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專訪】我們都是大埔Lulu? 許賢的港足迷思:要將港人眼球放回這裡



【體路專訪】世事真的變化得太快。做這個訪問時還是歐國盃期間,但因為奧運臨近而未有時間落筆,也沒有空間刊登。過了才不足兩個月,這個鬍鬚和頭髮也長長的許賢,已經「結織」了有了派台歌的「MC KidNey」這新朋友,還預備與《試當真》同伴踏上台板。但想深一層,也許這也能為我這個足球(比喻)員訪問賺來多點瀏覽次數,或許拖延正是好東西?

先「利申」一下,我是「認真毛」之一,這訪問或多或少都有點私心。不過許賢與足球的關係也並非完全切割,曾經拍過《我們都是大埔Lulu》這有關本地波的短片、個人YouTube頻道不時上載練波片段、平日又經常用足球比喻人生,就連足總公關在上季港超聯煞科戰也邀請他入場。「那次的氣氛很好,大家都好像再次投入足球熱情。完場後都很多人找我拍照,但我估有人其實不認識我,只是因為氣氛好好,見有人影便先一起影,當影吉祥物般。」

球場上的主角當然是丹恩奴域、巴爾拿等傑志球員,但在看台上就連哪個明星或KOL有入場都成為焦點之一。那次傑志對東方龍獅的大戰,以7802人打破港超聯的入場紀錄,「疫情後我覺得港超聯很厲害,因為比英超更早開放給觀眾入場,入場人數超越了英超。」港超超越英超?講出口也像癡人說夢話。但《試當真》只用了不夠一年就得到超過27萬人訂閱,一週年表演也有13人用10000元購票入場,又為何不可?

許賢及阿Gi等YouTuber獲邀入場觀看傑志對東方的冠軍戰。(圖:體路資料庫)

足球場上悟人生道理

許賢、蘇致豪和游學修去年創立《試當真》,10 個月製作至少150條短片,累積超過3600萬觀看次數。3人之中又以游學修和許賢更愛足球,前者是美斯死忠,後者則是曾經亮相英超官方Facebook的阿仙奴球迷。「由中一、二開始越看越多,中學生涯就與足球劃上等號,足球就似是記載我的成長,而且對足球的看法變化也不小。」許賢自稱是「足球(比喻)員」,因為經常利用足球去比喻人生,有看他們頻道每周直播的觀眾聽得不少,創辦《試當真》後也製作過經典之作《無力感你想點?》「可能因為我對世上有興趣的事物不多,就是足球和說故事真的有濃厚興趣,所以會將這些事連結在一起。」有興趣還不特止,最厲害的是能隨口就說出一個個足球比喻,「愈認識得多足球,就愈來愈覺得足球場上如何運作其實與人生都很相似。」

未接觸許賢真身之前,每次看直播都感覺他是個可愛的男人:發言前會先舉手,又經常主動詢問其他成員意見,有時覺得他就像派路一樣,有自己主意之餘也會不斷派話題給其他人。親身聽過許賢的足球比喻,才發現這個人是何等深藏不露,「慢慢長大就發現很多事的好,其實是看不到的,有些事你察覺不到好好就是很好。」原本還在說公園的潔淨是因為清潔工的默默打掃,話鋒下一秒又突然轉到足球場上,「球場上沒有事發生可能是緣自很多人的努力,後衛、龍門等等。這些可能很多觀眾都看不到,但當你看到、懂得欣賞後衛企位時就會覺得很厲害。」

有很多觀眾都覺得『得啖笑』,我覺得他們會『哎呀這個黐線佬又講足球了』這樣看我。

「又或者原來翼鋒不能亂入中間,因為會令分工不清晰。小時候會很想觸球,但其實不入中路是拉開後防,原來很多事都是千絲萬縷,原來緊守崗位都是貢獻之一。」許賢一口氣說了兩個足球比喻,歷時差不多5分鐘。不過這些足球比喻也非人人受落,有時甚至會被報以「走先喇係咁先啦」的回應,「因為不是個個都踢波,女仔又聽不明白,甚至有很多觀眾都覺得『得啖笑』,我覺得他們會『哎呀這個黐線佬又講足球了』這樣看我。」

拍檔蘇豪在《大埔Lulu》自稱許賢,令不少人早期會誤認二人,「因為豪哥在香港,飾演我會方便點。」至於片名取自「大埔Lulu」,「純粹商業考慮,可以吸引眼球。」(《我們都是大埔Lulu》截圖)

其實早在《CapTV》年代,「豪腎」二人已不時以足球作為影片主題。不只是《尼馬我問你答》、《朗尼的十種形態》和《留住爺爺吧》這些有關「歐洲波」的短片,當年陳偉豪從港隊退役亦有短片致敬,甚至在6年前「港中大戰」前,還是港聞記者的我就曾訪問排隊購票的許賢(訪問中途看到《CapTV》的「咪牌」,才知道是甚麼一回事⋯⋯)。但在更早的2014年,許賢的YouTube頻道已出現《我們都是大埔Lulu》的偽紀錄片,問了各位一句「熱愛足球既你,最鍾意係邊隊波?」

究竟我是否很奇怪呢?我又並非不喜歡香港足球,例如看港隊時都會覺得很有歸屬感⋯⋯

「當時在外國交流的波蘭同學好奇怪我為何喜歡阿仙奴,我都突然『叮』一聲想起,究竟我是否很奇怪呢?我又並非不喜歡香港足球,例如看港隊時都會覺得很有歸屬感,所以感受很深、很想用來做拍片題材。」最後拍檔蘇豪和阿發將在香港拍的偽訪問,加上許賢在歐洲睇波的短片剪成《大埔Lulu》參加紀錄片比賽。比賽最終沒有得獎,不過作品獲花式足球員施寶盛分享,令一行人誤打誤撞獲當年《CapTV》老闆「Cap盾」譚小龍賞識,邀請加盟,「最慶幸這條短片令我找到工作,找到繼續拍片的方式,也慶幸為各位可以帶出一個問題。」

我們不只是大埔Lulu

《大埔Lulu》中段提出「點解香港唔可以咁(球迷落力為球隊打氣)呢?」的問題,到結尾呼籲由球迷做起,入場撐香港波。「7年前提出這個疑問,7年後開始覺得有點眉目,其實是很多東西可以配合,但就沒有配合到。」港足如何可以發展得更蓬勃這個死結,基本上是球迷間的年經、月經甚至日經話題。有人說是「老闆足球」的後果、有人覺得是政府政策的問題、有人認為是足總無能的寫照。不過許賢說,訪問過的劉榮業和梁能仁兩名球壇前輩,卻認為是球員不似以往專注,也是足總沒有讓更多本地華人入選港隊。「但我沒有心淡,只是知道答案並非這麼簡單,因為很多事都沒有配合,才令這項全世界都受歡迎的運動在香港像不太受歡迎。」

幾個月前,許賢的拍檔游學修與前輩爭論香港電影是否已死,引起廣泛討論。究竟香港足球是否已死,其實也是許多人心目中的疑問。「我對香港足球沒有心淡,是因為我自己仍能用網絡這方式拍片,而且有觀眾,所以我覺得香港人都想看香港事。香港足球的出路是有,但要找,我相信會找到。」不只Channel需要橋,港足也需要橋,許賢又覺得大家可以如何支持香港足球?

其實我們就是香港足球,如何支持自己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

「我覺得這是個迷思,究竟甚麼才是香港足球?」明明是我問問題,許賢卻又用他一貫誠懇的語氣反問過來。「其實我們就是香港足球,如何支持自己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例如我拍片的話就嘗試找個方法,在成本許可下拍出更好的足球,這個是我能做亦是想做的事。當部分香港人的眼球放在這裡,我就希望可以傳染出去,將更多香港人的眼球放回這裡,這個就是我的盼望。」許賢可能錯,但沒有人能斷言這是不可能。

訪問尾聲,我忍不住要問一條想問已久的問題,應該如何用足球比喻香港足球?「經過兩場歐國盃,我覺得『波真係圓』,不要放棄。」當天正好是瑞士在歐國盃反勝淘汰法國翌日,許賢就地取材以這場3:3的經典一役回敬,「強如法國都有脆弱的時候,可能你把握到別人一個錯誤就能夠翻身。不是說笑,剛才我說港超入座率比英超高,說不定有一天再看不到英超或他們水準跌至新低,此時我們的水準也不可以太差,不可以放棄。」想起他在《無力感你想點?》的最後兩句,「力嘅嘢你而家無,但你將來會有」,個世界從來就是這樣。

許賢早前拍攝《公園伯伯練波計劃》以訓練自己控球,其後亦不時在辦公室露兩腳。(許賢Instagram截圖)

圖、文:麥景智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