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徑.專訪】謝孟芝:三級跳長青樹堅持己道 發掘金錢外的價值



田徑,三級跳,跳遠,謝孟芝

【體路專訪】世紀疫情引致體壇停擺,有運動員選擇退役告別賽場,也有如謝孟芝一樣的田徑界長青樹默默堅持。與謝孟芝年齡相若的80後或已步入事業高峰期,外界看來她又似已過運動員的黃金階段,但這位三級跳香港紀錄保持者不言休,堅持在運動路上體現自己珍視的價值,更望某天再作突破。

田徑,三級跳,跳遠,謝孟芝
圖:體路資料庫

專項運動員一般青少年時期已接受訓練,謝孟芝在籃球方面發展不俗,曾於本地女子甲組籃球聯賽打滾;在田徑方面她卻是個異數,小學開始的參與屬玩票性質,2000年中學畢業後才接受正式訓練。因為興趣,「想跳遠一點」的她參加區賽、加入訓練班,試過跳遠、跳高後再接觸三級跳,機緣巧合下開始跟從前三級跳香港紀錄保持者謝秉善教練訓練。

謝孟芝笑言起初不知道教練大有來頭,後來就覺得既已師承高手,不如更努力、更投入。她憶述當時與教練一番對話:「我問教練『你覺得我跳6米(跳遠)較容易,還是12米(三級跳)較容易?』教練想也不想立即就答12米,於是我就選了三級做主項,後來也覺得這個項目適合自己。」或許她也沒料到,這一問之後為她打開了另一片天空。

田徑,三級跳,跳遠,謝孟芝
謝孟芝師承教練謝秉善(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有些價值比錢大

謝孟芝大專時就讀珠海書院新聞系,同屆畢業的伍家謙後來成為電視台體育新聞的「招牌」,她卻從未想過要當記者或主播,心中最著緊的始終是田徑,「記得當時要在台灣實習和田徑比賽中二選一,大部分同學都選了去實習,我就選擇去比賽,我想嘗試這個多過去台灣。」這位遲起步的三級跳「初哥」畢業後曾在體育總會做文職工作,後來也回到中學母校當籃球教練,工作盡量彈性一點,為了配合田徑練習,「生計維持得到就可以,就算不是賺太多錢,只要我想做就會去做。」

別人投放心力發展事業,謝孟芝就把時間放在田徑上,換來了2004至2006年間連續3年跳遠及三級跳均成為香港年終第一;在她指導下的母校籃球隊亦蟬聯學界錦標。這些榮譽沒有為謝孟芝銀行戶口帶來多兩、三個零,但在她心中有些經歷、有些價值不能用錢衡量:「我希望做人不只是賺錢。三級跳令我人生找到一樣適合我、讓我覺得優秀的東西,教籃球可以影響學生的生命,這樣好像比朝9晚5、沒有目標和理想的工作更好。」

田徑,三級跳,跳遠,謝孟芝

田徑,三級跳,跳遠,謝孟芝

或許旁人看來,謝孟芝投入三級跳訓練是出錢出力地聊以自娛,但她發掘到其中的價值,就不太介意別人的眼光。努力亦有回報,她在2005年首次入選香港隊,翌年再獲得到台灣比賽的機會,「雖然不是大比賽,但給我的感覺像做夢……為何我年紀這麼大,還有機會輪到我出去比賽?」那一次比賽她一舉把個人最佳成績從11米尾推前到12米43,僅與香港紀錄相差17厘米,她驚覺「原來我可以跟香港紀錄相差不足一隻腳掌的距離!」

兩破港績未言退

持續外出比賽讓謝孟芝眼界擴闊,看過坐滿人的田徑賽場,也在主場贏過東亞運三級跳銅牌,挑戰香港紀錄的想法卻不深刻。直到有次時任港隊主教練韋保羅給她定下打破香港紀錄的目標,還積極地觀看她比賽及給予意見,才令她對紀錄上心:「原本無認真想過,也不覺我自己能夠破香港紀錄。那時候香港受人關注的只有接力,我們會笑三級跳等田項只是沒幾多人看到的『雜項』,但教練給我目標令我覺得有人支持、有人看到我,自己就會更著緊。」終於她在2011年躍出12米61,在踏入「而立之年」前以1厘米打破香港紀錄,證明原來只要有心,真的永遠不會太遲。

田徑,三級跳,跳遠,謝孟芝
2009年在主場贏得東亞運三級跳銅牌(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田徑,三級跳,跳遠,謝孟芝
田徑隊總教練韋保羅當時會在比賽前給每一位港隊成員寫一張卡,卡上有比賽時間、賽季最佳成績,以及教練為運動員定的目標(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田徑,三級跳,跳遠,謝孟芝
當時教練韋保羅為謝孟芝定的目標是打破香港紀錄(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獎牌拿過,紀錄破過,謝孟芝坦言曾經想過就此退下:「那時都許多人邀請我當跳項教練,我就想自己都差不多30歲,是否應該專心教人呢?」她形容之後那段時間是浮浮沉沉,靠當籃球與田徑教練糊口,可是越教卻越發現自己仍然對三級跳有心,「覺得自己年紀越大就未必能跳得好,所以就想不如再努力多少少、做好一點。」結果累積下來的努力讓她在5年過後再有突破,謝孟芝於2016年再次打破香港紀錄,把紀錄推前2厘米至12米63。

這一次再破紀錄後,謝孟芝又萌生退下來專注當教練的念頭,不過一來仍是不捨,二來是這次與5年前有點不同,因為其栽培的學生陳彥霖已經能夠與她同場作賽,她希望能陪伴難得願意投入參與這個冷門項目的愛徒成長:「如果我不跳,就無對手跟她比試。我以往曾經歷過沒有太多競爭對手的時間,心態就會變差。所以在我還可以跳、還有興趣和熱情時,就不要計較太多,繼續跳吧。」這個繼續,又是5年,她還未定下退役時間表。

謝孟芝在2016年再破三級跳港績(圖:香港田徑總會)
田徑,三級跳,跳遠,謝孟芝
其親自指導的學生陳彥霖亦為分齡紀錄保持者(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長青樹望再創高峰

距首次打破紀錄已過近10年,十年人事幾番新,英文名為Anne的謝孟芝漸漸也被叫作「Anne姐」了,甚至期間還爆發了新型肺炎疫情,但去年11月在疫下舉辦的田徑測試賽仍然見到她的身影。縱使數字上看來,作為運動員的黃金階段彷彿已過去,但謝孟芝留下來卻並非「磨爛蓆」。在2019年見識到俞雅欣一年內7度打破跳遠香港紀錄後,謝孟芝決定向後輩學習,仿傚對方與體能教練合作的訓練模式,目標明確:希望再破三級跳港績,甚至挑戰13米大關。「既然繼續參與三級跳,我就不想只是做陪襯,而是希望自己有競爭力。所以想嘗試新的訓練模式,看看能否繼續進步、會否有不同體驗。」她說接受訓練後感覺良好,惟因疫情而一直欠缺比賽,尚未知道自己是否能夠突破,期望疫情過後能在成績見到進步。

除了希望再作突破,謝孟芝亦盼望在香港三級跳發展中繼續帶來一點改變。她記得2006年首次代表香港到台灣比賽時,能夠做出PB的原因是順風,但香港的灣仔運動場三級跳場地面向100米起點線,卻是長期逆風,不利運動員做出佳績。謝孟芝曾在閒談中問及香港田徑總會幹事,為何三級跳不能在另一個順風的跳遠沙池比賽,得到的回答是「其實不是不可以,只是好像無人提出過,所以沒有想過」,後來跳遠沙池加入9米跳板,三級跳比賽就搬到另一個順風的沙池進行,大家一同受惠。謝孟芝說:「第一次覺得,原來我看到、感受過的事情,講出來後可以帶來一點影響、改變和進步。」她期望能夠帶來更多改變,其中之一是往後能夠看到中學學界、大專比賽引入女子三級跳項目,令這個相對冷門的項目有更多新血加入,因而有更好的發展。

田徑,三級跳,跳遠,謝孟芝

疫情影響訓練,也影響謝孟芝的教練工作與收入。但對於生活被打亂,她沒有煩擾與埋怨,僅說以往工作一直忙碌,現在正好休息一下。世事太多紛擾,前路太多未知,謝孟芝卻沒有迷失焦點,兩耳上的沙鏟與彈簧耳環正好說明一切。

圖、文:何子淵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