病復發,但我知道我一定要準備得好,珍惜機會,當機會到時我才可以拿到好成績,希望別人都會跟我一樣努力實現夢想。」胡兆康成名早,但14年來的一切都得來不易,訪問完前,他留下一個問題:「你14年來是否都在做同一件事?也在為了夢想飛馳?」

相關報導:
胡兆康圓亞運夢:拿到最想要的獎牌!
「保齡神童」胡兆康:人生如球賽 不完美才完美

文:徐飛
圖:Brian Production LTD.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Photo By Brian Ching:

Brianching今集《#MondayFeature》請來擁有近二十年新聞攝影經驗,曾任職本港多間中、英文傳媒機構的著名運動攝影師程詩詠 Brian Ching為胡兆康操刀。

Brian自2001年大阪東亞運動會已認識胡兆康,10多年來,胡兆康在Brian眼中都是踏實、樂觀的運動員,Brian表示希望於今次拍攝中,表達胡兆康於揹起「保齡神童」重擔10多年的疲累感:「我認識了胡兆康很多年,由他是一名小朋友,直至揹起港隊重擔,到現在成為真正的「大哥」,覺得他在隊中一直肩負領軍的責任,轉眼他已30歲,我想表達他多年來為隊中付出了很多的感覺。」今次拍攝特別以區旗作背景,以配合「康仔」支撐港隊的感覺。

亦由於保齡球並非一項劇烈的運動項目,所以要拍得與別不同亦有一定難度,Brian其中一幅照以胡兆康的雙手作主角,「因他曾告訴我他的右手因打保齡球多而比左手粗很多,拍攝這張照就可突顯他為保齡球的努力。」拍攝期間另一難題就是平日平易近人的「康仔」要表達冷酷及疲累感覺,令為人樂觀、經常笑笑口的「康仔」遇難題,但在Brian指導下亦能順利完成。

Brian亦回憶對胡兆康最深刻的印象是2009年香港東亞運動會:「當時胡兆康表現一般,但他的爸爸患病時亦到場支持他,最終他在最後兩局後來居上奪得銀牌。當時我推開人群,走到他爸爸身邊,叫他們二人擁抱,那一刻像突破了運動員及攝影師的關係,單純以朋友身分希望為他們拍下這張照。」

wusiuhong_150414-bowling

拍攝花絮:

brianching_DSCN7267_snap_150411

brianching_DSCN7270_snap_150411

brianching_DSCN7303_snap_150411

brianching_DSCN7321_snap_150411

brianching_DSCN7330_snap_150411

brianching_DSCN7327_snap_150411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