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手球代表謝永輝網誌:捨棄「55天的全運會」 上天自有安排?



【運動員網誌】全國運動會手球項目於9月3日進行了第一個比賽天。

「廣東贏咗,江蘇贏左,安徽輸咗。」我們對著手機中的成績討論。
「本身我們都是其中一隊比賽隊伍。」教練說。

但這天我們就在彩虹道遊樂場進行著香港隊的訓練。

男子手球隊最終並沒有出戰今屆全國運會,雖然大會已經特別批准香港男子手球隊直入決賽週,毋需在四月份時出戰預賽,爭取只有八個的決賽週名額,但是最終都因防疫政策而無法抽空離開香港比賽。

防疫政策加上比賽賽期總共要55天的時間,幾乎是兩個月時間,因為國內政策規定,出發到陝西前要先到國內隔離21天,許多香港奧運選手都從東京完成奧運後直飛深圳隔離21天,8月8日已經東奧已經閉幕,他們卻在早幾天才完成隔離可以離開酒店。然後才是十多天賽期,手球比賽賽期很長,要先打小組賽再打名次賽,最少要打七場比賽。如果隔離完十多天再直接打比賽,比賽結果可想而知,不論體能,球感,默契都會退步不少,就算我們在訓練充足時對國內職業球隊亦未必有優勢,更何況在酒店隔離了十四天。因此,其他香港隊伍都會安排在隔離後,先在深圳集訓兩星期,提升至比賽狀態才到陝西出戰全運會。若手球隊用同一個安排,本來55天要再加上14天,到時更要多達69天去完成整個全運會。完成比賽回到香港隔離14天後,已經10月中了。即使不用集訓,直接去比賽,八月頭出發,回來香港完成隔離都已經九月尾。

面對著55天的全運會,我與隊友毫無辦法,大家都是業餘的,去比賽都需要請假,有的隊友是全職工作,根本不可能請55天假期,即使是無薪假。有的隊友準備九月入職的,還未開工就先請一個月假期。仍是學生的隊友,則要頭四星期都缺席課堂。更未數到,教練同樣要放下家庭及事業跟我們一起去55天。

上屆全運第六名,一個很好的成績,這四年來的目標都是今屆全運會,實力上都大大提升了不少,很可惜,最終敵不過這55天的日子,無奈選擇放棄今屆全運會,今次去比賽的代價太大了,根本無法抽身。更可惜是有些年輕隊友,再過多一兩年就畢業,仍未出戰過全運會。過了今屆,到四年後,下屆全運時已經投身社會工作,會否繼續打手球都是未知之數,絕對是一大遺憾。

正所謂有得必有失,雖然四年一屆全運會落空,對我而言,可能是上天安排,2020東京奧運因疫情延辦一年,今年八月我卻得到有線電線邀請擔任手球賽事評述員,這是一個全新的體驗。今年政府購入奧運轉播權,各大電視台都可以免費為大家播放奧運賽事。連手球比較冷門的項目都可以在電視上觀看,還要有廣東話評述。出發全運及評述奧運之間只能二選一,因全運要早早出發隔離而錯過奧運。最後,全運棄權,我則可以用評述員身份參與奧運。

為了評述賽事,比以往更加關注奧運賽事,不斷觀賞賽事,搜集資料,做足準備,原來評述一場賽事絕對不是簡單的,同時面對錄影廠鏡頭都非常緊張,是很大的一個心理關口,怕講錯,怕講得不好,又無法向別人取經,唯有硬著頭皮面對。以前中學在全班同學前匯報都已經緊張得要死了。今次的確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但想起一場手球賽事有廣東話旁述,就感到非常親必,必須放膽一試。

同時亦在電視公司感受到濃濃的奧運氣氛。每天都期待著香港運動員出場,張家朗獲得史上第二面金牌,何詩蓓個人獨取兩面獎牌,李慧詩,劉慕裳,乒乓女團都斬獲獎牌,就算未能獲獎的運動員。能夠站在奧運舞台已經很厲害。今年香港隊的表現非常出色,最感動的是,他們都證明香港運動員是有能力站在世界最高舞台,並不是無可能的,亦都有更多人關注香港運動,支持香港運動員,更期待香港體育的發展。

今次評述工作,學習到許多,見識很多,認識很多人,不論是主持們,運動員等等,他們都對香港體育非常支持,一直在背後默默耕耘。特別看到一眾主持連續兩星期,每天八小時,甚至更多時間為大家送上精彩賽事,即使發生任何狀況,在鏡頭前都表現得非常專業,鏡頭後更一直準備到最好。一眾主持們辛苦了。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