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rwong_1

說到自己的教練,我想每個運動員或多或少都會抱怨教練處事不公,或是安排欠妥當。我是個容易發脾氣的人,只要覺得教練做事不合理,我便會對他『黑面』及『按章工作』,意思是對教練不甚理睬及在該課訓練中拒絕給力。

直到前一陣子,我受到高人指點,因而對此種只懂埋怨的方式有了另一個看法。從前的我只會理會自己的看法而拒絕在教練的角度去想,遇到困難時腦裏當然一面倒是負面,覺得教練沒有考慮運動員的想法。或許教練也是人,決定不可能完美和全面,然而,當我設法站在教練的立場,就發現自己的自私。

對運動員來說,我們只需向自己及教練交代,比賽比得不好也僅此而已,沒有甚麼責任;對教練來說,他們要向自己及運動員交代,也要受他們的「老細」(體育學院)問責,更要處理資源分配的問題。教練要兼顧的遠比我想象的多。

說來慚愧,我一直沒有這樣想過,自大的我很多時還以為自己理直而氣壯。於是,很多的誤會從雙方之間產生。這些誤會經過溝通後可能解決得到,也有可能解決不了,這就看天的造化……

轉轉話題,總結一下今年的比賽成績,雖算不上豐收,但也有幾場滿意的比賽:先在六月中旬在臺灣新北市的亞洲杯取得個人冠軍,然後在九月下旬的仁川亞運會中的混合接力取得第四名,再在十一月中布吉亞洲沙灘運動會的接力取得季軍。為了準備亞運會,我們港隊特地遠赴日本北海道士別市訓練了三個月之多,想不到自己也走過了,但也就練得太多。所以今年之內也不會進行特訓,也不會比賽,明年再來吧。

最後容許我在這裏謝謝體路讓我寫文章,也謝謝所有支持我、幫助過我、對我思維有所啟發、陪伴我、贊助我和reboot我的人。

感謝閱讀!

黃俊堯Perry Wong
23/11/201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