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欄】面對歲月,你有負隅頑抗的權利



【體路專欄】「好耐都冇試過認真將一件事做好過,呢一次,我想要專心做好一件事。」


這是我近來看過來自體育人,最令我興奮又感動的一句話;寫的人是一位男性新隊友,上班族,我猜3、40歲,初接觸floorball又喜歡運動的人。

又有另一個上班族隊友,會在剛結束練波後就跟我說:「我已經好掛住打波嘅感覺!」然後我們會笑言「打波才是正經事」。他說由於工作已跟體育無關,現在所有運動的活動,工作外的時間他都會舉手出席。

又有一次練波,開波一刻,傾盤大雨隨之而來,隊友堅持繼續練習。下班後遲來的隊友致電我問:「你哋喺邊?」我答:「打緊水波囉。」她回道:「依家過嚟。」抵達後馬上拋下傘子加入練波,加送一起玩水,然後兩小時後練習結束,雨神也一起收工⋯⋯

早兩晚,要交收球桿,準備球隊之後兩日的練習及教波,我和拍檔分身不暇,晚上十一時多,躊躇之際,一位已安坐家中的隊友,二話不說提出騎電單車過來幫忙拿球桿,事情解決。

還有更多更多⋯⋯當你身為一支球隊的創辦人兼球員,默默在等一班同樣想追一個未圓的夢的同路人,突如其來遇上一樣的「瘋子」們,短短時間內已經會自發打波、積極檢討求進步、主動協助安排瑣事、比賽出百二分力⋯⋯這些火花,真是無法抗拒的動容。

如此種種,發生在一支球隊,球員分擔責任都不出奇,但動容在於這些都是出自一群不是「十八廿二」,更是接觸一項運動不久的人。

夢想就如氧氣;而我們都有呼吸的自由。你知道的,熱血不是少年的專利。

「三十而立」,但三十不老,只是不知怎的,「三十」往往成了一個分水嶺。隨著最青春的青春慢慢遠去,久而久之,同輩開始鬧著說「老咗係咁㗎喇」。千萬別輕易這樣說,因為說著說著,你就會以為自己真的老了。

記得當年有首歌《男子組》,當中有歌詞唱著:
\\ 小球場 一班耆英 跑全場死捱
筲箕灣施丹大坑碧咸狂打柴
踢兩吓個個斷氣 個個煙瘾大
老友記老過魯爾 對腳應砌去賣 \\

唱出男人到中年懷緬青春,最後互相打氣的感概。

現實逼人,歲月也不饒人,但請你記得,你有負隅頑抗的權利,還有不認命的勇氣。

剛過去的周日,我們(Hong Kong Kiddos Floorball)結合部分球友,分兩隊出戰「第一屆凌峯抗逆盃旱地冰球邀請賽」(在此感謝友會落力籌辦,讓香港的旱地冰球員可享受久違了的比賽感覺),我們其中一隊有幸奪冠,但也不必分得那麼細,一切經歷,我們都是共享的。我開心感受到自己這段日子有功,水平稍有提升,但更開心的,是感受到一班隊友投入的瘋狂。

我們不是十八廿二,但旅程才剛展開。你或者不打floorball,也不知道floorball是甚麼,然而,我在寫的故事,是他也是你和我,是無關年齡,沒有限制,是運動和夢想在血液裡流淌的人的故事。共勉。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