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rts Lecture】霹靂舞:由街頭跳入奧運 四大元素跳出風格



【體路 X Junior】早在2020年,國際奧委會(IOC)落實2024巴黎奧運的比賽項目,其中霹靂舞(Breakdance或Breaking)成為前所未見的新項目,即將首次登上奧運殿堂。今期《Junior》就邀請兩位贏過不少獎項的本地年青舞者溫志寶(B-Boy Bear)及張麗怡(B-Girl IFree),為大家介紹這項爆發力及觀賞性十足的體育舞蹈。

霹靂舞起源於美國,是嘻哈(Hiphop)文化四大元素之一,隨著靈魂樂之父、美國黑人歌手JamesBrown在1970年代初期推出歌曲《GetontheGoodFoot》轟動大眾,強烈的節拍與吸引眼球的舞步,更引發霹靂舞的熱潮。經過逾70年的發展,霹靂舞已經即將在2024年成為奧運的比賽項目。欣賞霹靂舞表演時,經常都會看到很多快速的腳步、大動作的轉體,甚至以頭作為支點旋轉,但其實所有的動作都可以歸納成四大元素:

1.TopRock(搖滾步)

TopRock是最簡單的部分,一些站立的舞步,大部分情況下都是每套動作的起手式,著重舞者的協調性、靈活性及節奏感。

2.Footwork(排腿)

Footwork是一些以手作支撐,蹲低或貼近地步進行一連串複雜的步法,例如掃腿等,講求流暢性及原創性。

3.Freeze(定點)

Freeze顧名思義就是一些將姿態靜止的動作,雖然當刻的舞者處於靜止狀態,但如果能配合音樂,反而會帶來刺激性的視覺衝擊,成為觀眾反應最熱烈的部分。

4.Powermove(大地板動作)

Powermove是極具動感、力量及技術的動作,考驗舞者的體力。當中最常見就是風車、頭轉、湯瑪士迴旋等動作,評審通常以難度、完成度、力量等方式來判斷Powermove的優劣。

奧運霹靂舞規則大不同

(圖:Paris 2024)

在花式滑冰、韻律泳等配合音樂起舞的運動中,隊伍或選手都是自選音樂,並針對音樂準備不同的動作出賽。惟在霹靂舞的情況則截然不同,Bear指:「每場比賽都是出場一刻才知道播放的音樂,所以要即時構思不同的動作配合。」聽起來霹靂舞的自由度很大,舞者隨著音樂、根據個人的強項做出不同的動作,最終由評判決定勝負。不過去到奧運層面,情況則變得稍有不同,IFree表示:「參與奧運與一般霹靂舞比賽的訓練模式會變得不同,因為霹靂舞應該是很隨性,聽著音樂起舞,很有個人風格,但如果出戰奧運,就要練習不同的特定動作,以符合奧運的計分標準。」

霹靂舞入奧舞者反應兩極

雖然一項運動能夠打入奧運舞台理應是值得高興的事,不過在霹靂舞的圈子中卻出樣兩極的聲音,兩位港將指:「有些人認為需要有奧運這些大舞台,令這項運動的關注度提升,吸引更多人投入霹靂舞當中;但有些人則認為霹靂舞應該保持嘻哈風格,以娛樂的心態參與其中。」由於奧運的出現,令支持者與反對者分得更開,不過兩名港將都認為,霹靂舞打入奧運是利多於弊:「上一輩無論多努力,做的事都未必有等同的回報,現在因為機會多了,所以資源都有所增加。無論如何多人跳才是好事,以前沒渠道接觸,如何談得上文化。」

圖、文:彭淬祺
原文刊登於Sportsroad Junior Issue#63

Sportsroad Junior

Sportsroad Junior》為全港首本月刊學界體育報,創刊號於2016年1月隆重出版,內容涵蓋全港各區學界體育賽事,現時派發據點超過全港200間中、小學。我們正陸續增加免費派發的學校數目,如學校有興趣訂閱本刊,請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或填寫網上訂閱表格,並留下負責老師、班級數目、所需訂閱數量等資料,我們會盡快回覆及安排,謝謝你對《Sportsroad Junior》的支持。

我們目前亦設有以下公眾派發點:油麻地百老匯電影中心太子閱讀時代書店尖沙咀YMCA會員服務部修頓室內場館票務處麥花臣室內場館九龍灣Mega Ice元朗區體育會沙田體育會大埔體育會北區體育會荃灣球星羽毛球專門店,數量有限,派完即止。另外,我們亦有個人訂閱服務,詳情可按此瀏覽。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