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專訪】馬拉松路上跌過痛過迎來成長 周漢聶堅信一切皆有可能



【體路訪問】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引述過一句金句:「痛楚難以避免,磨難可以選擇。」adidas長跑運動員周漢聶從出道起經歷高低起跌,初戰馬拉松一鳴驚人,但傷患卻接踵而來。遙遙長路,痛楚不單在身體,更在心裡,即使受盡傷患困擾、比賽成績又不如人意,他痛,全因心底在乎,亦因在乎,痛才顯得刻骨銘心,激勵他堅持信念,迎難而上,挑戰面前一個又一個的不可能。

田徑路上,最起始的「不可能」源於不認識。周漢聶初學田徑,只為參加陸運會想嬴獎牌,本來他躍躍欲想試三級跳,沒打算投身長跑,但老師當年建議他參加越野跑訓練,一跑才知潛力深厚,從校內跑向學界,從學界跑向全港賽,以9分34秒57一舉刷新3000米障礙賽的青年紀錄。後來他從香港跑到美國交流,復又跑回香港,可惜始終與前輩創下的3000米障礙賽香港紀錄擦身而過,以為突破港績是不可能?2019年已轉練全馬的周漢聶卻以9分15秒03打破前輩塵封六年半的舊紀錄,向自己證明,他,有力突破不可能。

周漢聶於2019年以以9分15秒03打破前輩塵封六年半的3000米障礙跑港績。

 

第二重「不可能」來自外界的想法。周漢聶讀大學時到美國交流,新結識的跑友以為他不可能跟上其步伐,不過只是第二次訓練,周漢聶已跟足全程,之後兩人更輪流領跑。直到2019年渣馬開跑前,周漢聶從未涉足全馬比賽,只曾贏過香港錦標賽半馬冠軍,然而當年只得21歲的他在強手雲集的賽道上一馬當先,「初馬」驚喜跑出2小時25分57秒,率先衝線成為本地第一,時間更刷新渣馬本地紀錄。賽前無人能料當時仍是學生的周漢聶能成一哥,結果他以成績宣告,徑賽路上沒有不可能。

儘管曾經深陷傷患低谷,周漢聶耐心養傷,終再上跑道,繼續馬拉松夢。

第三重「不可能」是傷病的困擾。運動員晨操晚練,受傷是無可避免的必經之路,2019年跑畢渣馬後,周漢聶膝蓋和阿基里斯腱皆遇上不同程度的傷患,莫論比賽競技,連慢跑亦出現痛楚。身體響起不可能的警號,加上疫情肆虐,比賽一一停擺,生涯陷入低谷,迷茫之中周漢聶只能放慢腳步,克服心理要趕上大隊腳步,及生理飲食玩樂的慾望,休養身體,沉澱心靈,靜待再次飛奔的機會。今年年中周漢聶隻身遠赴非洲肯雅學法兩個月,特訓過後再到美國加州參加半馬賽,跑出生涯最佳時間1小時9分19秒。周漢聶擺脫傷患,克服生理限制,他,依然可能。

周漢聶坦然接受失望,未來繼續希望,決心以雙腿走遍世界各大舞台。

 

運動員苦練多年,人人渴求成功和勝利的喜悅,然而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香撲鼻?完成加州半馬賽後,周漢聶十月馬不停蹄再到芝加哥出戰全馬賽,可惜他未竟全功,比賽後段配速下降,未能超越個人最佳成績。挫折讓人難受,周漢聶賽後曾想過逃避現實,欺騙自己失利乃「天時地利人和;係外在因素令我跑唔好。」不過後來他痛定思痛,意識到自己未能妥善處理壓力,從失利的痛楚中上了一課成長的必修課。周漢聶坦然接受失望,未來繼續希望,決心以雙腿走遍世界各大舞台。

現在周漢聶正於英國牛津修讀神學,他期望在當地能夠專心學業和跑步,望能把技術再度提升,迎向更高目標,只因他心底仍然堅信一切皆有可能。

 

文:洪量丰

圖:adidas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