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手道・專訪】盡做的領悟 蔡韻瑜震盪中重生



【體路 X Junior】「我覺得自己是廢物。」很多人遇到挫折,也總有這樣想過、說過。今次的故事主角是一名國際賽獎牌得主,卻同樣與你我一樣會質疑自己,甚至獲得成績後會擔心剎那光輝不代表永恆。聽到蔡韻瑜的名字,你未必會立即想起她是來自哪項運動,但其實她也是上屆亞運空手道港隊的獎牌成員。只是一次訓練意外讓她「消失」於大眾目光足足三年,直到6月的世界一級空手道A級賽,她首次在成人國際賽奪得金牌,再次向世人以至她自己說,「其實蔡韻瑜仲打得。」

若非這次在埃及的世界一級空手道A級賽封后,大家也未必知道,原來蔡韻瑜曾遇上令其遠離賽場兩年多的傷患,甚至連她Instagram亦少有提到這次受傷的確實情況。

2018年亞運後不久,一次正常不過的對練出現了一個不尋常的後果。「那是一次與隊友打反應的練習,當下我上前進攻,但剛好他又出拳。兩個動作同時發生令力度更加穿透,我的頭就被重擊了一下。」這次重擊後,蔡韻瑜往後三年的生活自此改變。先說睡眠,她每天甫起床便已覺頭暈,要不停休息,甚至活動個多小時就需要睡覺「叉電」。頭痛等各種症狀接著陸續浮現,特別困擾的是記憶力差得誇張,「例如約教練明天開會,我一行出他辦公室就已經會忘記,到明天再約另一日又會再忘記一次。如果我不立即寫下來,我真的會完全像沒事發生一樣。」

連日常生活都被影響如此,更遑論要重返體院訓練。其實,蔡韻瑜並非沒有求醫,她曾拜訪過腦科、耳鼻喉科等專科醫生,亦照過磁力共振和電腦斷層掃描,甚至是她形容為「明知呃錢的神醫」都試過,然而一直找不到治療方法,「腦科醫生直接說不予置評,他們只叫我休息,到不再頭暈就可以再練習。但我就是一直休息都感不適,每個月再和醫生討論還是未可以。」最後,蔡韻瑜得到的只是簡單的三個字:腦震盪。

腦科醫生直接說不予置評,他們只叫我休息,到不再頭暈就可以再練習。

亞運過後,運動員稍作休息便投入預備下屆奧運的積分賽。由2018年底開始,空手道界近乎每個月都有奧運積分賽,若選手能早早儲夠排名積分,自然能更好備戰。蔡韻瑜的身體一直未見好轉,但奧運空手道機會只此一次,到2019年4月她嘗試復出參加集訓。「當時情況真的轉差很多,因為在未完全康復下再被人打了很多拳。有次練習甚至被踢到頭後整個人『熄機』,到醒過來才發現趴了在對方身上。」

蔡韻瑜(後排右四)2019年一度復出。(李嘉維fb圖片)

「不過說了想試,就要繼續。」赴哈薩克集訓期間在一項本地賽摘銀後,蔡韻瑜與隊友轉到烏茲別克出戰亞錦賽。負傷之下,她仍奮戰獲得第五名。以為與腦震盪的故事會就此走向大團圓結局,卻原來只是另一個痛楚的開端。「亞錦賽真的好辛苦、好辛苦,我要再跟教練說不行了。到年尾又試練了一陣子,但仍然是沒辦法。」結果教練連比賽都再沒有為她安排,一直蹉跎到再見不到出戰奧運的希望,反覆的傷疲甚至令她懷疑往後應如何生活,「假設我做不了運動員,可能連生活都成了問題,試問哪有工作能讓你每個多小時去睡一睡?」每年4月均是體院運動員續約的時機,蔡韻瑜曾為約滿後的第二人生鋪路,嘗試過沖咖啡、做美容,卻感覺興趣不足以大得發展成事業,「當時是完全沒有方向。」

試問哪有工作能讓你每個多小時去睡一睡?

身體變虛 不敢講出心聲卻滿肚苦水

面對失意,不同人都有自己的處理方法,有人會選擇迎難而上,也有人會像鴕鳥般逃避。蔡韻瑜選擇的是向現實低頭,卻同時狠狠地關上自己的心房,連家人的關心亦以發脾氣來回應。「那時我真的對自己好失望,教練、隊友、家人等全部都被我推開,簡直覺得沒資格說自己是運動員,更不說在亞運拿過獎牌,因為我已經好像一個廢人。」迷失方向、自怨自艾,身體又持續不適,她每天要面對的身心打擊從未停止,更甚者是,開始聽到外間很多反對她的聲音。

(圖:體路資料庫)

「有人覺得我有獎牌、『上了岸』就話自己頭暈,拖時間不想練習。我真的很無奈,已經每日不適了,還要被人質疑。」腦震盪跟骨折、扭傷撞傷或斷韌帶等傷勢不同,從外表看來其實與正常人無甚分別,但其實啞子食黃蓮,有苦自己知,何況連醫生都說不出蔡韻瑜的傷是所為何事。她沒有透露提出這些質疑的人是誰,但說著的聲線仍帶點激動。

有人覺得我有獎牌、「上了岸」就話自己頭暈。

我好奇問,她有否曾經遷怒於那打傷她的隊友。「我冇嬲啊。」蔡韻瑜答得頗為堅定。雖說自由組手的練習部分會有預設動作,但拳腳無眼,稍不留神就易生意外,只是今次這意外來得比較嚴重。「我知這個練習是有機會出錯,也知道他是不小心的,所以我理解,沒想過怪任何人,反而會望著天空問:為甚麼要這樣玩弄我。」也許天意弄人就是這意思。亞運前,她經歷過差不多一整年的低潮,終於在雅加達與教練成功磨合,尋回自信,卻又遭遇橫禍。「我努力了8、9年,終於想通了很多事,但一下子甚麼都沒有還不特止,連生活都可以影響到這個程度。我真的很不開心,哭了很多晚。」

一下子甚麼都沒有還不特止,連生活都可以影響到這個程度。

無語問蒼天,唯有淚千行。苦痛說了無人懂,亦開始對自我產生懷疑,蔡韻瑜當時每星期總有幾天會獨自到欣澳散心、思考、看書、冥想,嘗試舒緩情緒,讓自己好過一點。「因為實在好覺得自己是廢物,要逼自己出去走走,不能再獨自屈在房間,搞唔掂。」或許上天關上了一道門,真的仍會為人開回一扇窗。她的傷勢到去年年底突然好轉,頭暈的次數及程度減少,記憶力亦開始重返正常水平,醫生也沒法解釋這情況。於是她慢慢重回訓練場,與教練逐步提高強度,到今年3月終於再全面回復訓練,亦隨隊去過杜拜集訓。

已不經意白過這數年 很想改變

我都好擔心,如果再撞一次又休息幾年,我的人生是否就如此白過了。我想了很久,自己究竟是喜歡空手道還是不甘心,直到有人反問我若要立刻放棄空手道會如何。當刻我語塞了,然後狂哭,我才知道自己真的捨不得、放不下,是很鍾意空手道。於是就決定試一次,即使上不到以前的水平也好,我都想給自己一個交代,證明自己克服到這件事,甚至覺得做回一個正常人其實已經贏了。

 

(圖:港協暨奧委會)

這段說話,其實蔡韻瑜分了兩個場合跟我說,但兩次均感受到同樣的掙扎、鬱結、堅定。老實說,基本上已停訓兩年,身體又遭遇過如此內傷,擔心自己不能再上高峰亦正常不過。何況重返訓練後的她又再次碰上樽頸,更令她出發前一度不斷自我質疑、不斷添加壓力。不過,正是在這兩年空窗期學懂了平常心,簡單的「放下」就令蔡韻瑜在埃及的世界一級空手道A級賽打出連自己也感驚喜的表現 。「比賽前沒有再質疑自己,沒有再想落敗會怎樣、其他人會否覺得我好廢。總之不要當它是個很重要的比賽,盡做,到落場時就真的很平靜。」

(受訪者提供)

這站世界一級空手道A級賽,蔡韻瑜再次在自由組手55公斤以下級別亮相,連勝兩名非洲對手後,再輕取法國及印度代表,四強險勝殺入決賽。「我上次入決賽已經是2017年亞錦賽,今次不斷提醒自己當年就是太緊張而錯過機會。」結果在決賽最後兩秒,勝利女神向她拍了一拍翅膀,蔡韻瑜反勝4:3,就這樣得到運動生涯裡成人賽的首面金牌。「就好像對自己說『喂,你仲得喎,仲打到喎』,自己並非想像中般差。」

不過有時候贏了比賽,我都不夠膽太開心,因為我驚又會再輸。

「不過有時候贏了比賽,我都不夠膽太開心,因為我驚又會再輸。」勝負乃兵家常事,世上本無長勝之師,但蔡韻瑜在空手道場的經歷卻令她將成功看得十分悲觀:2016年遇上壓力性骨折休養大半年,翌年在亞錦賽拿下銀牌,隨後又遇上技術上的低潮,即使2018年又能在亞運摘銅,然後卻被重擊頭部。「我很羨慕那些十分正面的人,但我就是一開始就會向差的方向想,或許就是這個性格令我不相信自己,連教練都話我悲觀,要人『點醒』才可返回正面。」在埃及時,有教練在出賽前「摑醒」她;在香港的這兩、三年,也有身邊的朋友一直支持,用最老套但最重要的「盡力而為」鼓勵她。

劉慕裳在社交平台祝賀蔡韻瑜奪金。(Instagram @gracelaukarate)

一切苦澀將你蛻變更好

這段腦震盪的日子,蔡韻瑜有二人特別感激,其中體院運動醫學名譽顧問醫生容樹恒被她形容為「唯一相信的醫生」。「當所有人都覺得我在拖時間,他是唯一一個走出來說信我的,單是這句話已經是很大安慰。」另一人,就是當她在埃及比賽獲獎後,第一時間在社交平台公開消息的港隊隊友劉慕裳。「那陣子跟她說了很多事,她不是走出來話信我那種,但會私底下聽我講,相信我。有時候是他們的支持,才令我可以走到今日。」

說起劉慕裳(Grace),現時香港空手道的 Icon 毫無疑問是這名奧運銅牌得主。然後再說下去,大多會想到李嘉維、李振豪,很少人會提起與Grace同樣在亞運奪獎的蔡韻瑜。「我也曾經有種感覺,『咦,好像有冇亞運獎牌也是一樣』。我以為有些成績就會被認識,但事實原來不是,仍是個小薯仔。」小薯的程度是,曾經因社交平台追蹤人數不夠多而失去贊助機會。

我以為有些成績就會被認識,但事實原來不是,仍是個小薯仔。

(圖:港協暨奧委會)

說來慚愧,她在亞運奪銅那天,我和同事們亦身處雅加達,但因同日上演壁球決賽、羽毛球四強、女子跨欄決賽而分身乏術。亞運後,我曾打算找她專訪,又因種種原因沒有成事(我已向她懺悔)。「我理解的,但我會不開心,會嬲自己沒有更多好成績。你們當日沒有留下來都很正常,新聞或贊助都會找比較出名的運動員才會多人看。」結果贏得銅牌那天,只有港隊隨隊攝影師 Panda為她拍下歷史性的照片。

到了今屆亞運,相信蔡韻瑜再也不會備受傳媒冷落,亞運新賽期已落實於明年9月在杭州舉行。四年間歷盡如過山車般的生活,蔡韻瑜希望讀畢她這故事的你也有些得著,「希望大家找到對自己最重要的人、事、物,我就找到空手道,亦好慶幸臨門一腳、差點放棄時選擇堅持,先找到這突破。」

後記:考電單車牌全因「型」

在養傷與疫情期間,蔡韻瑜考獲電單車牌成為鐵騎士,今次訪問就正好讓她展示一下入手半年的Ducati戰車。「學電單車主要是因為型,當然也有少少享受被風吹來的感覺,但主要都真的是型。至於購入這輛鐵騎就是有點受舊男友影響,開始喜歡這種復古街車的味道,覺得很有感覺。」雖然電單車確有一定危險性,但她笑說運動員的協調性及肌力也較普通人好,所以未有太擔心。

圖、文:麥景智
原文刊登於Sportsroad Junior Issue#60

Sportsroad Junior

Sportsroad Junior》為全港首本月刊學界體育報,創刊號於2016年1月隆重出版,內容涵蓋全港各區學界體育賽事,現時派發據點超過全港200間中、小學。我們正陸續增加免費派發的學校數目,如學校有興趣訂閱本刊,請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或填寫網上訂閱表格,並留下負責老師、班級數目、所需訂閱數量等資料,我們會盡快回覆及安排,謝謝你對《Sportsroad Junior》的支持。

我們目前亦設有以下公眾派發點:油麻地百老匯電影中心太子閱讀時代書店尖沙咀YMCA會員服務部修頓室內場館票務處麥花臣室內場館九龍灣Mega Ice元朗區體育會沙田體育會大埔體育會北區體育會荃灣球星羽毛球專門店,數量有限,派完即止。另外,我們亦有個人訂閱服務,詳情可按此瀏覽。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