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擊・專訪】The Great Gregory 男花鬍鬚教練的神奇力量



【體路 X Junior】以《The Great Gregory》作為標題,其實不是要「吹奏」今次訪問的主角、香港花劍隊教練Gregory Koenig。只因為拍了封面照後想起,他的名字與這梗圖出處的電影主角Jay Gatsby姓氏有幾分相似,倒不如再借電影名稱一用。當然,Greg的確也是great。上任3年多,男花港隊已躋身世界強隊之列、出產奧運個人賽金牌,究竟他是否在鬍鬚內收藏著甚麼秘密?

一塊奧運金牌加一張被變成梗圖的電視截圖,令Greg一夜之間成為張家朗和江旻憓以外,劍擊港隊數一數二多人認識的人物,「但其實我生活沒太大改變,唯一就是多了訪問和分享。有時候會有人在街上認得我,不過香港人甚少會主動過來找我聊天。」或許像今次相約在大館訪問一樣,戴上口罩、穿起西裝的Greg對旁人而言可能只是個來happy hour的中環白領。

然而自2018年底上任至今,他為男花港隊帶來幾近革命性的改變,從成績上已可見一斑。Greg履新不久,張家朗就成為首個在大獎賽奪銀的男花港將,港隊亦首奪世界盃分站銀牌。2019年7月世錦賽,蔡俊彥追平男花個人賽八強的港將最佳成績,港隊更以第5名完賽,創下歷來最高名次。首度出線奧運團體賽、總成績第7名、張家朗的個人賽金牌等更不在話下。

(圖:體路資料庫)

由前年首次在訪問中談及Greg開始,男花眾將幾乎每次提到鬍鬚教練時都說對方令自己更有信心,也更像一個團隊。「我初來報到時,已經知道他們每個都很強、很有天份,但從團體角度出發就不是。因為他們欠缺團隊精神,只是一個個的個體,就算是訓練期間,有些人也不會與另一些劍手交談。」Greg認為,如果訓練時沒有一個好拍檔幫助只是浪費時間,何況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音樂如是,奧運資格也如是,「他們都是醒目仔,明白要出線奧運就應該整隊一起,而不是只爭個人資格,因為一個團體賽資格就有3張個人賽入場券。」

我初來報到時,已經知道他們每個都很強、很有天份,但從團體角度出發就不是。

(圖:體路資料庫)

因材施教 為港隊建立團隊精英

或許有讀者會覺得,劍擊實質上是個人運動,每次落場都是與對手一打一。但別忘記,團體賽的3個劍手要輪流上場直至完成9個回合,代表你本回合的表現也會影響隊友下回合的部署,「所以團隊精神就是為了團體賽,他們要明白當站在劍道上,贏輸都不用擔心,因為永遠有一班在背後支持和幫助他們的隊友。」惟Greg也不諱言要灌輸和改變劍手這個想法不是易事,尤其華人與洋人的性格截然不同,後者大多率性開放,前者卻較內斂含蓄,「當你在法國和劍手談天時,他們都會望住你;但在這裡呢,他們一開始總想試探你,還有想要一些自己獨有的安排。我不是說他們自私,但總冇可能把我這一個教練分拆。」儘管如此,Greg也會盡量因材施教,亦安排過沙灘排球、彩彈射擊等團隊建立活動,難怪當初邀請他來港的總教練鄭兆康,以及由對手變成師徒的張小倫當日在東京也對Greg有讚冇彈。

(圖:體路資料庫)

東京,當然是張家朗贏得歷史性金牌的地方(嚴格來說其實是千葉)。7月26日那天,他連贏5場登上奧運舞台之巔,Greg一直坐在教練席,時而激動教路,時而淡定指揮。「老實說,這5場比賽對我而言都很奇妙,是會保存一輩子的回憶。」由32強到決賽,每場經過、賽果、意義也不同。張家朗首仗對法國老將Julien Mertine,「是我以前其中一個學生,對我而言很有紀念價值,因為要在奧運面對自己的國家,加上家朗輸過給他,但今次贏了。」

到16強迎戰世界第一的意大利劍手Alessio Foconi,「家朗贏15:3,我會否忘記這場?沒可能,永遠不會。」晉級後面對俄羅斯奧委會的Kirill Borodachev,是經典一役,「落後9:14下反勝,噢!前4了,當然我不會忘記。」4強擊敗捷克劍手Alexander Choupenitch,決賽硬撼意大利的Daniele Garozzo,「擊敗衛冕劍手而成為奧運冠軍,當然永不會忘記。所以哪一場最深刻?不如交給你替我選擇。」

5場比賽對我而言都很奇妙,是會保存一輩子的回憶。哪一場最深刻?不如交給你替我選擇。

成功總惹來妒忌,尤其這個人人也可在網上匿名批判的年代,強如奧運金牌也被部分「鍵盤戰士」諷刺靠運登頂。「抽籤後要對世界第一也是好運?落後5分反勝、擊敗奧運冠軍也是好運?Okay,每人都可以有自己意見,有些是很喜歡批評人,但家朗就是奧運冠軍。」

心繫香江 已成真正的「香港人」

Greg這種堅韌的運動員心態,或多或少緣自他年輕時在祖家當運動員的經歷。還是6歲的Greg本以劍擊及網球雙線發展,就在人生首場比賽贏出後與劍擊情訂終身,「勝利的味道是種好想再試的東西,如果那天是落敗的話,人生可能就有不同結果。」只可惜在法國,運動員「搵唔到食」,即使是全職選手,甚至奧運金牌得主亦要做「外賣袋鼠」維生。Greg那些年就當過夜班護衛,也從20歲開始邊做運動員邊做教練,「當你要過這種生活,你只會想如何成為一個冠軍,因為當你是冠軍就有可能生活得容易一點,找到些贊助。但,都只是可能。」結果他於2009年世界盃德國波恩站成為個人賽冠軍,前一年的北京奧運亦是法國隊一員。

(圖:體路資料庫)
(圖:體路資料庫)

法國一直是男花強國,過往兩屆奧運團體賽分別取得一銀一金,但上一塊個人賽金牌已經是雅典一屆的Brice Guyart。偏偏張家朗奪金之路首關,正是淘汰Greg的祖家劍手,「就算是面對法國對手,我也只會為擊敗他而抱歉,比賽後依然睡得安好。」怎樣才算是「香港人」一直是體育界以至社會經常討論的議題,眼前這個鬍鬚佬才剛來港3年,卻斬釘截鐵說自己已經是一個實實在在的香港人,「我為香港工作,也住在香港,我的心現在完全留在香港,社交圈子可能還比法國大,感覺就是來自這裡。我和妻子都很開心,我們非常樂意在香港逗留一段長時間。」

我為香港工作,也住在香港,我的心現在完全留在香港,非常樂意在香港逗留一段長時間。

對於未來的香港花劍發展,Greg坦言心中已有腹稿,但目前首要任務是未來半年離港出戰一連串世界盃分站及大獎賽,「對香港運動員而言,可能頭一個月會好開心,但之後就會思鄉,不過如果檢疫措施不變就只能這樣。」幸好男花在他調教下已成為可以互相扶持的團隊,加上崔浩然回歸、楊子加回勇,連同奧運4子已有6名達亞洲級甚至世界級劍手,「當隊友比自己強而值得出賽席位,自己就要繼續進步,下次擊敗他取回位置,這才能令一個國家的水平提高。」能在3年內幫助張家朗成為冠軍,如今距離巴黎奧運又剛好兩年半時間,說不定Greg也可再領男花在團體賽登頂,成為真正的「The Great Gregory」?

圖、文:麥景智
原文節錄刊登於Sportsroad Junior Issue#54

Sportsroad Junior

Sportsroad Junior》為全港首本月刊學界體育報,創刊號於2016年1月隆重出版,內容涵蓋全港各區學界體育賽事,現時派發據點超過全港200間中、小學。我們正陸續增加免費派發的學校數目,如學校有興趣訂閱本刊,請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或填寫網上訂閱表格,並留下負責老師、班級數目、所需訂閱數量等資料,我們會盡快回覆及安排,謝謝你對《Sportsroad Junior》的支持。

我們目前亦設有以下公眾派發點:油麻地百老匯電影中心太子閱讀時代書店尖沙咀YMCA會員服務部修頓室內場館票務處麥花臣室內場館九龍灣Mega Ice元朗區體育會沙田體育會大埔體育會北區體育會荃灣球星羽毛球專門店,數量有限,派完即止。另外,我們亦有個人訂閱服務,詳情可按此瀏覽。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