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球・專訪】千禧後最強洋將 泰那4分1世紀籃球人生



籃球, 甲一籃球, 永倫, 泰那, 加拿大

【體路專訪】「籃球就是生命,籃球代表的一切無異於人生,那些挑戰、高低起跌,講求紀律和尊重,於我而言,籃球就是生活的代表。」本地甲一籃球隊永倫的皇牌球員泰那(Tyler Kepkay)呷著一口冰涼的咖啡,徐徐道出這顆橙色圓球於自己的意義。聽他娓娓道來籃球的魔力,不難感受到這位加拿大前國手對這項運動的鍾愛,也許本來就是這麼純粹。打籃球,不為別的,就是因為真正、單純的熱愛,僅此而已。

籃球, 甲一籃球, 永倫, 泰那, 加拿大

看到在球場上幾乎是不帶任何情緒的那副臉孔,你可能會覺得他很冷漠,甚或是有點「寸」。可場外的泰那,卻其實是個相當友善、健談,且常帶笑容的一個人。訪問相約在上環卜公花園附近步行距離不到5分鐘、一間Tyler經常落腳的小餐廳進行。

當時我對香港籃球一無所知……我覺得氣氛挺有趣,水平也可以。

泰那在球場上最喜歡做的事?快攻急停射3分球(圖:體路資料庫)

隻身來港轉眼九年  重拾籃球命運使然

從2013年初隻身東來開始計算,泰那在香港的日子,到下月底將滿9年。那一年,Tyler不過26歲,有4年在德國職業籃壇打滾的經驗,惟有感於發展方向不如自己所想,加上對與經理人交涉感到厭倦,遂打算轉個方向,尋求在香港商界發展品牌。他說:「真正第一次來港其實是2012年底,來探望我10歲那年的籃球啟蒙教練,來到之後,感覺很喜歡這個城市。回去以後掙扎良久,最後放棄了在伊朗和東歐打球的機會,在2013年1月正式來港。」

籃球, 甲一籃球, 永倫, 泰那, 加拿大

Tyler本以為在這個小小的城市可以闖出一番籃球以外的事業,孰料當初所想的計劃未有實現,在跑了大半球地球以後,命運始終還是將籃球交到他的手上。一切源於一場娛樂性質、泰那狂飆50餘分的普通籃球賽,未幾他即收到永倫班主許業榮來電。Tyler說:「我甚至不曉得他是如何得到我的號碼,當時我對香港籃球一無所知,許生帶我去看了和南華的比賽,我覺得氣氛挺有趣,水平也可以,於是又開始打籃球了。」這一留下來,泰那待在香港快滿9年,他指本地籃球的水平肯定比自己初來報到時要強得多,「很多球員、球隊都變得更加認真」。

籃球, 甲一籃球, 永倫, 泰那, 加拿大

無悔昔年所作選擇  入選國家隊最自豪

熟悉本地籃球的球迷,自然不會對泰那尤如探囊取物的得分能力感到陌生。2015甲一籃球季後賽總決賽生死戰,Tyler狂轟46分力挫南華捧盃,為他帶來「Mr.46」的外號。然後,2019甲一籃球季後賽季軍戰在東方龍獅身上豪取61分也是膾炙人口的演出,亦寫下了Tyler生涯的單場得分紀錄。只是,在這位「得分機器」的眼中,這兩場比賽都和自己在香港籃球生涯最好的時刻完全沾不上邊。「最美好的時刻,當是2018銀牌賽終極戰,永倫曾經落後18分,我的連續4個罰球讓球隊重拾氣勢,最後16秒我再射入3分球助球隊奪冠,」泰那以肯定的語氣說出,仿佛整個人一下子又再回到新伊館的那一個晚上。

(圖:體路資料庫)

我有和Dame在場上交手,我們的球隊都贏得挺輕鬆的……

打過NCAA一級賽(NCAA Division I)、有職業籃球背景,還有泰那口中最值得自豪的「在19歲那年入選加拿大國家隊」,說Tyler是本地籃壇過去近廿載的最強外援並不為過。這句話,也得到一位未曾當過泰那教練的資深甲一球隊主帥認可。

談著談著,聊到Tyler以往在美國大學打球的日子,無心插柳下卻又竟然問出了一個著名現役NBA明星級球員的名字 – 尼拉特(Damian Lilliard)。

籃球, 甲一籃球, 永倫, 泰那, 加拿大

泰那透露,當年在讀完第1年junior college後,收到猶他州一所名校Weber State的邀請,對方以「保證控球在手且可以打足3年Division I籃球」作招徠,希望被校方視作第1人選的Tyler首肯加盟。泰那最終婉拒了邀請,Weber State的次選?正是尼拉特。打過兩年NCAA的泰那回憶說:「我有和Dame在場上交手,我們的球隊都贏得挺輕鬆的,尼拉特其後受了傷,重返球場後就變成截然不同的球員,也打入了NBA。」Tyler強調,絲毫沒有說自己也能成為NBA球員的意圖,但他深信如果當日選擇了Weber State,自己的籃球路會走的更不一樣,「會處於一個更好的情況」。會後悔嗎?「我的人生已經很好,沒有任何要投訴的,有很多比我更出色的球員甚至沒有打球的機會,所以一切都好。」短短幾句,泰那回答得直率、坦白。

籃球, 甲一籃球, 永倫, 泰那, 加拿大
泰那身上有3個紋身,大家看得到的只有右手手臂上這一個,讓自己有動力,提醒自己要感恩

我在艾佛遜、法蘭西斯和馬貝利的年代長大。

受AI影響甚於MJ  細說球衣背號故事

入選過全美Junior College一隊,且曾經是全國得分王的Tyler也曾在2009年參加NBA選秀,只是最終未獲選上,他也就此展開了4年浪跡德國的歲月。被問到那一位NBA球員對他影響至深,這位永倫射手毫不猶豫回答說:「那肯定是艾佛遜(Allen Iverson),百分之百!我把所有76人的比賽都收錄在錄影帶上,重複又重複翻看,盡我所能學習和汲收。我也有看米高佐敦(Michael Jordan)打球,但我更多是看AI。」這也解釋了為何當年在德國打球時,Tyler總是披上3號球衣,他說:「我在艾佛遜、法蘭西斯(Steve Francis)和馬貝利(Stephon Marbury)的年代長大,他們都穿3號球衣,也是我那些年最喜歡的球員。」

籃球, 甲一籃球, 永倫, 泰那, 加拿大

然則,在永倫的「55」號球衣又是一個怎樣的故事?泰那說,那是因為另一位綽號「白朱古力」的NBA前球員積臣威廉斯(Jason Williams):「他是一位我非常欣賞的球員,然後再次打球,我也覺得是時候再挑一個號碼,重新出發。」

 (香港)是個特別的地方,可以說是第二個家吧。

追求極致未想離開  倘退場勢轉戰商界

打而優則教,是不少球員在退役後的「正常發展」,這一套在Tyler身上卻是註定行不通。刻下他有自己開設多年的籃球學院,在香港國際學校和法國國際學校教導青少年打籃球,從基本功、體能、技戰術無所不包;他也有單對單授課的課程,現時有約20位年齡層由10歲到成年人的學生,惟泰那矢言絕對無興趣擔任一支球隊的教練,將來離開球場的話,工作和生活方面也肯定會涉足其他範疇,「因為我的人生已經有太多的籃球」。Tyler透露,這一刻的他仍然想多打數年籃球,是否離開香港也只會在3、4年後再作評估:「到了一天,如果我發現不能再打出自己想打的籃球水平,那就是離開的時候了。我熱愛香港,她是個特別的地方,可以說是第二個家吧,只是我從18歲開始已經離家發展,在外漂泊。我是家中獨子,倒也想回家去陪伴父母,看看在籃球以外我的人生路到底是何模樣。」

籃球, 甲一籃球, 永倫, 泰那, 加拿大

訪談中,這位年屆34歲的射手總是予人一種很有想法,清楚自己想要行走方向的感覺。來港多年對上海菜和四川菜情有獨鍾的他好學,願意嘗新,饒是現在還未有從球場退下來的想法,他心目中那個5年或10年後的泰那其實也已經有了一個大概。Tyler說:「肯定會置身不同範疇的商業世界,房地產絕對是其一,也許在某個時候會創出一門全新的生意,或是成為一個投資者,我在這方面是挺有興趣的,反正我從來不是那種傳統只得一份工作在身的人。」

(圖:體路資料庫)

與這位永倫「巨人」的訪問,相約在上月底,那是「黃金戰士」在兩天內連戰兩場銀牌賽並遭到淘汰後的兩天。訪問當天早上,泰那傳來訊息問拍攝時是否需要很大活動量,「因為back-to-back後我仍然感到很疲倦」。作為一個過去25年幾乎每天都與籃球為伍的球員,這一刻也許連Tyler都不曉得自己的最後一場比賽會是那一天;作為球迷,不管你是紅黃藍綠的「鐵粉」,還是珍惜這位近廿載本地籃壇最強外援仍在場上拼搏奮戰的每一秒吧。沒準有一天他會突然揚長而去,仿如2013年他忽地橫空出世般,降落在本地籃壇一樣。

圖、文:三井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