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走・專訪】兼職超市賺生活費 錢文傑屯馬跑浴火重生



【體路專訪】香港田徑代表、競步女將程小雅(Jessica)憑藉在2020東京奧運20公里賽事得第35名的表現,令競步走進香港市民的視野,但除了小雅外,香港男子競走亦有一位好手一直與Jessica一同訓練、互相砥礪,他更靠在超級市場工作賺取生活費來支持訓練。這位意志非凡的跑手便是錢文傑(阿競),他不曾抱怨要兼職的累,卻也萌生過退役的念頭;只是最後又因一次屯馬跑,重燃對競走的熱誠。

(圖:體路資料庫)

對比大部分港隊運動員從小便是運動健將,在發現自己於某項運動的天賦後選擇成為運動員,阿競是一名半路出家的運動員。他在20歲那年才接觸競步,在此之前他甚至對運動完全沒有任何熱情,他形容自己學生生涯上體育課時總是無法投入,出社會後亦如同很多人一樣,是一位平平無奇的「打工仔」。一次機緣巧合,阿競參加了港鐵競步賽 — 一項改變了他一生的比賽。

最初錢文傑抱着「競步便是走路走得快」的想法,2010年時在不知就裡的情況下便參加了港鐵競步賽。想當然爾,連競步比賽規則都不知道的他旋即便被大會DQ(取消資格)。不服氣的他,決定參加競步訓練班,嘗試了解競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豈料又誤報了高階的技術改良班,他笑言:「教練發現我什麼都不會當然沒有改良我,未學會又怎麼去改良呢?」之後他被介紹了一名教練,但阿競並沒有理會,直至一年後港鐵再寄信邀請他參賽,不想再被DQ的他決定找教練認真訓練,他亦遇上人生第一個恩師。盧sir從零開始指導文傑,令他亦終於搞清競步的規則,得以成功完成人生第一個競走比賽:「當時我從來未試過完成一個比賽,亦是不犯規下完成,真的有很大的滿足感」,感受到喜悅的他開始明白競走的樂趣,開始了競走的征途。

(圖:體路資料庫)

然而,錢文傑在競走路上的生涯從來都算不上平坦,或者說,在香港當一個運動員的路本來就不會平坦。香港運動員除了要專注在場內的表現,在場外亦會遇上許多掙扎,倘若是兼職運動員的話更是如此。文傑一直以來都以兼職運動員的身份出賽,訓練之餘兼職在超市打工維持生計,雖說是兼職,但他對競走的熱情和專注一點也不比全職運動員遜色:「其實我的訓練模式與全職類同,只是當他們訓練後治療、休息的時候,我就要上班賺錢。」平日一、三、五與教練訓練後就需要上班,以訪問當天為例,他必須在早上8時到沙田運動場進行兩小時訓練,在訓練後他抽空個多小時接受訪問,然後中午便要到粉嶺的超市上班,在6時多下班後便要回沙田運動場進行第二課訓練,二、四本是休息日,但他亦會約同好友慢跑或作自主訓練:「基本上圍繞着我的生活都是練習、上班、再練習然後睡覺,第二天繼續練習及上班。」旁人看着辛苦的訓練日程,但文傑卻從不以此來說事,在他眼中,在超市兼職僅是維持運動員夢想的必做之事:「始終我並不是全職資助,身上的一衫一褲都是靠自己賺取收入購買的。」

金錢從來是最現實的議題,在競走項目走畢十載的他剛踏入30歲,在競走的世界算不上是年邁的運動員,正如程小雅亦是以34歲之齡踏上東京奧運舞台,他笑言:「如果將我的故事與小雅的作比較,我還有四年時間去追,甚至我成功挑戰2024巴黎奧運的話,還會比她更早登上奧運。」儘管年齡對體能算不上挑戰,但俗語常說「三十而立」,文傑坦言人生到到了一個階段,賽場外生活上亦有許多負擔,放下運動員的身份,他亦是一名兒子:「除了賺錢維繫自己的生活,就算薪水再微薄,我都要給家用,彌補自己在家庭的責任,不能用追逐夢想為由,張開手問家人拿錢。」他認為家庭、夢想兩邊兼顧才是負責任的表現:「因為夢想是屬於自己的,不是屬於家人或是任何人。」

運動經常都提及到薪火相傳,而文傑的口中亦常常會提到一名半世紀前、在1964年為香港出征上一個東京奧運的競走運動員 — 蘇錦棠,文傑更隨身帶着他的個人傳記來勉勵自己:「我將其當作一個目標,每一次比賽我都會帶着它,當作是一個護身符,時刻提醒着自己50年前亦有人做到踏足奧運這件事,我倆同是業餘運動員,他的辛酸一定比我更加多。」看到50多年後程小雅同在東京出戰奧運,他更深深感受到自己將會是下一個香港競走的接班人。

雖說文傑是一個不易受挫折的人,但運動員生涯表現難免有高低起伏,他也坦言有過想放棄的時候,2020年,他在不同競步比賽的表現都大失所望,令他的東奧夢碎,更在今年的4、5月萌生過退役的念頭,更已經到了將想法付諸實行的階段。他本希望報考田總教練班出任教練,但擔任教練需要簽署港隊退役書,因此考教練班其實與退役無異,當時退役書已經傳送到他的手中,但他對於退役還是十分猶豫。在另一次機緣巧合下,錢文傑在7月初偶然地與跑友們參與了屯馬跑。

屯馬跑,顧名思義便是沿着屯馬線從屯門走到烏溪沙,沒料到這73公里的征途,對錢文傑來說卻是浴火重生,不但改變了他退役的想法,亦重新喚起他對競步的熱情。雖說阿競是香港競走「一哥」,但在三30十多度高溫下走70多公里,對他來說還是第一次,在體能和其他層面都是莫大的考驗,文傑更在中途經歷體能瀕臨極限的感覺,走至啟德附近已經體能耗盡,甚至在經過鑽石山時,跑友都勸告他放棄,轉乘地鐵到顯徑會合,但文傑卻堅持靠自己爬過獅子山:「其實也不知為何,雖然已經嘔了許多次,但我就是想靠自己做一次。」到了顯徑至烏溪沙的路段,他笑言速度慢得甚至算不上「走」路,不僅出現中暑等症狀,更是連手指、腳指都一併抽筋,連嘔也吐不出東西來,只是憑著一股倔勁逐個站捱過去。到終點後,跑友不解地問文傑為何不上車令自己舒服一點,他卻領悟到人生其實就像屯馬跑:「現實上總會充滿許多困難和引誘,仿如每個站都可以上車放棄,但許多人卻選擇寧願慢慢走亦堅持下去用時間證明自己,答案原來是我心中的一團火從未熄滅。」屯馬跑令他驚覺自己其實尚有力氣和時間在競走盡全力,因此毅然在早晚增加訓練,希望再次挑戰亞運,亦隨時準備好參加任何大小比賽。

(圖:體路資料庫)

談及最難忘的一次比賽,文傑回望十年生涯仍然認為自己的第一次、在2016年為港隊到新加坡出戰田徑錦標賽最為難忘。他憶及當時的隊友都是陳銘泰、呂麗瑤等希望爭取達標挑戰奧運的全職運動員,只有自己是兼職運動員,且首次參賽志在參與。豈料20公里競走卻是首個比賽項目,文傑坦言當時感到很大壓力:「第一次穿上港隊戰服便是『打頭陣』,很害怕出了任何閃失影響士氣,其他人都是以衝奧為目標,希望帶來振奮的消息。」雖然因為4月天氣太過炎熱未能走出自己的最佳時間,但文傑仍初戰國際賽便取得冠軍,更創下一直保持到現在的大會紀錄。

十年光陰匆匆過去,縱然曾經掙扎甚至想過放棄,但現在的文傑對對競步已經不再感到迷惘,他決定將目標放在明年的杭州亞運會,上屆亞運取得第9名的他,希望今屆排名有所提升,能取得第5、6名。

圖、文:嚴天任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