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馬拉松】漫漫長路有我相伴 有一種快叫配速員



左起:吳詠怡、徐逸樺、甄茵

【體路專訪】10公里、21.0975公里、42.195公里,「渣打香港馬拉松2021」各組別賽道漫長,但跑手們並不孤單。因為除了有一同參賽的選手外,今次亦有一眾來自NIKE Run Club(NRC)的女跑手,甘願放棄在比賽造出個人最佳時間的機會,改為擔任賽事配速員,在賽道上陪伴及協助其他跑手完成目標。

NIKE今次共有26位女性配速員,為歷來最大型的女跑手配速團隊,在渣馬賽道上引領跑手以平均速度在特定時間完成賽事,從而達到自己的目標。徐逸樺、甄茵及吳詠怡正是NRC其中三位配速員,分別負責為10公里、半馬及全馬賽事配速。三人為何會選擇當上配速員?那就要從跑步的初衷開始說起。

「我是因為失戀,所以去跑步,跑到自己好累就會忘記不開心,誰知一跑就一發不可收拾。」甄茵笑著說起自己如何因為失戀而開拓一個全新領域,又因為跑步認識更多跑友,就更為著迷,也因為參加海外跑步比賽而獲得前往不同國家、擴闊眼界的機會。不過她認為跑步最大的得著卻是內在:「跑步時是最能夠冷靜思考及與自己對話的時間,人生的高高低低都有跑步伴隨,許多東西都是在跑步時得到答案。」

徐逸樺(小明)亦有同感,從最初因為學習拳擊而跑步練習,到後來對跑步的熱情超越打拳,她亦在跑步期間減壓及整理思緒,包括工作上的種種安排,甚至在懷孕時也會穿上跑鞋做運動。她指:「當然是問准了醫生,身體不適或天氣不佳時都不會跑步。自己身體自己最清楚,跑步是自己享受的事情,孕婦的心理健康也很重要,懷孕時壓力好大,不想連自己喜歡的事情都不能做。」這段經歷也常常成為她的自我提醒,以及對別人的勉勵:「我大肚都能夠跑得到,其他人都一樣能夠做到!」

至於吳詠怡(Wing)昔日則是在朋友邀請下報名參加渣馬,「當時完全沒有底子,朋友說報名就報了,報完就找到NIKE的訓練課程,跑步期間認識到更多朋友,就一同繼續跑。」Wing的朋友興趣甚廣,她亦受影響一同參加越長跑更鐵人賽事,跑齡漸長就讓她對跑步有更多領悟:「就像音樂一樣,是一種與別人的連結。比如我看到一個不認識的外國人在跑步,就可以因為跑步而開展出話題,是好神奇的事情。」Wing的第一次家庭旅遊,正是觀看她參加鐵人賽事,為她留下了難忘的回憶。

同樣在跑步中找到快樂,自然也希望把這份快樂傳遞,3人亦因而踏上成為配速員的道路。「小明」因為當上配速員而對配速理解更多外,更享受見證跑手的成長:「訓練課堂時會見到有些跑手最初好怕羞,能力也能未完成全部環節。但陪著他們一同成長,看到他們越跑越好,自己也會覺得開心。」甄茵及Wing則認為當配速員既有使命感,亦與跑手互相影響:「因為是透過自己的能力,去帶領、協助及鼓勵其他跑手。但經過一段時間後發現,其實除了Pacer鼓勵人、給予別人能力,跑手也會給予Pacer力量去走得更遠。」

當配速員的快樂,驅使她們在今次渣馬中放棄爭取打破個人最佳時間,而是去成就別人的最佳時間。不過3人亦言視為其他跑手配速作為一種自我挑戰及突破:「配速不是時間精準衝線就足夠,中間的過程及配速如何能夠穩定及平均、如何分配體力讓大家舒服,把跟隨自己的跑手帶回去,協助他們完成目標,是另一種挑戰。」因此練習就不是只求突破,而是要穩定分配體力,訓練甚至比自己作為跑手時更辛苦。

除了體力上的挑戰之外,配速員也要與隊友合作。NRC的配速員以3人作為一個小組配合,輪流負責舉起寫上速度的指示牌、為隊友拿水補給及鼓勵其他跑手等,更可以按著渣馬路段的變化給予跑手更多資訊,可以說是長跑途上的一種陪伴,Wing說:「換一個角度想,如果我是一個跑手,有個Pacer讓我可以全程跟著他,我返到終點時都會因為有人陪伴而好開心。」難怪她們會指當配速員是與當跑手截然不同的經歷,同時是更難忘及難得的經驗。

渣馬比賽跑手眾多,人人步速不同,快對每個人都有不同意義。對於穿起Pacer黑色背心的甄茵、「小明」及Wing而言,快,是在漫長路途上成就別人更快。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