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ior・專訪】黎志偉:放下遺憾 重新出發



【體路 X Junior】踏入今年的第16天早上,過百雙眼晴凝視著荃灣如心廣場的外牆。1張輪椅、1個攀登者、6條繩,前「包山王」黎志偉嘗試爬上319米的高座大樓。朝10晚8的挑戰未算完美,在強風下只能在250米之處停下來。沉澱兩個月,回到挑戰之地的他再談起那天的難度、遺憾、經歷,解開心結後再向更高峰進發。

圖:體路資料庫

黎志偉這名字早就耳熟能詳,甚至已親眼目睹過他3個月前的創舉,但真正和他有面對面的交流,還要算是今次訪問。這天我們先碰面再前往荃灣公園,途中禁不住問起,那天攀登之後有否再回來荃灣西?「其實很快已回到這裡,因為爬完那兩晚完全睡不著,睡個多小時就會醒,所以星期一早上就回到如心,坐在外面的廣場。」經歷10個多小時的身體煎熬,加上未能完滿結束的情緒變化,身心俱疲之下失眠也是人之常情。「我坐在那裡望著工作人員拆支架,又望著屋頂回想當晚的情況,究竟還有甚麼可以再做好一點?在這裡坐了一個下午,算是解開了自己的心結,那一晚才能真正睡得著。」

心結花一個下午解開,但身體恢復的時間卻遠遠不止這短短半天。完成挑戰後的記者會上,黎志偉說自己全身肌肉都抽筋、8隻手指起滿水泡、雙腿亦凍得像雪條一樣。「雖然肌肉恢復要兩星期,甚至平時沒大感覺的腹部都隱隱作痛,但算比我想像中恢復得快。手指的水泡的確經常面對,但一次過有這麼多真的很惡劣,也是第一次。」

圖:體路資料庫

風大得很,像是拆彈般要極小心做每一個動作。

第一次這麼惡劣,正因為今次挑戰確是輪椅攀登的初嘗試,他更成為全球首個攀登建築物的輪椅使用者。黎志偉以往攀爬的大多是攀石牆或山崖,倒是前一星期的練習才初次感受到高樓外牆那超乎想像的壓逼感。「原來在這麼高的位置向下望是會暈的,令所有動作都變得很緩慢,二來風大得很,像是拆彈般要極小心做每一個動作。」試想像正乘坐玻璃纜車,或在觀光塔的玻璃地板往下望,或許心中也會有一點害怕,更何況是身旁180度均毫無依靠,腳下200米才是地面的那份空間感,「是與平時在體育館練習差4倍的世界,山崖我會望到旁邊有石頭和樹,石牆也還可以借力。但在40層以後完全只能隨風擺柳,感覺很無奈,而且連我這樣身經百戰都害怕,證明是有多恐怖。」

圖:體路資料庫

如心酒店42樓是傳媒近距離拍攝黎志偉攀爬的其中一處。那天我們在房間內等候個半小時,卻一直連黎志偉的頭盔也未見到。原來室外的風勢已變得難以預料,他的所有繩索亦因旋轉而纏在一起。「在你們見到我之前已經多次撞牆,甚至我都怕撞破玻璃,也怕失控撞壞輪椅或撞頭,情況非常惡劣,就算有幻想過也想不到會這麼恐怖。」幾經辛苦捱過這難關攀到65樓的休息站、抵達225米的高度,但大廈周圍卻風繼續吹。當時黎志偉的身體狀況已到臨界點,他不諱言想過就此作罷。但望到身邊的團隊,再想起親朋、市民和華懋集團等的支持,又始終不忍遠離。

圖:體路資料庫

我想會否就此死在這裡,了結自己的人生?

「出去那刻也不知能再爬多少,可能5至10米就要回來。怎料立即進入一個高度集中的狀態,甚至比之前爬得更快,也沒有再避,反而乘著風去爬。」這樣迎著風向前衝了半小時,上下6條繩再次在時速42公里的風速下緊纏起來,黎志偉便在外牆懸空近1小時。「最壞情況是會『爆anchor』,繩索全斷就跌下去。我想會否就此死在這裡,了結自己的人生?」幸而想像歸想像,現實是大會在晚上8時半中止挑戰,攀登的高度停留在250米,並成功為香港大學籌得770萬元。

攀登者每次攀爬某程度上也是與死神搏鬥,儘管安全措施做得多好也有一定風險。就像今次挑戰一樣,即使如何計算、演練,也未必想到風和日麗的星期六會在入夜後變得寒風刺骨。「也許演繹到我的人生就是如此戲劇性,所以當然有感而發認為人生了多一個遺憾。現在回想是一個可以放低的遺憾,因為已經用盡了能力。」那晚黎志偉說到人生時雙眼通紅,但現時眼前的他眼神已豁然開朗,面帶微笑。

連公公婆婆或是倒垃圾的姐姐都知我是誰,生活也因此有少許改變。

為脊髓傷患者籌款以外,黎志偉更希望以攀登比喻人生,用自身鼓勵他人,「即使有殘缺也好,永不放棄、盡力去做的運動員精神又能否在工作、生活、人生應用到呢?我也想大家想到、講到、做到。」5年前登上獅子山的經歷事後結集成書,又拍成紀錄片和電影,今次也不例外。訪問當日的下午,碰巧就是舉行公布微電影面世的儀式,「雖然今次有全程直播,但可能香港也只有一小部分人記得,放上大銀幕才能令它流傳下去,讓更多人知。」

任何事在這年頭透過網絡都能傳遍世界各地,黎志偉的經歷曾入選勞倫斯獎每月候選名單,遠至毛里裘斯也有受其啟發的病人,同時在本地也愈見多人認識這個名字,「昨日在屋苑碰見一個70多歲的婆婆,她說看過我的訪問,自己也經常去做運動。當時我就覺得真正入屋,做到街知巷聞,連公公婆婆或是倒垃圾的姐姐都知我是誰,生活也因此有少許改變。」

完成兩次經典攀登後,黎志偉希望衝出香港,挑戰外國更高的建築物,或美國國家公園的高山,「攀登者未到死的一刻都在尋找突破,這並非單純想得到獎項或掌聲,而是自己心中的要求。每個人心中的呎都不同,或許有人覺得爬到獅子山已經很厲害,但我的目標更大。」訪問尾聲,我著黎志偉背著青衣島拍照,剛好面對著如心廣場向西一邊,「我沒有從這角度看過如心,原來也頗特別。」對,人生事都有很多角度,一時失意不等於一輩子挫敗,一次意外積極面對也許會令你再攀上高峰。

圖、文:麥景智
原文刊登於Sportsroad Junior Issue#48

Sportsroad Junior

Sportsroadjunior,junior48

Sportsroad Junior》為全港首本月刊學界體育報,創刊號於2016年1月隆重出版,內容涵蓋全港各區學界體育賽事,現時派發據點超過全港200間中、小學。我們正陸續增加免費派發的學校數目,如學校有興趣訂閱本刊,請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或填寫網上訂閱表格,並留下負責老師、班級數目、所需訂閱數量等資料,我們會盡快回覆及安排,謝謝你對《Sportsroad Junior》的支持。

我們目前亦設有以下公眾派發點:油麻地Kubrick書店尖沙咀YMCA會員服務部修頓室內場館票務處麥花臣室內場館九龍灣Mega Ice元朗區體育會沙田體育會大埔體育會北區體育會荃灣球星羽毛球專門店,數量有限,派完即止。另外,我們亦有個人訂閱服務,詳情可按此瀏覽。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