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都有Live】當女車神遇上美人魚 由說笑到網絡欺凌



【體路專訊】東京奧運本月8日落幕後,不少港隊代表回港後在隔離中都相繼開Live,今晚輪到兩位炙手可熱的女將——「牛下女車神」兼東奧爭先賽銅牌得主李慧詩(Sarah)及「美人魚」歐鎧淳(Stephanie),她們一個在深圳為全運會隔離中、一個已完成香港隔離回家,二人在一小時的Live有說笑有嚴肅Sarah不時以張小「偷」取笑男花「大師兄」張小倫,認為他是自己心目中的東奧開幕禮「持旗手」,「四朝元老」Stephanie大爆自己在東奧100米背泳跳水一刻也驚到「窒步」,當談到網絡欺凌這話題,Sarah不禁為近日因失去奧運資格,而懷疑自殺的新西蘭場地單車代表Olivia Podmore感到惋惜。

Instagram 截圖

今次已不是二人一齊開Live,不同是她們不約而同帶着東奧吉祥物上場,Sarah那個還是半電動,十分有趣;她們以「元老級」展開話題,Sarah還譚校長上身,亦一直叫張小倫做張小「偷」(小倫日前在Live中跟男花隊友們互爆花名,他原來在一次抽獎活動上,大會打錯他的「倫」做「偷」),34歲的Sarah說:「其實我23歲開始已不記得自己幾多歲,記者問我年齡時,我都會問他們我幾多歲,好似譚校長(歌手譚詠麟)年年25歲。」

Sarah在本月8日在東奧閉幕禮當天早上,為香港奪得場地單車女子爭先賽銅牌,賽後留日幾天後,就直飛深圳隔離,今日是她第二天在當地隔離,準備參加下月在陝西舉行的全運會,Stephanie參加完東奧後亦已於83日回港,現已完成7天酒店隔離。

29歲的Stephanie坦言年紀越大,備戰上是越覺辛苦,但慶幸泳隊中有33歲大師姐施幸余仍然堅持泳手路,亦多得Sarah以獎牌戰勝年齡,她說:「有施幸余同你,令我可以放心繼續行運動員這條路。」未知Sarah會否出戰明年杭州亞運會,但Stephanie肯定會參加,她提到自己在東奧的100米背泳比賽時跳水一刻驚到『窒』了一下:「雖然今屆已是我第四屆奧運,但可能上屆里約奧運,我游不到個人項目(只有接力賽),今屆游100米背泳時,我跳水那一刻真的好驚,我跳那一刻真的『窒了窒』,真的控制不到的驚,所以明年去亞運前,我一定要努力去強大自己的心理素質。」她不忘大讚Sarah:「要好似你一樣,臨出發前在機場跟記者講:『我一定會有牌。』」

談到年紀,36歲的張小倫是今屆東奧代表隊最年長的運動員,Sarah坦言,她心目中的持旗手正是他:「當初大家猜測誰做開幕禮持旗手時,我覺得應該是張小『偷』做旗手,因為我們年紀相若,看着不少人不斷離開體院,發展不同事業,留下來的,有好多熱誠在裡面,亦克服好多不同障礙。」

 

說笑過後,二人開始談到較嚴肅的話題網絡欺凌,Stephanie由2016年里約奧運出任開幕禮持旗手後,人生變得多姿多彩,不少人認為她像半隻腳踏入娛樂圈,對游泳事業不專心,她在娛圈的一舉一動都記載於各媒體的報導上,Sarah為此替作為運動員的她不值的說:「網絡的世界好似是讀者的全部,你甫甚麼出來,讀者就是看到這些,或者你應該叫贊助商贊助你一個可以影游水的電話。」網絡世界的社交平台其實只是廣告商和運動員想給外界看到的一面,但不等於運動員生活的全部,專業運動員也不會把訓練無時無刻上載。

Stephanie有點無可奈何的表示:「或者我不懂玩(網絡)這遊戲,或者我不屈服於這東西,我運動員的本質一直都在,我沒忘記過自己是運動員,2019年在新加坡世界盃達完東奧100米背泳A標後,我覺得我仍有進步空間,所以之後去了澳洲練水,去提高我自己,我知道我有需要去證明自己這件事,我更加相信成績可以講說話。」

Sarah坦言自己很少在網絡上分享一些單車以外的事情,但其實閒時她也會唱唱歌、跳跳舞:「我不甫這些出來,因為我最勁是單車,所以日日都是甫單車出來。」她表示看到Stephanie不時被網友指駡對游泳不專心時,質疑網民是否有真正留意Stephanie在游泳的努力及付出,更替對方游泳東奧A標感到十分開心:「我都見不到東奧金牌張家朗練劍,莫非見不到等如他沒練嗎?好似大家不會看到歐鎧淳在泳池練水一樣。」

社交媒體(social media)已經是跟每個人每日息息相關、離不開的事,究竟對運動員帶來是壓力還是動力,Stephanie表示:「social media是讓我們跟市民緊密連繫的途徑,東奧之後這段日子是個好好時機,大家都想多一點認識運動員,我認為現今的運動員可以有好多不同的樣子呈現在大家面前。」還是那句,運動員也是人,除了運動外,也像大家一樣,都會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歐鎧淳
2020東京奧運, 游泳, 歐鎧淳, 女子100米背泳
(圖:體路資料庫)

Sarah最後提到最近一則有關新西蘭場地單車手懷疑自殺的新聞,這位年僅24歲的車手Olivia Podmore,曾是2016里約奧運代表,跟Sarah的項目相同,她今屆原本拿了奧運入場券,但失落國內選拔賽而無緣東奧,最後新西蘭一位車手Ellesse Andrews奪得東奧女子凱林賽銀牌,Sarah表示:「可能這面銀牌也對Olivia帶來壓力,而我們對於她的去世感到好難過,好多時運動會對我們好重要,外界人未必知道,運動會是我們生命中好重要,好多時都想將這種壓力告知傳媒,但都因為社會上會充斥著:『運動員是好正面的』,所以運動員會對住人歡笑,背住人會不開心,我自己因為好有經驗,會找體院心理導師開解,但對年輕的運動員不太敢找心理專家,但要他們面對傳媒的評擊及網絡上的輿論,都會加重他們負擔。」

Olivia是於本月9日被發現離世,她去世前曾在instagram宣洩道:「比賽就是一場戰爭,當你贏得比賽時,感覺與眾不同,但當你輸了,即使獲得資格也沒有被選中,當你沒有達到社會的期望,這都是因為你為這項運動付出的一切,這種感覺也是興眾不同。」Sarah說得很對,大部份運動員都是從校園轉做全職運動員,完全未曾踏足過社會,要面對網絡及傳媒的輿論,不是人人能招架得住,這問題值得大家三思,也希望網民在每次想要留言發表感受前先想一想,你的文字會否變成了攻擊。

文:阿徐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