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欄】香港可以有職業跑手嗎?



筆者張樹槐最近成為ASCIS Runner。

【體路專欄】最近我正式成為日本運動品牌ASICS旗下的贊助跑手,支持我正在進行的「100個馬拉松大計」及一直推廣的馬拉松精神,但同時也讓我思考跑步界的品牌贊助問題。在香港的跑步市場裡,跑手能夠依靠品牌贊助維生嗎?也是說,香港可以有職業跑手嗎?

能夠獲得ASICS贊助跑鞋及其運動產品,是我的榮幸,畢竟這是我自2002年起跑步生涯中18年來的首個品牌贊助,而且感覺成為ASCIS Runner對我推廣馬拉松精神的一種肯定,心裡當然是高興。然而,除非擁有star qualities,不然品牌大多以贊助產品為主,鮮有包括贊助費用(金錢),品牌贊助在跑手生涯中擔當著甚麼樣的角色?

世界跑步市場近10年以幾何級數急速發展膨脹,若不是疫情關係,身邊所有跑友這刻應該都會在討論要到哪裡跑實體馬拉松。ASICS、Nike、adidas、Reebok、Puma、mizuno、New Balance、Under Armour、Brooks、Saucony、HOKA等等品牌都努力在跑步市場分一杯羮,縱然各品牌目標定位稍有不同,但推廣方式上也是大同小異,除了冠名比賽之外,贊助跑手就是其中一大品牌宣傳手法。

不少國際知名跑手也是ASICS贊助,當中曾在波士頓馬拉松奪冠的川內優輝、美國女子馬拉松紀錄保持者、奧運獎牌得主Deena Kastor,以及2018年美國女子馬拉松錦標賽冠軍Emma Bates。ASICS一直希望透過運動員的影響力,感染更多人愛上運動,同時提升品牌形象,所以新晉及有潛質跑手也是他們的贊助之列,就本地跑手而言,ASICS的贊助跑手還有香港越野錦標賽2019冠軍王健進、香港田徑隊代表陳穎彤、以及香港三項鐵人代表、近兩屆香港馬拉松10公里女子組冠軍蔡欣妍 。

姚潔貞(圖:體路資料庫)

至於跑步界無人不認識的奧運跑手姚潔貞,現時坐擁6項香港紀錄(全馬拉松、半馬拉松、10公里、15公里、3000米障礙、4×1500米接力),全馬最佳時間為2小時34分07秒,因受限於香港體育學院門檻(運動員需要在亞洲級或世界級賽事中獲得前列成績),僅獲得「C級」約1萬元的「精英訓練資助」。雖然獲得多個運動品牌贊助,包括Nike、Jaybird、Bonaqua和Polar,也曾參與多個品牌廣告拍攝包括 Amber Beauty、Ripple HK和Tanita HK。然而,她與丈夫陳家豪教練也多次在傳媒訪問中提及品牌廣告收入不足以應付全職訓練,仍得靠家豪主力營運兩人的樂家跑會,潔貞則只能間中擔任助教,好讓她能夠專注長跑訓練。有品牌贊助,雖然可以獲得技術先進的跑步產品及知名度,但廣告拍攝時間長,她表示:「試過影接近10個鐘,如果時間短一些就好了。」

香港型人跑手徐濠縈自2011年開始練跑,8年前開始獲得 Nike贊助,如今已經是無跑不歡,至今她已完成4場全程馬拉松(香港和日本各兩次),她的個人最佳時間是2015年在東京馬拉松創下的3小時45分10秒。作為坐擁約20萬位instagram followers的時裝達人,她經常在社交媒體分享自己搭配Nike產品的型格相片,很多帖文都獲得數以千計的讚好,就連全馬世界紀錄保持者、肯亞跑手Eliud Kipchoge也經常在她的帖文留言點讚。在運動及娛樂版面也有著很高的曝光率,當然也成為Nike廣告寵兒,在Nike的廣告和宣傳中不時看到她的蹤影。被娛樂圈冠以「肯亞徐」稱號的她向我笑謂,因為Nike給她的裝備已十分齊全,自己很少在外購買運動服裝。

香港型人跑手徐濠縈多年前已獲Nike贊助。

運動品牌贊助的出發點,當然是品牌曝光率,以最低成本獲得最多曝光率,也就是市場部門的工作,因此揀選受贊助的運動員時,除了考慮公司的市場定位,運動員的成績、名氣及曝光程度也是品牌的考慮因素,同時也代表著運動員的「叫價能力」。

而事實上,亞洲近年雖有日本跑手川內優輝彈出,大迫傑更在全馬跑出2小時05分29秒寫下新日本紀錄,貼近亞洲紀錄時間(2小時04分43秒),但亞洲人的身影在世界跑壇上並不佔優,即使黃尹雋去年12月,以2小時20分58秒寫下香港男子最佳全馬紀錄,與世界成績仍有距離。正因如此,令香港跑步市場局限於普及層面,想要將跑步轉為全職,在香港目前仍未可行,大部分「職業」跑手都得靠兼職教跑維持生計,而非品牌贊助。

文:張樹槐  達人傳訊董事總經理
(本文曾於信報刊登 )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