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欄】上星期天,參加了沙田城門河的皇者之戰半馬拉松比賽,當中也有全馬路段。由於自己跑會協辦的,怎樣也要為教練助陣一下,但其實一月尾的渣打馬拉松在即,實在應該在星期日跑二十五至三十多公里的長課距離,而非奮力的去跑另一個半馬或全馬。

有說皇者之戰中跑上梅子林的一段,許多跑者也不禁開始慢行起來,那些堅持用跑的,想當然就是平日於斜坡訓練有素的跑者。心中記著教練說:提腿、細步、手臂向前推助身體推進、眼望前、用鼻和口深呼吸…我雖然不快,但也沒有停下來用走的,每次想停下,也會想起村上春樹所言:跑步不用跑的,為什麼不走上行人路去散步?也就不禁笑起來。(自己在笑,好驚嚇!哈!)

另外,不少人在落坡時滑下,數人更因地面凹凸不平而跌倒,額頭、膝蓋和鼻也流血了,大家奮力跑之餘,務必要留意地面情況啊!

雖然香港只有數個全馬賽事,但不少跑友飛去外國跑,一年也跑了五六個全馬,我問,是以一生人完成一百個全馬為目標嗎?如果我們每年跑兩個全馬,不間斷的跑五十年就可達成宏願了!令我想起英國的Dr Ron Hill 每天跑步,跑了五十年,跑步對他就像是每天吃飯一樣,從來也不忽視,很佩服#RunEveryDay 的理念!而香港最年長的馬拉松跑手葉伯也跑至八十多歳,誓言跑至跑不動為止。

然而,我在大阪全馬後,經歷了五年跑資內,第二個跑者低潮,毅然在香港全馬前兩個月減跑量,我明白將會因訓練不足而冒上在港的第一個馬拉松被DQ的危險 (disqualify即未能以六小時完賽而被取消資格),不過看見許多師兄姐跑了幾十年,我的興致又來了!來個recovery run 吧!

大阪全馬後,經歷了跑者低潮

大阪全馬後,經歷了跑者低潮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