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3)

如果我說只讓你使用電子用品每天兩小時,為期一個星期。我想很多人大概會很不願意,或者覺得根本沒可能。但我跟大學泳隊去了Santa Cruz一個星期,就是有這個每天兩小時的規定。

image (5)

不能使用電子用品的包括手提電話、電腦和iPod等等。我跟大部份的香港人都是我媽口中常說的「dup頭黨」,不管走到哪兒,頭總是低着在看電話。對於我這種dup頭黨,兩個小時的電子時間幾乎等於沒有。

image (1)

image

但奇怪的是,在這兩個沒有電話電腦的一星期內,我竟然有一種放下心頭大石的感覺。放下了的我的電話,我發現自己得到了更多。我跟我隊友的關係變得更緊密了。我們一起騎單車、泡澡、塗指甲、曬太陽、玩卡等等。無牽無掛地玩,不跟全世界公布我每日每分每秒在做什麼,使我和隊友們擁有一個獨有的經歷。這些獨一無二體驗只有我跟我的隊友們知道。

image (2)

image (6)

這星期在我好朋友的迫使下,來到了一個自然國家公園行山。我說迫使是因為我個人甚不喜歡走太長的路,斜坡就更不用說了。我們從山腳開始步行,走着走着,我才發現我又回到了沒有電子産品的世界,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其實走順了節奏,四十分鐘的山路也不算太難。到達了山頂,我們在樹蔭坐了下來,一邊食着自備的水果一邊看著心曠神怡的山景。行山而產生的安多芬是我從未在游泳池中感受過的。行山所帶給我的成功感也是我從未在游泳池中感受過的。

這兩個星期中我覺得自己從新體會了生活一遍。大家也該嘗試多放下電話停一停放慢腳步來留意你身邊的人和事,活在當下。

[printfriendly]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