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直擊專訪】石偉雄傷後持拐杖現身 無悔挑戰最難動作:巴黎奧運見



【體路日本直擊】25米短跑,腳踏彈板,雙手按著跳馬一撐,空中做出難度極高的「李世光2」。雖然有明體操中心內觀眾席只有空櫈,在場的裁判、記者、選手仍屏聲靜氣看著石偉雄完成這跳馬世上最難的動作之一,但眼前見到的卻是「石仔」落地後要用左手支撐身體。就這樣,石偉雄的第二次奧運征途就在這分多鐘內悄悄完結。不過如今因傷撐著拐仗的「石仔」現身接受專訪時仍不減寬容,用極難動作挑戰踏上頒獎台,盡力過、跌倒了也沒有遺憾,不會後悔。況且,仍有3年後的另一個奧運舞台向他招手。

就是這一跳⋯⋯

昨日在體操中心採訪區久未等到「石仔」,卻突然收到教練Sergiy傳來他足踝受傷的訊息。到今日再在選手村見面,穿上隊服的他雙手撐著拐仗,走路時明顯放輕左腳,「因為拗到腳腕,現在行路會痛,踩地會痛,所以都要撐拐仗。傷勢就⋯⋯觀察中,仍要等待報告。」說到傷勢,「石仔」似乎有點猶豫,但口罩後的表現仍是寬容。回想廿多小時前的那一跳,他自言動作和技術等各方面都全部正確,或許是幸運之神在落地一刻突然離去,「落地前身體未轉好,一落地已經扭到,很想用右腳踏前一步但發不了力,因為雙腳已『咬』在地上只能用左手按地。」

等到最後一刻確定沒有決賽席位也好,都已經盡了力

這次的「李世光2」 得分只有13.833分,連同同樣有輕微落地不穩的第一跳,平均分14.274分,只能位列總成績第12位,能以候補第2名身份殺入決賽機會可謂只剩絲毫。「其實跳完都知道無甚機會,等到最後一刻確定沒有決賽席位也好,都已經盡了力。只是有少許失望吧,但這年半內我都已經盡了全力,今次亦已盡了力發揮,沒遺憾了。」今次的寬容,與9年前倫敦奧運資格賽失誤後那哭崩的直播訪問有天淵之別。儘管上場前神情看似緊張,但目無表情是緣於全神貫注,再也不是當年那20出頭的稚氣小子的心情,「可能人長大了,經過不同的高低起跌後對比賽得失睇法進步不少,而且我很清楚今次不是因為緊張而影響發揮。」同樣是跳馬,同樣是奧運,同樣一跌,但那種痛已大大不同,「上次跌得更痛。」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這句永恆的道理像在「石仔」身上活現出來。由2012年至今足足9年,但得失又再次在那台上的一分鐘定奪。他笑言這句的確是如此真實,「跳馬看似很簡單,但其實絕對要時間去浸。由跑出來順不順,再到踩板就已經知道這跳是否成功,即使空翻做到甚麼動作都不能挽回。」

偏偏兩跳「李世光跳」都被喻為是世上最難的跳馬動作之一,6.0分難度分爆錶,甚至連今屆奧運預賽亦未見有運動員起用兩個6.0難度分的動作。「其實我信心一直都在,因為我知道這兩跳是會跳到好成績,亞運後開始專注這兩跳就是希望做出突破。」但亞運至今3年,期間遇上疫情令體壇停擺,「石仔」真正在比賽中使用兩跳「李世光」的機會其實寥寥可數。即使練習中已嘗試過千次,有否想過用稍低難度的動作先確保決賽席位?「我沒有後悔,因為如果要減難度的話,節奏協調反而會容易出錯,既然習慣了就繼續用。之後亦不會轉動作,因為純熟度已經很高。」

「石仔」與記者遠距離自拍時,有委內瑞拉女將「攝鏡」。

倫奧至今,「石仔」起過跌過。失落奧運決賽席位後,2014年首奪亞運金牌,但兩年後又因傷錯過里約奧運。2018年又再在亞運奏凱而回,然而來到奧運舞台仍是失諸交臂。老套講句,他這近10年的經歷就似是一列過山車,少丁點心理質素也可能早早放棄。「繼續囉。」問及歷經滄桑後對體操的領會,「石仔」輕鬆的道出這3個字。「因為⋯⋯我覺得自己生理和心理能力都進步了,甚至比上屆世錦賽都提高不少,所以不擔心之後的比賽。」

加上之後還有⋯⋯巴黎呢!

奧運未落幕,「石仔」已放眼往後比賽。不足3個月後,體操世錦賽就會在日本再次上演,地點移師福岡縣的北九州市。「每逢奧運的世錦賽都是最多人,相當重要,加上之後還有⋯⋯」說到「還有」,他頓了一頓,「巴黎呢!」早在這個訪問前個多小時,他已在自己的社交網站留下一見「巴黎見💪」,預告會繼續爭取出戰第3屆奧運。「我不相信今屆是我最後一屆,始終這兩個動作也是近兩年才成功,教練都覺得我才是剛剛開始,而且到時我只是『廿多歲』而已!」

3年後的石偉雄還未到33歲,能保持狀態的話絕對有機會三戰奧運,更希望再不是孤軍作戰。「其實已經有有潛質的運動員在我後面,希望他們不要放棄,即使運動員有很多高低成敗得失,但如何去『fight until the end』才是最重要。況且3年不算太長,真的不算長。」因延期令「石仔」有3年時間預備東京奧運,同時也令與巴黎奧運的距離縮短到只有3年,可不繼續作戰到最後,用留下來的人的身份爭取最後勝利?

教練Sergiy(右)

圖、文:麥景智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