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直擊】疫情難阻奧運心 港產東奧義工:放棄機會很浪費



【體路日本直擊】一句「東京奧運香港代表」,當然最直接就代表46名在五環舞台的香港運動員。但在這次幾乎零觀眾的奧運中,一眾教練、技術人員、港產裁判,甚至我們這班本地體育記者,也成為了為數不多的香港代表。更想不到的是,每天為運動員和記者左顧右盼、穿起藍色Tokyo2020上衣的奧運義工中,也藏著「香港代表」。

東奧游泳賽事昨日正式展開,中外記者在這個關注度極高的項目一向如臨大敵,位置角度歪一點、Wi-Fi慢一點都會觸動大家神經。在東京水上運動中心這個臨時搭建的傳媒中心內,義工們正為文字記者解決混合採訪區的人數限制問題,我們這些早到又其實是遲到的當然只能排在候補名單。正當為採訪區方向煩惱之際,突然一段熟悉的說話由一把陌生的聲音說出,「你哋係香港人嗎?」

在水上活動中心的團隊中,Alina這港產義工成為日本人和洋人以外的「異類」,卻因為精通日、中、英語言而成為溝通橋樑,「當時見到奧運正招募義工,心想能見到不同國家的人很有趣就試試報名。因為我覺得做傳媒聯絡能用得上我懂的語言,所以就選擇它成為3個想擔任的位置之一。」報名後先填寫自己的義工和運動比賽經驗,再經過簡單傾談面試,通通重重關卡後,Alina前年正式成為2020東京奧運義工,「其實我也不知如何會挑選我的!」

同樣是港產義工,在半小時車程外的東京體育館,原來亦有3名香港人為選手及傳媒服務。兩孩之母Hidy在乒乓球場地的傳媒中心內擔任攝影組義工,為抬著一支支「大炮」的攝記提供協助,「初時考慮我有甚麼能幫助,想起香港人都懂兩文三語,就覺得可以應用在這裡,而且又可以接近香港運動員及你們一班香港傳媒。」成為「國際新娘」10年,的Hidy又直言,遇到場內另外兩名香港義工非常喜出望外,會經常交流工作資訊外,又在飯堂內的打氣板一起為香港加油。

Hidy
Hidy與同樣來自香港的義工同事在通訊軟件內不時交換資訊。

東奧義工由2018年9月開始申請,直到去年初才正式通知合資格人選。原本Alina與Hidy均滿腔熱血為運動員、海外觀眾、 嘉賓及傳媒服務,但就因為本應去年舉行的奧運因疫情延期。Alina不諱言當時熱血頓時變成迷惘:「日本政府一宜都沒有會否舉辦的確實答案,要到最後一刻才知真的會舉行。」直到今年上旬,各種活動陸續舉行,繼續東京奧運的訊息才變得明朗,Hidy坦言鬆一口氣:「很開心終於可以舉辦奧運,而且海外義工全都被取消了,我很慶幸自己仍能參與,真的要到取制服一刻才感覺實在。」

但這個奧運始終是在疫下舉行,不禁讓人擔心令感染人數上升,自己亦成為確診數字之一。結果8萬名義工有約1萬人提出放棄,「總會有些擔心疫情,但難得有機會做奧運義工,許多人想做都沒被選中,如果放棄好像很浪費,勤力點洗手消毒吧。」Alina又透露當局為奧運義工提供疫苗,雖因時間關係暫只接種一劑,但總比沒有疫苗保護更好。

今屆奧運由登記採訪、交通安排到與運動員做訪問,都因防疫措施變得新奇有趣,日前遇見一個「八屆元老」的美國記者亦稱很多安排都從未遇過。以混合採訪區為例,有場地要抽籤、有場地是先到先得、有場地又要預訂,各處鄉村各處例,「因為怕病毒會傳染給參賽者,這裡(游泳場地)的mixed zone一日只能讓50人進去,所以很多記者都不太滿意,要找個方法去解釋就比較棘手。」

(受訪者提供)

能用3、4種語言解釋,皆因Alina的父母在日本工作,但選擇香港成為她的出生地。Alina在香港一直生活至小學時回到日本,然後到美國升讀大學,再回到日本工作,現時正修讀臨床心理學碩士。嚴格來說,香港和日本均是Alina的家鄉,「我當然是睇香港隊!始終都是鍾意自己長大的地方,我很支持香港運動員的!」相比Alina,Hidy在香港生活得更久,感情也或許特別深,「昨日(混雙十六強)都很想大叫去支持他們,不過都要放在心中。雖然在這裡住得久,都未必分到運動員誰屬,但心中必定想香港拿金牌。」訪問作罷,Alina轉眼又回到電腦旁處理賽事後的資料,另邊廂的Hidy亦要幫忙安排攝記位置。或許能力愈大責任愈大,希望各位棘手的記者未來一星期都不會難倒Alina和Hidy這兩位港產義工。

圖、文:麥景智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