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球】疫下再起步 韋正樺馮得如換心態踏新征途



網球,馮得如,韋正樺
馮得如、韋正樺

【體路專訪】運動員生涯有限,每分每秒都寶貴,偏偏本地運動員過去大半年的時間卻像被疫情偷走了。本地比賽近日陸續重啟,網球小將韋正樺及馮得如失去中學生涯最當打的一年後再踏賽場,轉眼已迎來最後一年校園生活的兩人卻未有埋怨,反而滿懷期待、各自抱著新心態地踏上再踏征途。

網球,馮得如,韋正樺

韋正樺(Oscar)早於3歲時已在網球場邊當拾球嬉戲,這14年間卻搖身一變成為本地網球界的一夥新星,去年先後代表香港出戰少年台維斯盃及全國青年運動會。在少年台維斯盃這個團體對抗賽上,Oscar聯同隊友黃澤林及高朗添已世界組第8名完成賽事,成績為港隊歷年最佳,比賽為Oscar留下難忘經歷外亦讓他大開眼界:「在比賽上認識到不同國家的球手,並見識到真正的高水平,當下覺得自己與高水平球手有一點距離。」

取得歷來最佳成績非但未有讓Oscar自滿,他更直指自己發揮未如理想,在比賽後更有動力訓練:「代表香港的感覺很光榮,但自己發揮未如理想,感到未有為香港盡一分力,比賽後好慚愧。因此比賽後較以往更積極練習,對自己也有更高要求。」自言往日練習較為懶散的Oscar在台維斯盃後發憤圖強,惟尚未有機會再大展拳腳,未幾便遇上疫情來襲,全球體壇幾乎停擺大半年。

網球,韋正樺

疫情期間缺乏訓練場地,Oscar只能在家中做體能、到街上跑步,避免狀態嚴重下滑。接近10個月後再踏賽場之時,已經成為喇沙書院中六生的他坦言需要時間重拾手感,加上今年已是最後一年能夠參與國際網球總會青年組別賽事,難免對空窗期感到失望。昨日已逝,Oscar現在專注於未來,希望在公開試後朝職業道路前進,往後能在國際賽場打滾:「現在首要目標是打贏香港排名高的球手,希望用3年追上成人比賽的水平,我覺得自己是有機會做到的,只是仍需要一點時間,也要把基本功打得更紮實。」疫境中追夢,也許就是2020年過後的運動員新常態。

網球,馮得如,韋正樺

至於與Oscar同為中六學生的馮得如(Abby),亦是自小接觸網球,一打就是10年。一件事情能夠堅持10年殊不簡單,「也許是發現到自己有一點才能,越打比賽越有成功感吧!」這位賽馬會體藝中學的小妮子把打網球比喻為解數學題,解釋箇中樂趣:「每個對手各有優劣,落場打比賽就要立即看穿對手的打法,就像數學每道題目都有變化,對我而言是一種挑戰。」每場比賽對Abby而言都是挑戰,成功感會在打完比賽後浮現,但她指過程中亦能享受,「別人說我是比較用腦的球手,會先找出對方的弱點,然後在打法上加以變化進攻。即使當下未能找到對手的弱點,最重要是靠耐性應對。」對於動輒就要打上2小時的網球,耐性確是重要一環。

網球,馮得如

2020年相信就是對運動員耐性的一種挑戰。Abby同樣因為場地關閉而未能打球,不過因為專注預備公開考試而減少了訓練量的她照樣自律地街跑、在家中做體能練習。疫情出現就像讓她失去公開考試前最後享受打球的時光,Abby卻從中體會到另一種享受:「打球已成為生活一部分,能夠幫助自己減壓。如果讀書時感到疲倦、想睡覺,只要去跑一個圈就有精神繼續溫習。」

病毒出現令本身已壓力「爆燈」的港人百上加斤,Abby卻以打球作為自己的減壓方法,訓練量減少亦沒有為她帶來比賽心理負擔:「以前因為經常練習,心態上好想休息,比賽也很想贏,一落敗就很低落。現在因為沒甚麼練習機會,反而很想打球,也沒有勝負帶來的壓力,感覺比以前打得更開心。」提及將來,Abby則希望完成公開考試後能負笈海外,學業與運動雙線發展。

網球,馮得如

疫情後本地網球比賽陸續復辦,Oscar及Abby稍後將出戰南華體育會2020全港公開網球錦標賽。今年迎來110周年的南華會自60年代起每年舉辦全港公開網球錦標賽,為本地歷史最悠久的硬地網球公開賽,總獎金達港幣25萬。賽事亦於2018年起增設「全港公開青少年單打網球錦標賽」,讓18歲以下球員藉比賽切磋交流。2020年賽事定於11月28至12月20日舉辦。

網球,馮得如,韋正樺

圖、文:何子淵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