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專訪】1+1>2的力量 TEAM SOLO打破角色矛盾組軍追夢



【體路專訪】長跑除了是一項個人運動,也是著重於自我溝通的過程,那是掌握內心節奏及配速的關鍵。緣於自身對理想充滿渴望,5位專業跑手在今年3月成立了TEAM SOLO,並在因緣際遇下成為戰友。雖然「Team」與「Solo」之間的身份看似有所衝突,但運動本身就是多元及包容的代名詞,他們深信在互相鞭策之下,將成為彼此在追夢路途上的動力,也是運動生涯之中一個美好的註腳。

除了尹焯熙之外,其餘4位TEAM SOLO的成員均會出戰周日(18日)的台北馬拉松,當中黃啟樂、鄭澤瑭(Tom)、陳鎮榮參加半馬拉松,魏賡則參加全馬,亦是團隊首次出戰香港以外的賽事。4人先後指出要打破PB(個人最佳時間),並分享在最近9個月的訓練生活點滴,雖然訓練上一直按計劃進行,但彼此角色的出現,便為長跑注入不一樣的新元素。

黃啟樂

去年在香港馬拉松以初馬奪冠的黃啟樂,道出了TEAM SOLO的成軍原因,與去年備戰期間有關:「當時我曾與魏賡訓練,即使我們的風格相似,但發覺亦有不少需要向對方學習之處,過程中感受到有收穫。本來我們是自我訓練為主,突然有機會成為彼此的教練,讓我開始思考若有更多人能在同一個平台,分享各自對訓練的感受,可以形成一股推動力。」黃啟樂及魏賡各自都有教授跑班,但志在幫補自資全職訓練,真正為長跑而組成跑團的想法則是首次冒起,因此TEAM SOLO也應運而生。

「記得準備初馬時心情很累,他會提醒我要堅持,我亦會鼓勵他。另外不少跑手因為疫情而迷失,例如獨自訓練的我們,以及一眾學生運動員。可能他們一時想不到如何追步,但同時有著一定實力,所以想這個平台可以協助大家再創高峰。」其後TEAM SOLO再獲新成員加入,就讀香港中文大學的陳鎮榮同時是黃啟樂的跑班學生,阿榮認為雖然與黃啟樂有了多一重身份,但在團隊內依然保持謙卑,期望跟3位前輩繼續學習。至於就讀香港城市大學的Tom稱,跟著專業跑手訓練令心態提升不少,務求生活變得更規律,並根據訓練而有所調整,為將來全心投身跑界做好準備。

(左起:魏賡、鄭澤瑭、黃啟樂、尹焯熙、陳鎮榮)

將團隊意識滲入個人運動之中,就是TEAM SOLO成立的初衷,「個人」與「團隊」身份看似有所矛盾,但其實視乎兩者之中如何平衡:「每個人的背景、理想及能力都不同,但共同點都是追求更高的目標,所以集合大家一起做。我們嘗試以團隊合作形式玩個人運動,隊友之間互相支持,並建立一個系統,『We run solo as a team』就是我們的宗旨。」黃啟樂透露團隊曾邀請加拿大長跑好手Rory Linkletter,協助制訂眾人訓練方向,另外再聘請教練逐點指導。至於成員之間的生活時間不一,因此他們不期望每周都有恆常訓練,但會即興約跑步或健身,並交流彼此對於訓練的看法,「我們方向一致,但訓練核心始終在於自己,也會根據各自能力和進度去練習,而大家的支持就在於精神層面較多。」

ADIZERO SL

黃啟樂分享自己繫上鞋帶後,將尾端放入鞋舌及鞋帶之間能減低鬆脫的機會。
BOSTON 11

沿途支持跑手的除了有身邊的戰友,還有一對陪伴跑手突破自我的跑鞋,全新的ADIZERO SL為針對日常跑步訓練而設,以突破個人最佳紀錄為目標。延續搭載adios PRO系列的Lightstrike Pro前掌中底,配以耐用輕盈Lightstrike EV中底,進一步令腳掌穩定落地,為跑手提供緩衝和能量回饋,黃啟樂指出ADIZERO SL適用於慢跑訓練,原因是它的保護及穩定性較高。至於中底較厚的BOSTON 11則是高強度訓練之選,亦可作為比賽代替鞋款,其中Lightstrike Pro中底更是覆蓋全掌,推進感更強。

至於尹焯熙的跑齡與魏賡相若,也是在TEAM SOLO裡面的另一位「大師兄」。除了2017年與魏賡跟隨日籍教練訓練外,其餘大部份時間均是獨自訓練,「最初要與大家訓練很不習慣,甚至有點吃力,擔心訓練節奏會被影響。」後來他發現要融入團體比想像中容易,而且在互相鞭策的環境下,對於完成目標便有多一份信心。他指出阿榮、Tom的加入為團體注入生氣,再到TEAM SOLO的每一位都有著難以言喻,兼且獨特的角色,「我們之間會鬥快,但同時會互補不足。自己練習多年可能有些想法會被潛移默化,開始變得old school而不知道,大家在這裡的身份都是平等,重要的是共同為進步而走在一起,並非困在井底之中。」

作為尹焯熙多年來的對手,魏賡對於他所講的互補不足充滿共鳴。追求時間上的進步可謂跑手的天職,但是要對運動本身有愛,卻是離不開箇中的人和情,「希望有更多相近能力的人一起跑,就算大家水平不一樣,起碼都不要再有ˉ『山頭主義』,想要有良性競爭就要有好的氣氛。以前自己較少著重氣氛,不過因為仍想堅持下去,就開始思考如何令自己心態變得開放,以及在突破成績上增添樂趣。我會嘗試了解大家各自在練習時遇上的問題,再利用自己經驗作出分享。」魏賡又指與其他跑手以往有種敵對關係,甚少深入交流跑步心得,期望TEAM SOLO的出現成為彼此打破隔膜的機會。

由於香港跑手的追夢成本有限,因此同路人的支持亦成為他們的心靈雞湯。比起一個人盲目地堅持,與一群人共同尋找曙光似乎更有意義,「過程比起結果更寶貴,以往各自都是埋頭苦幹,不斷在一個方向鑽牛角尖,偶而亮一亮劍然後再回去練,但這對跑界沒太大幫助。跑步不外乎都是見到對手更快,然後我又想超越他,從競爭之中建立循環,否則大家只為一個名次而努力就沒有意思,欠缺了不斷上進的毅力。」

圖、文:李子正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