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超馬運動員黃浩輝網誌:Great Traverse Hong Kong 2(下)- 愈見得多、知得愈少



【運動員網誌】香港 101-200 高山,高度 263-399 米,分佈港九新界,以及南丫島與赤柱對開海域的螺洲。

早在去年疫情期間,運動場所關閉,很多工作受影響,就在那段時間觀看了日本人 Yoki Tanaka 的 Great Traverse Japan (下稱 GTJ)紀錄片,他花了 208 天由日本南端出發一腳過(用獨木舟橫渡海峽)全程走了7800公里,攀登日本最高的100個高山,去到北海道。

受到他的啟發,我在去年8、9月也用類似的方法攀登香港100高峰,在那次的經驗裡,我意識到雖然我跑山已經有一段日子,但原來我有很多地方都沒有去過,甚至可以説「我不認識香港」。

完成 100 高峰之後,見到有行山組織較早之前在網上發佈的200及300高峰列表,所以就襯今次空檔,每逢週末就背著露營用具,順道當作未來挑戰美國 Appalachian Trail 的訓練,去探索101-200高峰。


上回講到走至東北完成50高峰,之後沿新娘潭路、汀角路直出洞梓,搵唔到路上鴉山,唯有響鳳園宿一夜再上山,原來麻雀塘山同鴉山條路咁窄,出返沙羅洞仲要俾狗兇,之後穿過大埔滘自然護理區上九肚山落火炭,沿城門河去沙田圍。(香港超馬運動員黃浩輝網誌:Great Traverse Hong Kong 2(上)- 我不認識香港

好彩冇馬上爬水泉澳,避開了山火一劫,第二個禮拜再上,整個山頭已經化為灰燼,遠至牛坳山、尖尾峰也可以清晰見到。

雖然住在馬鞍山多年,但未曾到訪過陽元石,確實有點慚愧,再經市中心去棉山,登雞公山,攀馬夾崙險脊,夜宿雷打石。

寒冷的晚上令人徹夜難眠,黃竹塱山實在太密,(唔知好彩定唔好彩)在另一邊曾被山火洗禮過的山脊上山,登上372老虎騎石(實名斜樓嶺墩),臨天黑前完成担柴山,路經敲門問青年旅舍但因為疫情關係不接受walk in,唯有夜宿北潭凹。

牛湖墩過田尾山、大蚊山,大風吹到我都企唔穩,但出到去米粉頂、東灣山,個景真係靚到嘩嘩聲!上埋西灣山出東霸,上大蛇頂過太墩,就只剩下清水灣同港島區。

沿大網仔路、西貢公路出到匡湖居,蠔涌去葵坳山、尖風山、長斜窩,經小夏威夷徑去將軍澳,但我想提醒大家響瀑布玩水要小心,因為水源上游近井欄樹村有大量垃圾堆積,水質已混濁不清,所以奉勸去玩水的朋友要留意。

沿清水灣道去五塊田,登廟仔墩、香港三尖之一釣魚翁、田下山,返清水灣道去大嶺峒,然後行清水灣道去馬游塘村上五桂山,落油塘三家村碼頭坐船去西灣河。

由碼頭走到去小西灣,人生首次攀砵甸乍山才知道有個廢堡壘,然後走一條小徑上歌連臣山,才知道自己身在龍脊的山脊上,穿越茂密的竹林來到雲枕山,接回大路就返到港島徑直上打爛埕頂山。

土地灣沿石澳道出鶴咀登鶴咀山,眺望最後一個山螺洲頂,感慨旅程終於來到尾聲,沿路碰到一班行山人士替我打氣加油,頓覺人間溫暖。

之後由太古上小馬山發射站,跑過好多次衛徑都係人生第一次上去,經金督馳馬徑去寶雲山,襯保安未行出來打張卡就閃人,但覺得寶雲山的住所可以晀望維港夜景十分浪漫。

200山最令我感興趣的地方,是有兩個山在外島,一個高353米的山地塘(南丫島),另一個是 270米的螺洲頂,所以由中環碼頭坐船去榕樹灣,經洪聖爺灣、蘆鬚城爬上山地塘(順便為4 Peaks Race練習),趕船跑住去索罟灣返中環。

再由寶珊道上龍虎山,摩星嶺,再經域多利道打斜殺落黃竹坑上南朗山,之後再由淺水灣坳上孖崗山,剩下幾個山頭:長連山、老虎山、馬坑山,在郊遊圖係找不到路,但原來有小路一路穿梭叢林,再走一段老虎坑乾澗返回孖崗山。

最後來到赤柱划直立板登螺洲,由於螺洲沒有碼頭可以登岸,跟友人阿傑決定沿西邊繞往島的後方,慶幸在螺洲的西南方有一個沙灘仔可以登岸,換上長衫長褲、登山鞋加腳套,嘗試闖林登上最高峰。

估唔到島上沒有明顯行山路徑,但有登山客留低的足跡,依循隱約可見的山路和前人留下的攀山繩,雖荊棘滿途又要捐窿捐罅,但總算順利登上在海面也清晰可見的海螺形巨石。

可惜尋遍山頭也找不到路登上另一個更高的山峰,如果要硬闖的話恐怕要花整個下午,況且要爬板回航赤柱,所以打消了念頭。


【後感】200山比100山難,因為1)地理位置分佈廣,山與山之間距離遠;2)海拔不高,風景欠奉,遊人稀少,路徑偏窄。但我覺得香港真係好大,好多地方我都未去過,仲有愈見得多,知得愈少,當中更有不少歷史價值。

期待300山去探索更多未知的香港!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