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欄】沒有初心又如何?



排球, 麥梓淳, 體路專欄

【體路專欄】一天繁重工作完結後,回到舒適的家中,慢悠悠地吃著熱騰騰的飯,飯後邊看電視邊品嘗逛街時買回來的進口水果,甚至吃掉一大包的薯片才安然鑽進被窩睡去。

人生中從未試過有這麼一大段時間完全沒有接觸排球,開始的時候感覺特別爽。放下排球,一下子多了很多私人時間。從前沒有時間處理的事,無論是很重要的事或是瑣碎事,現在都可以處理了。可以回老家看望父母家人,可以留在家中陪兒女玩樂,可以約知己飯聚談近況,可以細閱封塵已久的小說,可以清理家中的雜物,甚至可以坐著躺著甚麼也不做。

可是,隨著疫情持續,體育館斷斷續續地關閉了很長的時間,令所有運動項目停擺。原本還覺得還不錯的休養生息時間令我覺得如坐針氈。體育館重開的時候,我開心極了,以為終於可以重回正軌,但我終究還是太天真了點,回到球場卻未如我想象的美好。即使停練期間沒有落下體能操練也好,回到球場還是讓我覺得力不從心,身體很沉,跑不動,跳不起。球場還是我所熟悉的球場,然而排球彷彿不再是我熟悉的排球。

我開始思索打排球的意義,到底排球於我人生佔一個怎樣的位置。近年許多人都在說初心,回想我打排球的初心甚麼的,其實都沒有,因緣際會而已。中二那年老師在體育課叫我放學後參加排球隊選拔,我去了,打得手臂一片紅一片青的,沒有快不快樂,沒有偉大的目標,只是一個聽話的學生在打排球。

打著打著,老師帶我去校外的球會訓練,見識了學校以外的世界,感知到自己的渺小。像我這種先天身體條件缺乏,後天也沒有很努力的球員,可以有甚麼遠大的目標嗎?當時打排球,覺得自己也沒有什麼將來,就打一天算一天。

上天對我還是很眷顧,後來我遇到了改變我排球生涯的教練和隊友。他們讓我知道只要肯努力,即使身處最惡劣的環境還是可以發光發亮。他們叫我不再妄自菲薄,我跟著他們經歷了高山低谷,一起付出了汗水淚水。最終我們創造了奇蹟,在沒有身高優勢和球星在陣下,我們以直升機的姿態,到了我們夢想的舞台 — 甲一聯賽與會長盃。

時至今日,我們仍然要冒著天寒地凍在清晨到體育館外排隊訂場,萬一搶不到要為練習場地發愁。我們仍然要為球會的資源四出張羅,要想著如何將有限的資源發揮得最好最大。我們仍然要為球場以外的人與事憂心忡忡。其實不止我們,所有球員都面對2020的困境,無力感四方八面包圍著我們。

但我想起,有一群人,為了夢想,為了證明只要肯付出就可以踏上夢想的舞台,不管沿途的困難與冷眼,一直默默的耕耘。我怎能辜負了自己與大家的青春?想到這些,我找到自己堅持下去的理由,沒有初心又如何?我們就是我堅持下去的理由,我們是Victory。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排球, 麥梓淳, 體路專欄

Victory Volleyball Club

2009年重組,現有Victory(甲一組)、VTY(甲二組)、VVC(丙組)、青嵐(丙組)、U16、U14、U12共七支球隊,會員人數超過120人。球員以大專生及中學生為主,呈現了活力充沛的風格。球會於2013年至2016年期間,球隊Victory更連續每年由丙組升班至甲一組,而VTY則連續每年由丙組升班至甲二組。多年來,球會上下全力推動本地排球發展,「NO PAIN,NO VICTORY」正是球會的核心價值。

文:Victory Volleyball Club 球員張麗茵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